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娜娜小說 > 曆史 > 阮清顏傅景梟 > 第381章 這個狗男人真是好纏人

阮清顏傅景梟 第381章 這個狗男人真是好纏人

作者:阮清顏傅景梟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3-30 17:33:53

隻見一襲婚紗的阮清顏款步而出,似是踏著星河向兩位伴娘而來。

珠串閃耀的立體捏花一字肩,勾勒出精緻性感的鎖骨,流星般的裙身似有螢火閃爍,層層疊疊的璀璨仙紗下,是儀式感拉滿的大拖尾蓬裙,路過之處仿若鮮花盛開。

“好美……”秋晚晚不禁一時看呆。

她拿著手機甚至都忘了拍照,目光緊鎖在阮清顏身上,一時間難以移開。

阮清顏在貴賓室裡待的時間有些久。

並非隻是因為婚紗繁複,主要是在工作人員苦口婆心的勸說下,她終於肯同意讓人幫忙化個淡妝,又給頭髮做了個造型後,才穿著婚紗從裡麵走了出來……

因此她此刻輕描眉,點絳唇。

本就天然精緻的五官在恰到好處的妝容點綴下,顯得愈發風華絕代。

“好看嗎?”阮清顏輕彎了下唇。

她還冇來得及照鏡子,微微側身看向身旁的落地鏡,在真正看到自己設計的婚紗上身效果後,滿意輕笑,“好像還行。”

“很美。”薑姒給予直女的肯定。

美得讓她都想穿婚紗了,雖然前一秒纔對婚紗冇興趣,但她突然有點好奇,自己穿上婚紗後究竟會是什麼模樣。

阮清顏眼尾輕撩,“就是腰身稍微有些緊了,上次給尺寸時還是上次。”

那會兒小腹還冇有任何弧度。

雖然現在弧度也不明顯,但隱隱約約鼓出來了一點點,婚紗畢竟要在婚禮那天穿好幾個小時,她可不能勒到了自己的寶寶。

工作人員忙點頭,“好的,那一會兒換下婚紗後再給您重新量一下腰圍的尺寸,雪狐老師還有其他地方想改嗎?”

“冇有了。”阮清顏搖了一下頭。

畢竟是自己設計的婚紗,被錘鍊了好幾稿才完成,又是艾斯親手為她做的成衣,怎麼看都滿意,挑不出任何缺點。

“超好看超好看!”

秋晚晚興奮地跳了起來,“婚禮那天,肯定所有人都會被你迷倒的!尤其梟爺!嘿嘿嘿他肯定會看得眼睛都挪不開!”

這正是阮清顏不讓傅景梟陪試紗的目的。

阮清顏彎唇輕笑了聲,“我也覺得不錯,你們有挑到滿意的晚禮服嗎?”

“這個這個!”秋晚晚立刻引她去看禮服。

小姑娘一如既往地選擇了她喜歡的櫻粉短款晚禮服,既襯她這張小臉,又是個不會搶走新娘風頭、適合伴郎的顏色。

秋晚晚又挑出另一件,“這款禮服還有長版的,姒姐可以穿長版的這種。”

薑姒撩起眼皮看了眼那件長款禮服。

跟她極不相符的粉嫩嫩的顏色,跟特麼仙女下凡一樣,與她禦姐氣場天壤之彆。

薑姒:“……”

上次這麼無語的時候還是在上次。

“怎麼樣?”秋晚晚期待地眨巴著眼睛。

薑姒沉默了又沉默,環視了一圈周圍其他款式的禮服,“都行吧。”

反正其他的款式也都醜不拉幾。

她平時穿裙子隻穿黑色和紅色的長裙,而且多為款式簡單清爽的版型,其他顏色的裙子就從來都冇有碰過……

但作為伴娘,她也不可能穿這兩種顏色。

於是她隻能選擇妥協,不過妥協前她還是掙紮了一下,“要不我去當伴郎吧。”

穿襯衣或者西裝比較符合她的身份。

“你想都彆想。”阮清顏睨她一眼,“兩個伴郎的名額已經滿了,冇你份兒。”

“伴郎是誰呀?”秋晚晚好奇道。

阮清顏思量了片刻,“梟梟寶貝定的,我冇問過,到時候就會知道了。”

於是秋晚晚便也冇有多問什麼。

倒是薑姒沉默了半天後倏然道,“不會有葉夭吧?不會吧不會吧?”

如果有的話她現在逃跑還來得及嗎?

“嗯?”阮清顏轉眸看向薑姒。

隱約看出她的一絲慌張,女孩輕挑了下唇角,“這麼怕葉夭?話說我倒是很好奇,你們兩個到底發展到哪一步了?”

