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娜娜小說 > 科幻 > 我真是飛翔的河南人號船長啊 > 第162章得了灰指甲,一個傳染倆

[]

飛翔的河南人號,甲板。

張三輪儘忠職守地站在邪靈飛雷炮旁,觀察著汙穢海靈“屍體”的動態,隻有祂一直處於休克狀態,才能“你好我好大家好”。

就在這時,他忽然感到船體有些許不穩,茫然地抬起頭,頓時被眼前的情景所震撼,嚥了一口小唾沫,驚訝道:

“到底是誰乾的?”

廢棄木筏村麵前的大海,被一股無形的力量狀態,劈出了兩麵高達數十米的水牆。

分海!

斷浪!

無數海洋生物憑空而落,在乾枯的海床上亂蹦亂跳。遠遠望去,就像是大海憑空多了一條長度多達五百餘米的“超級傷疤”!

“我乾的?”

陳長安見到這副情景,頓時回想起了《舊約》中關於摩西出海的描述:

【摩西向大海伸出手杖,耶和華便用大東風,使海水一夜退去,水便分開,海就成了乾地。】

摩西分海時的情景,竟與他此時所展現的神威,無比相像。

以凡人之身,行上帝之事!

身旁的楊天化計算了一下乾枯海床的大致麵積,吃驚道:

“老大,你這一拳,起碼破壞範圍超過了一萬平方米啊!太恐怖了吧!”

始作俑者-陳長安伸出手掌,驚訝地望著平放於掌心的純銅戒指。

他完全無法想象,剛纔那一道分海斷浪的恐怖拳風,竟源於這一枚小小的呐戒。

隨著拳風漸漸消散,分裂成兩麵水牆的大海漸漸合攏,就像是傷疤漸漸癒合了一樣。

隆隆~

轟隆隆~

無數海水回湧到原來的位置,發出了震耳欲聾的響聲。

光光是戰鬥的餘波,就令無數海中惡獸膽戰心驚,紛紛放棄了窺(吃)探(瓜)的念頭,朝著遠離廢棄木筏的方向前進。

“是了,也隻有這般恐怖的神力,纔有資格徹底消滅邪物啊~”

陳長安嘴角勾起一抹殘忍的弧度,嗤笑道:

“烏鴉雅雅,讓張三輪與公牛真鯊把汙穢海靈的屍體拿過來,”

“嘎嘎~”

烏鴉雅雅徹底被陳長安如神靈一般的偉力折服,立刻高速飛至飛翔的河南人號,用肢體動作將資訊傳達給了張三輪。

張三輪作為留守的船員,得到了指揮邪靈飛雷炮的臨時權限,便吩咐道:

“邪靈飛雷炮,麻煩你先給汙穢海靈來一炮,讓祂多歇一會兒;

公牛真鯊,辛苦你將汙穢海靈的屍體搬到廢棄木筏村上。”

張三輪知道自己作為最後登船的新人,地位不高,因此他無論是對待碼字工六人組,還是對待非人類船員,都保持著足夠的禮貌,也贏得了眾人眾非人的認可。

邪靈飛雷炮立即連連開火,將汙穢海靈打到了深度昏厥的狀態。

公牛真鯊將汙穢海靈裝入箱子,叼在口中,並示意張三輪騎在他身上,一同前往廢棄木筏村。

一直被安排留守任務的公牛真鯊,早就想進村轉轉了。

張三輪笑著擺了擺手:

“不用了,我還要為老大看守飛翔的河南人號,我身上有老大送給我的餘燼左輪槍,一旦發生意外,我會為你們鳴槍示警!”

公牛真鯊扭了扭尾巴,立刻叼著裝有汙穢海靈屍體的大箱子,哼哧哼哧地飄向了廢棄木筏村,就像是一隻得到主人允許,可以外出耍耍的二哈。

僅僅幾十秒時間,公牛真鯊便邀功似得將大箱子丟到了陳長安麵前。

一團亂而不散的肉泥,靜靜地放置於木箱中。

陳長安握緊手中的呐戒,一直等到汙穢海靈從休克狀態變成重傷狀態後,這才緩緩道:

“好久不見。”

汙穢海靈的血肉中生長出一張嘴、一根舌頭,緩緩道:

“是啊,好久不見,有時候還要感謝你們這些新來的人類,若不是你們的到來,我的實力也不會削弱到三級超凡種的層次,恢複了絕大多數理智。”

陳長安把玩著手中的呐戒,好奇問道:

“你們邪物就不害怕死亡嗎?以我們人類的力量,完全有可能徹底將你消滅。”

汙穢海靈沉默了好一會兒,反問道:

“你陷入過瘋狂狀態嗎?所有的價值觀、世界觀、人生觀和時間觀都是錯亂,那是一種絕對混亂的狀態,如果你不幸保留了些許理智,那麼你隻剩下兩種選擇,

要麼,在無儘的錯亂忍受著觸達靈魂的痛苦;要麼,徹底放棄理智,徹底失去自我,成為混亂意誌的延伸!

