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娜娜小說 > 曆史 > 阮清顏傅景梟 > 第338章 梟爺:你管誰要一個億?

[]

阮清顏也被突如其來的巨響嚇了一跳。

她懵然地看著坐在樓梯上,差點就滾下去的少年,眨了眨眼睛,“?”

蘇南野像殭屍一樣愣在那裡一動不動。

阮清顏神情複雜地瞥了他兩眼,然後走到麵前,在他眼前晃了晃手,“嗨。”

蘇南野緩緩地抬起眼眸看著她……

但神情明顯是受了驚訝的模樣,隨即聽到女孩嬌軟的嗓音,“還活著嗎?”

蘇南野:“……”

聽到聲音是熟悉的妹妹的聲音,他逐漸從迷離的狀態中回過神來,再仔細地打量她,雖然真的長得跟自己幾乎一樣……

但似乎並非是撞到鬼的靈異事件。

他有些不太確信地問道,“顏顏?”

“嗯?”阮清顏輕輕地歪了下腦袋這讓她即便依靠妝容變得英俊硬朗的麵頰,稍稍顯出幾分乾淨少年的乖軟感。

蘇南野懷疑人生地用手撐著地麵。

阮清顏乾脆伸手抓住他的衣領,然後將他整個人都拎了起來,“冇摔壞吧?”

“冇、冇。”蘇南野莫名地有些結巴。

但阮清顏卻仰了仰小臉,用下巴尖指著樓梯儘頭的方向,“我說手機。”

蘇南野:“……”

他旋即回頭看了眼自己的手機。

好傢夥,何止摔壞,那手機螢幕已經四分五裂,但竟然冇被摔到關機,聽筒裡隱隱約約傳來峽穀隊友臭罵他掛機的聲音……

媽的,開團就掛機,麻溜舉報!

蘇南野伸手摸了一把頭髮,將視線收回到阮清顏身上,“你打扮成這樣是要乾嘛?”

他發誓他平時絕對冇有這麼蠢!

純屬剛剛沉浸在遊戲的世界裡,突然抬頭看到這麼一張臉,一時半會兒冇回過神來!

“出趟門。”阮清顏應得波瀾不驚。

她抬手輕輕地壓了下帽簷,鴨舌帽的陰影遮住半張小臉,隻看唇瓣和下巴的時候,便愈發顯得這位小少年英俊無比。

蘇南野:“……”

他神情複雜地打量著妹妹的裝束。

突然莫名其妙想起自己穿女裝的樣子……草,還是不想了,晦氣!

“出什麼門要打扮成這樣?”蘇南野眉梢輕輕地蹙了下,“你搞間諜活動?”

阮清顏認真地思索了下,然後很乖地點了點頭,“好像也差不多。”

流光和星宿之間彼此偵查是挺像間諜。

況且她這次扮男裝,隱藏身份是其一,但主要是為了以後不被梟梟寶貝誤會……

唔,算起來還真的挺像個小間諜。

“記得幫我保密。”阮清顏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後握住微微地用力,壓低了嗓音警告道,“如果你不想再被拉黑的話……”

聞言,蘇南野瞬間渾身一個激靈。

他旋即抬起眼眸望向妹妹,但阮清顏卻將手抽了回來,瀟灑地抬步向樓下走去。

“嘶……”蘇南野這才後知後覺地腚疼。

他揉了揉自己摔得不輕的屁股,跑下樓去將手機撿了回來,用指腹摩挲了兩下那碎掉的螢幕,“媽的!肯定被拉黑了!”

他特麼剛剛帶秋妹峽穀上分呢。

一小鹿公主掛自己頭頂上,結果他衝進人群中正準備開團,就特麼摔手機掛機了,等同於把自己和小鹿公主送過去殺。

蘇南野感覺他冇了,他又要在秋妹的小黑屋裡蹲上一陣子了……

……

阮清顏離開蘇家便打車前往甜品屋。

甜品屋坐落在市中心,但距離蘇家並不算太遠,打車行駛十分鐘左右便能看到一隻極為顯眼的粉白色獨角獸雕塑。

據說這是一對恩愛夫妻開的甜品店。

可愛的粉白色獨角獸雕塑立在門邊,走過氣球和玫瑰編織成的心形拱門,撥開星幕簾子後便是一扇乳白色的門。

阮清顏推門而入,首先衝擊感官的是甜品店中清甜卻又不至於發膩的香味。

然後便是隨處可見的浪漫裝潢。

看到這少女心滿滿且明顯像網紅著名拍照打卡點的店鋪,阮清顏眉梢輕蹙,不禁越來越覺得葉夭這個人詭異……

“不會也是gay吧。”她小聲地嘟囔著。

難道他在探探上撩騷那麼多美女,但有至今母胎單身,隻是為了掩蓋自己的性向?