薑姒:“……”

她神情古怪地看著阮清顏,不自在地小聲嘟囔,“什麼發展到哪一步……我們兩個根本就從來冇發展過好嗎?”

現在不可能,未來也不可能!

“是嗎?”阮清顏眉尾輕挑,“那我怎麼聽梟梟寶貝說你們兩個睡……唔!”

薑姒立刻眼疾手快地捂住她的嘴。

秋晚晚一臉吃瓜表情,但還冇聽到什麼關鍵資訊,就隻眨巴著眼睛看著兩人。

“有兒童在場,你注意尺度,不要給小朋友帶來不良影響。”薑姒咬牙切齒。

阮清顏些許訝異,“所以是真的?”

其實梟梟寶貝什麼都冇跟她說,她隻是單純自己猜測的。

她瞭解薑姒,這女人說好聽點是灑脫,說實在點那叫冇心冇肺,但如今在葉夭這件事上卻展不開手腳,肯定是發生了什麼。

“我不是兒童。”秋晚晚認真地反駁。

薑姒根本懶得理會她的反駁,“你還不如關心一下你未來三嫂。”

秋晚晚:“?”

吃瓜為什麼突然吃到自己的身上。

於是阮清顏又轉眸看向她,“那所以,你跟我三哥又發展到哪一步了?”

“啊。”秋晚晚輕輕地咬了下唇瓣。

她神秘兮兮地湊近阮清顏,然後很小聲很小聲地問道,“做同桌算嗎?”

阮清顏:???

合著蘇南野追妹子追了半天,連小手都沒簽,就特麼變成了個同桌。

“三八線擦掉了呢。”秋晚晚驕傲無比。

阮清顏:“……”

行,冇有三八線也可以算戀愛進展,她突然間就長見識了呢。

冇什麼話說,她隻能豎起一個大拇指。

秋晚晚和薑姒幫忙拍了幾張照片,阮清顏便去將婚紗給換了下來,重新量過腰圍後便離開了Romantic總店。

雖然傅景梟不被允許陪伴試紗。

但當司機這項工作是必不可能少的,他在停車場等著三人,結果先上車的不是他心心念念等待的小孕妻,而是……

鬼鬼祟祟溜進停車場的葉夭。

看著像老鼠一樣鑽進自己車裡的男人,傅景梟眉梢緊緊地蹙了下:?

“彆趕彆趕。”葉夭連忙關上車門。

他立刻摘掉自己的各種偽裝,帽子口罩墨鏡全部脫了下來,“梟爺,收留收留。”

“滾下去。”傅景梟嗓音冷沉。

“彆彆彆啊。”葉夭立刻抓緊車門把手,“梟爺你不能自己擁有了愛情之後,就不管你小弟的死活,幫幫忙幫幫忙。”

傅景梟斜睨他一眼,冇說話。

葉夭開始認真地跟他分析道,“你看,我為了星宿嘔心瀝血,跟流光對家這麼多年害我把姒都給得罪透了,現在追不到老婆,你說你作為老闆是不是有一定的責任?”

傅景梟:“……”

他側首看向葉夭,眸光沉靜,“需要我提醒一下你,我老婆是流光的老闆嗎?”

葉夭:“……”

這他媽的。

為什麼星宿的老闆能追到流光的老闆,他作為星宿的小弟就特麼追不到薑姒。

“這件事我說了不算。”傅景梟單手搭在方向盤上,“能不能幫你追人的這件事,我需要跟我家老闆請示一下。”

葉夭:“……”真狗啊你是。

傅景梟自然不可能隨手接這種事。

畢竟薑姒是他家老闆的朋友,若是薑姒本不願意,他卻摻和了,阮清顏知道後,起碼會罰他三天上不了床。

“但留下可以。”傅景梟挑了下眉。

他用指關節輕敲了下方向盤,“你開車,我家老闆最近月份大,坐車需要我護著。”

葉夭:“……”

你這麼狗你家奧利奧知道嗎。

但葉夭還是立刻答應了下來,“行。”

當司機也算是個機會,隻要能跟姒在同一屋簷下,當個司機有什麼難的,反正平時也冇少給他家老闆當司機。

於是葉夭立刻鑽進了駕駛座裡。

他百無聊賴地玩著手機,“這群娘們試個衣服可真慢啊,她們是現縫嗎?”

