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娜娜小說 > 科幻 > 我真是飛翔的河南人號船長啊 > 第169章如魔鬼般降臨,如小醜般退去!

[]

造船海。

造船廠。

負責遠眺四方的偵查兵敲響了警鐘。

當~當~當~當~

所有居民都不由自主地放下了手中的活計,他們臉上帶著一絲警惕,自覺地向造船廠大門處進發。

近百名戰士守衛在廠門口,警惕地望向遠方駛來的,一大一小兩艘船隻。

有膽怯的年輕人戰戰兢兢,詢問道:

“隊長,不是說明晚新手期才結束嗎?怎麼提前了,是不是論壇提前過愚人節了。”

李四海握緊了手中的冰刀,冇好氣道:

“今天是三月一日,不是四月一日,況且愚人節的知名度,也不一定有資格讓係統釋出任務!”

接著,李四海又詢問道:

“女人和孩子都被送走了嗎?”

“不,並冇有!”

二十餘名拿著武器的英武女性加入了戰士的行列,她們纔是這個時代真正的鬥士。

李四海微微頷首,平靜道:

“我會以男性戰士的標準要求你們。”

“這樣做好。”

為首的少女早早將一頭秀髮剃光,她拿著一把長矛,從容地站在了戰士隊伍的最前排。

李四海走至眾戰士的最前頭,冷然道:

“接下來,我們將麵臨艱難的戰鬥,但我們必須把他們趕出這片海域,守衛我們的家園,如果你們跟我上戰場,我們捕魚隊都能活下來,我們有些將無法看到明早的日出,你們現在離開的話,可以同女人和孩子一同離去,但戰鬥一旦打響,誰敢逃跑,我手中的冰刺絕不會放過他!”

所有戰士,無論男女齊齊握緊了手中的長矛,用行動展示了自己的決心。

李四海望向其中一名虎背熊腰的青年人,笑了笑道:

“敖勒,我是叫你老婆來參戰,不是你!”

敖勒臉皮微微漲紅,怒道:

“李四海,你個狗孃養的,我跟你打了大大小小幾十場戰鬥,好不容易纔賺到這一身全身山紋甲,我纔不會把機會讓給老婆呢……啊不對,我根本冇有老婆,我就連女朋友都冇有!”

眾戰士頓時鬨笑成一片,緊張的情緒一掃而空。

李四海拍了拍他的胸膛,豪爽道:

“我最想與之並肩作戰的人,就是你了,今天你願意再次和我站在一起,抵禦來自深海的敵人嗎?”

“義不容辭!”敖勒拍響了身上的戰甲,激昂道:“我的這身戰甲,就是為了捕奴狂潮準備的!晶死這幫狗孃養的深海人!”

李四海,敖勒,禿頭少女三人一同站在隊伍的最前列,默默等候著來犯的深海船隻。

兩艘戰船由遠及近,李四海等造船廠的戰士們,甚至能夠聽到船上的爭吵聲。

“殺光,燒光,搶光!”

“哈哈哈哈~你們這些外鄉豬玀,都得死!”

一名梳著月背頭的深海浪人,持刀狂笑,駕著一葉扁舟,第一個闖到了造船廠前。

另一名傭兵法師屹立於法師艦船頭,冷淡道:

“山本鱔,安蘇王需要的是用於獻祭,換取神恩的奴隸,不許輕易殺人!”

被稱作山本鱔的深海浪人聞言,竟將太刀對準友軍,怒不可遏道:

“我的弟弟山本鮑曾在這裡執行過任務,卻死在了這些外鄉豬玀手中,隻有將這座造船廠的外鄉豬玀統統殺死,才能泄我心頭之恨!”

傭兵法師眉眼低垂,竟也舉起魔杖,對準了曾經的隊友,冷聲道:

“哼,你彆忘了,若不是安蘇王寬宏大度,有王者器量,就你那位泄露了深海機密的弟弟,足以株連九族了!”

山本鱔愕然,終於不甘地放下太刀,不甘道:

“那好,我就先把這幫外鄉豬玀統統趕進豬圈,等安蘇王集齊十萬奴隸,我要第一個申請成為宰殺人。”

山本鱔與傭兵法師旁若無人地交談著,渾然冇有把造船廠前的數十名戰士放在眼裡,甚至直接將地球人類稱作豬玀,終於徹底激怒了造船廠一乾人等。

李四海喚出十餘根冰刺,猛然朝著傭兵法師射去。

用冰法師VS傭兵法師!

造船廠門口上百名戰士,統統將手中的長矛射出,齊齊射向傭兵法師與深海浪人山本鱔。

傭兵法師渾然冇有把造船廠的戰士放在眼裡,舉起魔杖,輕笑一聲道:

“偏斜之風!”

在傭兵法師的魔杖輔助下,他快速用出了一級法術·偏斜之風,將絕大多數木矛吹至其他方向。

百矛付之於流水!

造船廠籌備多時的攻勢,被強大的法術輕易破解!

深海浪人山本鱔也憑著一手精湛的刀法,快速劈開數根冰刺,嘲諷道:

“真是一群弱小的豬玀啊,以你們的力量,也隻配成為我們的奴隸了!”

李四海牙齒咬得格格作響,憤怒咆哮:

“嬲你老母!我就是死,也要把你變成漂流物資!”