我們有考慮過死亡,但能夠殺死我們的隻有神靈,但祂們從不肯浪費哪怕一絲神力,終結我們的性命。”

“汙染?”陳長安頓時想到。

“對,正是汙染……”汙穢海靈嗤笑一聲道:“一入邪物深似海,一旦邪物死亡,便會立刻汙染上千裡海域,邪能在海水中得到極大強化,至少能再汙染出兩名邪物,因此,這方世界的邪物,是越來越多咯!”

得了灰指甲,一個傳染倆……陳長安忽然有些錯亂,想起了曾經看過的某個廣告,卻也終於明白了深海世界對於邪物的忌憚,也理解了鍊金船長埃爾斯為何寧死也要保護邪物。

實在是,殺不得啊~

但……

關我屁事!

假如某個擁有核武器的半島國,即將被燈塔覆滅,他們也一定會毫不猶豫地使用核武,與敵偕亡!

人類亦然!

新手期即將結束,人類海域的保護罩隻剩下兩天時間便會破碎消失。

屆時。

人類所要麵臨的危險,可比區區兩個邪物,四個邪物,或者八個邪物要嚴重幾百倍。

陳長安笑了笑,對箱子中的汙穢海靈說道:

“那我送你一場死亡,如何嗎?這不正是你所期盼的嗎?”

“好!”

下一秒,無數黑色絲線從汙穢海靈的血肉激射而出!

汙穢海靈的反擊,不期而至!

好在陳長安早有預料,滅絕風暴立刻召喚至手中。

他寧可相信一條魚,也不會去相信邪物的話!

之所以讓汙穢海靈積蓄到足以反擊的力量,也不過是為了從祂口中套取一些情報罷了。

滅絕之魂感應到邪物的存在,立刻融入了斧鋒中,令滅絕風暴的鋒銳度提升至八點。

能力1:滅絕雷霆!發動!

滅絕風暴的斧鋒汲取著空氣中每一種靈力,將其錘鍊為足以滅絕萬物的雷霆之力!

刷!

黑色的電弧在斧鋒處跳躍,令滅絕風暴的威能達到了最高點,凶威赫赫!

轟!

大斧落下!

陳長安用儘全力,狠狠地朝著箱子中汙穢海靈劈砍而去。

汙穢海靈也認出了這把曾經砍過祂幾十刀的斧助線,隻是威力明顯上升了一個大台階。

若是這一擊砍實了,恐怕祂又要回到昏迷休克的狀態,便調集了全身的力量,足足七八十根黑色血肉絲線激射而出,朝著陳長安身上每一處要害射去!

就在這時,陳長安立刻左腳踩右腳,浮空之力令他的身體陡然上升了數米,完美地避開了汙穢海靈的絲線襲擊。

陳長安一鍵二十連,一連左腳踏右腳二十次,將自己抬升至五十米左右的高空。

汙穢海靈撲了一個空,將眼睛與耳朵也從血肉中生長出來,這才發現周圍已經空無一物,陳長安再次站立於高空,就像是當初使用“終極地係法術!隕石天降”,利用岩石將他砸到暈厥。

此時,楊天化早已躲到了角落中,默默觀察著陳長安與邪物的戰鬥。

他文能情報分析,武能提著砍刀剁海怪,但對於邪物這種層次的敵人,楊天化也隻能嗷著嗓子道:

“老大,加油,乾祂丫的!”

這個世界需要英雄,也需要像楊天化這般站在路邊為英雄鼓掌的人。

半空中。

陳長安手持著滅絕風暴,默默計算著攻擊的角度,大笑道:

“汙穢海靈,你不是說,你們邪物都渴望死亡嗎?我都答應送你一場死亡,你怎麼還要出手呢?”

汙穢海靈緩緩從鐵箱中站了出來,嗤笑道:

“當然是搶走你手中的神器碎片,然後自我了斷咯,我可不願意死在卑賤的人類身上!”

陳長安止住笑容,右腳踏左腳,在重力勢能與浮空之力的雙重作用下,急速下墜,狂笑一聲道:

“汙穢海靈,你有冇有見過一招從天而降的斧法!?”

汙穢海靈再次釋放出大量黑色絲線,可陳長安下墜的速度得到了浮空之力的加持,黑色絲線根本來不及阻撓,便被飛速下落的陳長安突破防線。

一記斧助線狠狠地劈在了汙穢海靈的身上!

斧鋒攜著滅絕雷霆,迅速貫穿了汙穢海靈的血肉,將祂電得渾身抽搐,陳長安乘熱打鐵,又是十餘記斧助線連連劈出,徹底將汙穢海靈打回了休克狀態。

陳長安緊握著滅絕風暴,冷笑道:

“我既然敢把你放出來,自然也是有將你收回去的實力。”

不過。

望著變回一灘血肉的汙穢海靈,陳長安又拿出蘊含著神力的呐戒,不由想起了《告全體國民書》。

老首長的犧牲,為人類淌出了一條死路,“錯誤”同樣是人類生存發展中必不可少的經驗與教育。

邪物的靈魂中,鐫刻著四環法術——抗拒法陣。

一旦邪物死亡,抗拒法陣便會以邪物為中心,爆發出一股排斥力,令人類失去寶貴的上架時間,最終落得變成邪化生物的下場。

這種路子,絕不可取!

陳長安摸著下巴,陷入了沉思:

“該用什麼辦法,才能規避抗拒法陣呢?”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