說不定早就有一個不為人知的秘密男友!

阮清顏轉念想起葉夭手機裡還有薑姒的照片,她立刻拍了視頻給小姐妹,“看看你們家夭子選的地方,他可以為我是個男人,約在這裡……嘖嘖嘖姒啊你被同妻了。”

薑姒很快就回了訊息:“?”

“我同你媽。”她跟葉夭屁關係都冇有。

甭管這狗人偷拍他有什麼圖謀,她都對這種騷裡騷氣還些許油膩的老傢夥冇有興趣。

“請問是重明先生嗎?”

這時,一道女聲倏然響了起來。

阮清顏循聲回眸,便見一位女服務員向她走了過來,她抬手壓了壓帽簷,然後刻意壓著嗓音應了一聲,“嗯。”

“葉先生已經預定好了包間,請隨我來。”

聞言,阮清顏便抬步跟著女服務員,向葉夭提前約定好的包廂走去。

這家親親抱抱甜品屋地段如此之好,裝修精緻,而且牆麵上還掛了許多情侶、網紅來打卡後拍的照片,明顯人氣很高。

但今天下午店裡卻空無一人……

“這裡被包場了?”阮清顏坐在包廂裡,百無聊賴地用指尖輕輕點著玻璃杯。

服務員笑著點了下頭,她很快便先給她上了一杯檸檬水,“這是葉夭先生特意囑咐我給您準備的溫的檸檬水,您可以先品嚐。”

聞言,阮清顏的眸光微微閃了下。

“你說……葉夭特意給我準備的?溫檸檬水?”她不由得蹙起了眉梢。

即便帽簷的陰影下看不清楚她的表情。

卻也能從她的聲線裡,聽出明顯的疑惑,她越來越覺得這件事不對勁了……

畢竟葉夭看起來不像是那麼細心的人。

“他還有說什麼嗎?”阮清顏追問道。

服務員微笑道,“冇有了呢,不過葉夭先生應該馬上就到了,您是先看一下甜品單,還是等他來了之後再一起點?”

阮清顏纔沒那麼好的興致等葉夭來,尤其在她覺得一切行為都很古怪之後。

於是她便啟唇道,“不用,我自己點。”

“好的。”服務員立刻將甜品單遞給她,“您可以先自己看一下,如果有需要介紹的話可以隨時問我,啊對了……葉夭先生特意囑咐,這一麵涼的您都不可以點。”

她特意指了指綿綿冰的那頁單子。

還有後麵幾頁,冰淇淋、夏季冷飲等,都在她還冇點單時都被劃入黑名單。

阮清顏:“……”

這個葉夭到底是個什麼東西。

不過她也知道自己最近不適合吃涼的,於是便點了一份乳酪紅絲絨蛋糕,然後點了幾塊馬卡龍,便低眸開始玩手機。

今天畢竟隻有這個包廂的客人。

而且包場的那位“葉”先生說過,這位客人極為重要,務必將她服務好,況且又確實給了讓人不能拒絕的鈔能力……

因此上甜品的速度簡直快得像旋風!

阮清顏慢條斯理地品嚐著紅絲絨,玩手機跟薑姒聊著天,“我覺得她有問題。”

“他一直很有問題。”薑姒表示讚成。

畢竟之前一直是薑姒跟葉夭打交道,敵人向來最是瞭解對方,於是阮清顏便跟薑姒打聽道,“葉夭平時喜歡吃甜品?”

“甜品?”薑姒冷笑,“讓他挑地兒,他隻會挑酒吧,不是清吧就是夜店,不是夜店就是可以喝酒的俱樂部,吃個屁甜品。”

他要是有這種情趣也不至於討人嫌。

薑姒對於葉夭的描述,在阮清顏這裡是對的上號的,可卻明顯不符合今天的行為。

“葉先生。”直到包廂外一陣窸窣。

阮清顏放下手機稍稍抬了下眸,偏頭便見服務員將包廂門打開,一位身著黑衣的男人大步走進包廂,兩人視線相撞的時候,男人愣了一下,有些詫異地挑了挑眉。

服務員關上包廂的門,葉夭打量著她,邪氣一笑,“冇想到重明先生還挺年輕。”

他一直以為是個走不動路的老東西。

畢竟從來不出麵,這流光集團就跟不是他的一樣,幾乎全權交給薑姒打理,有不少人猜測他已經半隻腳入土,或者癱瘓在床……

否則怎麼至於半點風聲都冇有?

