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娜娜小說 > 科幻 > 我真是飛翔的河南人號船長啊 > 第191章你的名字在枯藤老樹中化在十一點發】

[]

一座由人類骨骼組建而成的黑色骨船,緩緩駛入了黑海的最深處。

這裡的海麵之上,瀰漫著數不儘的黑色迷霧,尋常生物一旦進入了這片海域,登時便會身體黑化,變異成一種全新的生物。

這也是黑海名稱的由來,附近的居民常流傳著一句童謠:

“黑化強十倍,洗白弱三分!”

濃濃的黑霧在骨船周圍升騰!

以骨船上某個詭異法陣為核心,無數海上的黑霧雲集響應,儘數彙入了法陣的最中心位置。

那裡擺放著一個造型詭異的巫毒娃娃,胸口染血處還貼著一張長長的紙條,上麵用扭曲的字體書寫著“陳長安”三個大字。

原本黑色的字體漸漸被巫毒娃娃胸口溢位的血液染紅!

老人們常說,不能用紅筆寫名字,隻有死人名字纔是紅筆寫的,這是在咒人家去死!

“如果不肯臣服,那就隻好請你去死一死了!”

一名身形佝僂的老年詛咒法師獰笑著走入法陣。

令人感到膽戰心驚的是,這名老法師的**上插滿了各類武器,刀槍劍戟,斧鉞鉤叉,樣樣具備,左右肩膀還各插著兩麵旗子。

如墨水一般的血液從這些武器造成的傷口滑落。

老法師的幾名弟子試圖跟過來,見識一下傳奇級法術的風采,卻被老法師三兩腳踢到了骨船角落中,冷冷道:

“想偷師學藝,下輩子吧!”

幾名弟子痛得慘叫出聲,眼中透露出濃濃的恨意,卻絲毫不敢反抗老法師的殘暴行為,甚至於平日裡還要淪為老法師的實驗對象,這才偶爾能討得老法師歡心,學會一兩個施展詛咒的技巧。

為首的弟子擦了擦嘴角的血跡,心中苦澀想道:

“你從來就冇把我們當做弟子吧!”

老法師無視了幾名弟子的哀嚎慘叫,從自己的胸腔中取出一根染血的羽箭,狠狠地插入了巫毒娃娃的胸口。

一道淒厲的叫聲猛然叫出。

“啊啊啊啊啊~”

緊接著,一道凶厲的黑光陡然浮現,迅速飛出黑色骨船,不斷吞噬著周圍的黑霧,令這道黑光的力量愈發強大,最終變成了一隻通體漆黑的箭隻虛影。

詛咒之箭!

雖然元素潮汐之後,法師們的整體實力削減大半,卻也分化出更多“因地製宜”的法師派係。

詛咒係法師原本隻是無人問津的小學派,連進入梅林之城的資格都冇有,卻在奪取了黑海之後,該學派驟然興起,憑著詭異的黑霧資源,創造出種種強大的詛咒類法術!

用於對付陳長安的詛咒之箭,便是其中之一。

詛咒之箭會在黑海飛行的過程中,不斷汲取周圍的黑霧,令詛咒的威力越來越大,是一種超距離的攻擊方式!

也是一種傳奇級的詛咒法術!

即便寶藏島與黑海相隔數十萬裡,詛咒之箭依舊能保留大約五分之一的力量。

但僅僅是這五分之一的法術力量,也足以令一名準傳奇戰士當場化為一灘血水,就算是詛咒師讓他當一個任人欺辱的小母狗,高階戰士也隻得乖乖去辦!

詛咒師將羽箭插回胸膛,獰笑一聲道:

“蠢貨一個,明明掌握著邪物屍體這等至寶,居然敢暴露自己的真名!”

“最多一個月,陳長安就得像狗一樣爬到我麵前!”

詛咒之箭漸漸消失於詛咒師的視野,朝著造船海域不斷靠近,其間仍舊不斷汲取著周圍詭異的黑霧,令詛咒的力量愈發壯大。

刷!

詛咒之箭衝出了黑霧範圍,以近乎於光線的速度,僅僅一次呼吸的時間,便猛然衝入了人類海域。

刹那間。

高居於雲端的天空之城微微一震,曾經與陳長安有過一麵之緣的女性天使飛入雲端,一片潔白的羽毛攜著一片片殘影,似慢實快,緩緩落入人間。

女性天使舞動雙翼,嬌笑一聲道:

“任務尚未完成,可不能讓你輕易死去。”

“不過,如果你的實力太過於弱小,也不配完成那項任務吧,便削去一半的詛咒吧。”

呼~

如柳絮一般,白色羽毛緩緩落至詛咒之箭上。

滋滋滋~

詛咒之箭發出了剛鑄好的刀劍放入冷卻池一般的滋滋聲,詛咒的力量也像冷卻池中的刀劍一般冷卻衰弱。

被削減了半數詛咒之力,詛咒之箭移動的速度也陡然慢了大半,但它仍舊擁有著每秒10km的高速,遠遠超過了人類定義中的第一宇宙速度!

詛咒之箭不斷深入人類海域,直直向著寶藏島急速前進!

即便隻剩下十分之一的力量,詛咒之箭依然擁有著近乎於恐怖的詛咒力量。

就在這時。

在海底同魚蝦玩耍的美人魚少女,忽然感到一陣心血來潮,本能地脫口而出道:

“陳長安有危險!”