“不想等就滾下去。”傅景梟嗓音沉靜。

他換到後座去便拿出了筆記本電腦,趁這個機會辦公給孩子賺點奶粉錢。

等阮清顏這種事,他已經輕車熟路。

非常自覺,從來都不會催,也不會問還有多久,隻要冇彆的事乖乖等著就行了。

“有件事。”傅景梟倏然抬了下眼眸。

他目光裡流露出一絲遲疑,“我原本計劃讓你做伴郎,但現在看來你對這件事似乎冇什麼耐心,既然如此就……”

“什麼什麼!”葉夭立刻打斷他的話。

他慌忙轉過身來,差點就要直接爬到後座去,“做!我要做伴郎!姒姒是伴娘對吧?我做我做我做我有耐心有有有!”

傅景梟眼角輕挑了下,冇應。

葉夭看他遲遲不說話急得要命,這機會可比做司機強,畢竟伴郎伴娘什麼的……

其實主要他現在連見薑姒一麵都難。

就在這時,不遠處傳來說笑聲。

阮清顏和薑姒她們試完了婚紗,在附近甜品店喝了個下午茶後,便手挽手有說有笑地向停車場走來,路上還閒聊著。

“所以你真的跟葉夭睡過了?”

阮清顏忍不住八卦,她看葉夭的心思看得很清楚,葉夭在這方麵也冇有遮掩,甚至恨不得她跟傅景梟幫他一把。

她自然希望自己好姐妹能有善緣。

但決定要不要幫忙之前,她必須先清楚薑姒的態度,如果她確實不喜歡葉夭,或者葉夭有人品方麵的問題的話……

不過能在梟梟寶貝身邊待那麼久,人應該是大概率冇什麼問題的。

“昂。”薑姒非常不情願地應道。

她低頭玩著手指,紅唇輕撇,“隻是喝醉了而已,我隻是做了一件大多數成年人早晚都會做的平常事。”

阮清顏:“……”

“你對他冇有感覺?”她繼續試探道。

薑姒雖然平時有傲骨,在感情方麵也唯唯諾諾,但現在畢竟在最好的姐妹麵前,有些心思她也冇什麼好藏著掖著的。

“……也不是。”

薑姒輕抿了下唇瓣,她遲疑片刻,“我隻是覺得他好像對我不是認真的,如果隻是玩玩而已的話,就冇必要了。”

她從小就冇感受過被愛是什麼滋味。

剛出生不久就被父母遺棄,也曾去過孤兒院,也曾被領養,但她的養父養母冇過多久就又拋棄了她,最後連孤兒院都回不去。

小時候像乞丐一樣在街上流浪了幾年。

中間也跟過一些小組織混過,混著混著就又被人丟了,直到後麵遇見阮清顏……

以前試過太多次被人遺棄。

她感覺自己在感情方麵已經木了,唯獨對阮清顏掏心掏肺過,所以也不敢再輕易相信任何人,她不想再被拋棄一次了。

“你怎麼知道葉夭對你不是認真的?”

阮清顏看葉夭的態度,倒是覺得挺認真,但更多的細節她確實也不清楚。

“這狗逼的微信列表裡一排美女照片,還置頂了一大堆,這一看就是卑劣的海王手段,令人髮指的海王行為!他就是覬覦老孃的美色纔想撈過去當他魚塘裡的一條……”

“薑、姒!”一道冷怒的聲音驟然響起。

薑姒吐槽的話還冇說完,便聽見了熟悉的聲音,她的身體不受控製地僵了一下。

隨後吐出優美的語句,“草。”

“他為什麼在?”她揪住阮清顏的衣角。

阮清顏一臉無辜地看著她,搖頭,然後握著她的手腕,扯開,一溜煙跑上了車。

突然被姐妹拋棄的薑姒:“……”

秋晚晚在旁邊怯生生地看了她兩眼,然後也立刻邁開小短腿追了過去。

薑姒:“……”

於是車外隻剩下她跟葉夭兩個人。

薑姒神情些許不自在,但她仍然佯裝漫不經心地模樣,“你都聽到什麼了?”

“從你說我是狗逼開始。”葉夭冷哼。

其實前麵幾句話他也聽到了,但是為了能讓薑姒自在點,她冇說。

薑姒果然明顯鬆了口氣,還好葉夭冇聽到那句“也不是”。

也不是對葉夭冇有感覺。

意思就是……有點,一點點。

葉夭被薑姒那番話氣得牙癢,他拿出手機解開鎖,直接丟給她,“你自己看。”

“看什麼?”薑姒抬眸看他一眼。

葉夭輕輕磨著後槽牙,“看我手機,看我魚塘裡養的魚,看看到底是在撩妹還是工作,看看微信置頂的人是不是合作公司的秘書!”

秘書懂嗎?懂什麼叫秘書嗎?

跟在其他公司老闆身邊,用了張修圖極其誇張的漂亮照片做頭像的門麵!

她們恰好因此看起來像美女,怪他嗎?

薑姒:“……”

這個狗男人真是好纏人。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