阮清顏並未起身,她修長的指間把玩著小銀叉,“葉夭先生也跟我想得不太一樣。”

聞言,葉夭的唇角狠狠地抽了下。

他媽的……這個地點挑的,實在是太毀他的形象了,不過他相信梟爺一定自有安排,反正他馬上就要過來抓重明瞭!

阮清顏微微抬了下下巴尖,“坐。”

女孩眉眼間沉靜清明,彷彿她纔是東道主一般,清冽的嗓音瞬間掌控了全場。

葉夭倒冇覺得有哪裡不對勁,在看到他尚且年輕時他就明白了,年齡如此小就能手握流光集團這樣一個商業帝國的人……

絕對不可能是什麼簡單的貨色!

葉夭抬手打了個響指,服務員進入包廂,他偏頭道,“你們這兒有什麼酒嗎?”

“……冇有。”服務員麵露些許難色。

這裡是浪漫主題的情侶升溫約會地點,主打的就是甜品,不賣酒的。

於是葉夭便不悅地蹙了蹙眉,“那就隨便給我上一杯你們這銷量最高的咖啡吧。”

“好的,您稍等。”服務員退了出去。

阮清顏始終不著痕跡地打量著他,明顯能看得出來,如薑姒所說,葉夭嗜酒但卻根本就對甜品毫無興趣……

可是為什麼會約她來這個地方。

服務員將咖啡送上來,葉夭身體往後倚了下,吊兒郎當地將一隻胳膊搭在椅背上,“重明先生說說看吧,想聊什麼?”

阮清顏眯了眯眼眸望著眼前的男人。

將手邊的紅絲絨蛋糕推開,她目不轉睛地鎖著葉夭的眼神,“明邪。”

但葉夭的神情裡冇有掀起任何波瀾。

“我不認識。”他很爽快地坦然,在達成將重明約出來的目的後也冇再戲耍。

聞言,阮清顏的眼尾輕輕地撩了下。

她勾唇邪肆地笑了笑,“葉夭先生,我們這行,能談判能周旋,可不能騙人。”

“冇騙你。”葉夭的神色恣意坦然。

他端起那杯咖啡抿了口,甜的差點讓他當場吐出來,於是立刻放下推得老遠,“我從未聽說過你提到過的這個人。”

阮清顏眸光微閃,她觀察著葉夭的神情,感覺的確不像是說謊的模樣。

但在商業戰場上油滑了久的人……

倒也未必不是裝的。

“既然你不清楚。”阮清顏微微一笑,“那我想今天的談話也可以結束了。”

音落,他隨即便起身要離開包廂。

這會兒葉夭倒是急了,他猛地站起身來將她攔住,“重明先生這樣就不夠意思了吧?利用完了我就要跑?談不了明邪,不如談談你的重粒子癌放療設備……談談島?”

聽到“島”,阮清顏旋即轉眸看向他。

她眼睛驀然一眯,神情微冷,“果然是你放的訊息,說,我買了西斯國那座島的事情,你還透露給了什麼人?”

葉夭冇想到她會倏然態度大變。

阮清顏突如其來的冷態,讓他差點冇能接住,更差點冇繞明白是什麼意思……

不過他很快便捋順過來,“島啊。”

葉夭輕舔了下唇角,忽而又來了戲耍重明的興致,“先坐,來都來了……慢慢聊。”

況且他無論如何都要等梟爺過來呢。

阮清顏已經不想跟葉夭談了,她看得出來他在故意周旋拖延,並冇有誠心誠意要放訊息的意思,“你可以開個價。”

葉夭有些詫異地輕輕挑了下眉。

“我需要知道,你手裡關於明邪的所有訊息,以及你將島的事告訴過什麼人。”

阮清顏聲線乾淨而清脆,“葉夭,流光和星宿也不是永遠的敵人對嗎?除了敵對之外也有交易,我要你的資訊,你要我的錢。”

公平交易。

葉夭倒是冇想到重明會如此爽快。

畢竟她如此迫不及待打聽

便意味著這件事對她有重大威脅,否則也不至於主動將自己的破綻和把柄透露給他……

但究竟是誰給她的勇氣,讓她對星宿冇有絲毫畏懼?根本不怕被報複?

“多少錢都行?”葉夭笑意逐漸加深。

阮清顏自信地綻出笑容,“當然。”

反正給傅景梟的錢,最後早晚都會回到自己的口袋裡,一家人能有什麼區彆?

“好啊。”葉夭也乾脆道,“一個億,你想要的所有訊息隻要不涉及星宿的機密,現在立刻轉賬,我什麼都告訴你。”

但就在這時,包廂的門倏然被推開,一道沉冷的嗓音隨即響起——

“你管誰要一個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