但美人魚少女一想起厄運女牧師親吻陳長安時的場景,便冇來由一陣惱火,不滿地扭動了嬌美的魚尾,冇好氣道:

“看在你長得帥的份上,就幫你最後一次!”

美人魚少女伸出纖纖玉手,彷彿是一件絕美的藝術品那般純淨,若是讓阿曆山德羅斯看見了,必然會拿起斧子將這雙手從美人的身上砍去。

玉手結印,美人魚少女輕聲念道:

“冰禍·極地之鯨!”

數十噸海水陡然冷卻凝結,變成了一頭體型超過藍鯨的強大冰霜生物,破開海麵,陡然撞向了途經此地的詛咒之箭。

哢啦~哢啦~

極地之鯨頓時被詛咒之箭穿透,裂碎成了一塊又一塊被腐蝕的碎冰,但詛咒之箭的威力也因此再度衰減。

遠在黑霧之中的詛咒法師感應到詛咒之箭力量的削弱,咬了咬牙,將胸口的羽箭折斷。

嘶嘶嘶~

一股如同幽冥一般的氣息從斷箭處溢散開來,瘋狂向著寶藏島所在的方位飛去!

僅僅一個呼吸的時間,女性天使甚至來不及阻止,幽冥般的氣息便融入了兩度遭到削弱的詛咒之箭。

轟!

此時,詛咒之箭距離寶藏島不過幾十裡的距離,瞬息可至!

刷!

詛咒之箭毫無阻礙地衝入了寶藏島的範圍。

冥冥之中,一道幽幽的目光落在了鐵樹王的遺體上,一隻竹鼠暗中偷食了鐵樹王體內的血肉精華,頓時力量大增,卻也陷入了狂躁狀態,狠狠地撞向了鐵樹王的屍體。

鐵樹王的遺體微微調整了位置,恰好擋住了來襲的詛咒之箭。

咚!

身後傳來響聲,陳長安心有所感,立刻回身一斧。

與此同時,滅絕之魂瞬息間從沉眠中醒來,令滅絕風暴的鋒銳度大幅攀升,將詛咒之箭一斧兩段!

但詛咒之箭作為傳奇級詛咒法術,即便被砍成了兩截,依然具有令高階戰士化為血水的力量。

瞬間,兩截詛咒之箭融入了陳長安的眉心,一道蒼老的聲音從陳長安的腦海響起。

“陳長安,如果你願意成為我的奴隸,我倒是可以饒你一條性命,但如果你企圖反抗的話,我會讓你死無葬身之地啊。”

陳長安稍微思索了一下,微笑詢問道:

“當奴隸的工資是多少,單休還是雙休?九九六嗎?有加班工資嗎?年終獎是多少?老闆是人是狗?”

腦海中的神秘老者有些懵圈,停頓了好一會兒,才怒道:

“彆扯一些虛頭巴腦的名詞,要麼,你成為我的奴隸,要麼,你就得試試詛咒的力量!”

陳長安的笑容漸漸冷卻,親眼見過奴隸製社會的冷酷,他最討厭的就是奴隸兩個字,冷冷道:

“試試就試試!”

黑海深處。

老法師憤怒地握緊了手中的斷箭,朝著“陳長安”三個字狠狠地紮了下去!

巫毒娃娃的胸口頓時溢位了大片的鮮血,老法師獰笑一聲道:

“無知的外鄉人,見識一下傳奇級詛咒法術的力量吧!”

縱使相隔數十萬裡,傳奇級法術卻能令詛咒保持著相同的步調,陳長安的胸口也漸漸溢位了些許鮮血。

下一瞬。

沉寂於陳長安靈魂中的金色光輝陡然亮起。

【偽神】的光輝頓時照耀至整個寶藏島,無數詛咒黑霧沿著偽神光輝彙入了眾多枯藤老樹體內。

六千一百九十八顆枯藤樹人共同承擔了詛咒之箭的力量。

即便是強若詛咒之箭,一旦除以六千一百九十八這個數字,也不過是零級詛咒法術的威力。

【陳長安】這個名字,早已在枯藤老樹族群中化為神聖!

族群不滅,陳長安亦不滅!

陳長安隻是感覺到胸口微微一痛,便成功抗拒了這道法術,扭頭道:

“就這?就這?就這?”

眾人麵麵相覷。

係統發來賀電:

“恭喜,你成功抵抗了傳奇級詛咒類法術-詛咒之箭,獲得一定詛咒抗性,任何詛咒法術對你造成的傷害都將削弱25%。”

一場因掉馬引發的大危機,不但冇有讓陳長安淪為黑船國的奴隸,反倒是擁有了剋製詛咒能力的抗性。

…………

“不!!!!”

黑海深處,骨船中傳出了無能狂怒的吼聲。

老法師自己的胸口遭到了詛咒之箭的反噬,一根黝黑冰冷的羽箭虛影插入了他宛如排骨一般的胸膛。

他瞪大了眼睛,滿臉不可置通道:

“詛咒失敗了?!怎麼可能?!”

“不可能,這不可能!他不過是一個低級超凡種,怎麼可能會引發詛咒反噬?”

施展傳奇級法術本就消耗了老法師大部分力量,正處於相對虛弱的狀態,驟然遭到法術的反噬,老法師頓時兩腳一瞪,昏迷了過去。

躲在角落中的幾名弟子躡手躡腳地走了過來,頓時大喜過望道:

“這老逼崽子昏過去了!”

為首的弟子冷笑一聲道:

“一日為師,終身為父!”

隨後,這名弟子毫不猶豫地拿出了短刀,割斷了老法師的喉嚨。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