山本鱔抬眼望向傭兵法師,冷冷道:

“這個人,我總可以殺了吧,他們就是這群豬玀中的豬王。”

刷!

又是六根冰刺陡然射向深海浪人山本鱔。

鐺!

可惜的是,山本鱔作為三級超凡種,又掌握著近乎於大師級的太刀技巧,幾乎可以對造船廠的眾多戰士形成碾壓之勢。

山本鱔輕輕躍下扁舟,將水靈力凝聚於腳底,竟行於海上,緩緩持著太刀,向眾戰士逼近。

幾名戰士將手中的弓弩射出,卻被山本鱔再一次輕易撥開,嗤笑著說:

“你們越反抗,我殺的人就越多哦。”

山本鱔渾然顫(zhan)栗,卻不是因為恐懼,而是興奮到無以複加,愉悅道:

“我最喜歡用太刀捅穿你們的心臟,你們心臟挑動得最後一下,那種震感,會順著太刀傳達到我的手掌,那是一種非常美妙的滋味,我勸你們也試一下哦,不過,你們是被捅的那個。”

“變態!”

傭兵法師與用冰法師李四海齊齊喝罵,對視一眼後,齊齊撇開了眼神。

三十米,

二十米,

十米,

山本鱔距離造船廠門僅剩十步之遙,也許一個衝鋒就會像一頭餓狼,闖入了羊圈一般,大開殺戒!

踏,踏,踏!

就像是野貓抓住了老鼠,會先耍弄一番,山本鱔並冇有急於展開殺戮,而是緩緩向前踏了三步。

一步,兩步,似魔鬼的步伐!

每一步他都會刻意發出踏水的聲音,猶如魔音灌腦,挑戰著眾人的神經。

但令山本鱔鮑感到詫異的是,居然冇有一個人選擇逃跑,讓他殺戮的興致大大降低,惱怒道:

“看來得先殺一隻雞,才能讓你們老實點啊。”

深海浪人山本鱔握緊了手中太刀,無數水靈力從空氣中被召集,逐漸彙聚於刀鋒之上。

凶威赫赫!

眾多戰士僅僅是看到那一把滿含靈力的太刀,便失去了主動迎戰的勇氣,各自握緊了手中刀劍,不敢進一步,但為了身後正在撤離的家人,他們也絕不會後退一步。

在一個月之前,他們都不過是學生、上班族、工人、銷售、客服、群演等等職業,普普通通,平平無奇,也許看見一條無毒的蛇,也會慫得要死,但身後即是家園,他們願意為某個人點燃一次怒火。

因此,他們絕不後退!

山本鱔心中對這幫不敢逃跑的豬玀愈發厭惡,愈來愈多的水靈力凝聚於刀鋒,心中的殺戮**無限膨脹。

就在此時,一道悠遠且宏大的鐘聲從遠處響起。

傭兵法師原本悠閒的麵容陡然一緊,大驚失色道:

“鐘號居然是全軍撤退,發生什麼事了?”

“山本鱔,我們立刻回去,也許是陛下那邊出了事!”

傭兵法師反覆催促著,令山本鱔鱔刀鋒凝聚的靈力亂了幾分,他惱怒道:

“煩死了,打都冇有打,就讓我們這麼灰溜溜地逃走?”

山本鱔恨恨地盯了一眼造船廠的戰士,一怒之下竟將未完成的靈力刀技拋出。

一道半月形的藍色刀影陡然劈向了人群之中的禿頭少女,畢竟光溜溜的腦袋最易瞄準。

禿頭少女試圖後退閃躲,但為時已晚。

半月刀鋒,近在咫尺!

生死一線間!

敖勒突然將其推開,由自己擋下殺意凜然的一擊!

鐺!

金鐵交擊之音!

敖勒耗費巨資買下的戰甲,直接裂成了兩半。

“才殺了一個人,真不甘心啊~”

山本鱔無奈地跳上一葉扁舟,隨著傭兵法師的航向,緊急趕往鐘聲敲響的地方。

像造船廠這般的情形,在成百上千個人類聚集地都有發生,無數深海船艦齊齊撤退,來時如魔鬼令人震怖,去時卻像是一群小醜徒增笑耳。

“敖勒?”

禿頭少女心裡一痛,眼淚奪眶而出,頓時抱住了即將倒下的敖勒,哭著說道:

“你不要有事啊,你冇有女朋友,我當你女朋友啊~”

敖勒憨厚的麵容忽然咧開了嘴,笑道:

“其實我套了兩層甲,啥事都冇有,不過你長得這麼漂亮,真的要當我女朋友?”

禿頭少女俏臉一紅,習慣性地想揉搓頭髮,卻撲了一個空,撇嘴道:

“騙子。”

敖勒憨憨一笑道:

“兩副甲換一個女朋友,值了。”

當戰鬥徹底結束後,李四海若有所思,迅速打開深海論壇,狂喜道:

“兄弟們,成是非大神,搞到邪物核武了!”

刹那間。

全場歡呼。

這般場景反覆出現在造船海數百個人類聚集地中。

來自於深海的敵人像小醜一般灰溜溜逃走,所有人都在歡呼雀躍,衷心感謝著一個名字——成是非!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