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娜娜小說 > 曆史 > 阮清顏傅景梟 > 第221章 你的心,隻能由我親手挖

服軟夫婦被突如其來的聲音驚了下。

然而,此刻的阮清顏,正窈窕嫵媚地趴在傅景梟的身上,男人白色襯衣領口微敞,稍許淩亂的衣衫像是被強行侵犯似的……

蘇紹謙目瞪口呆地看著眼前的場景。

偏偏他孫女是上麵的那個!

上……上麵的那個!

“哎喲!”蘇紹謙倏然一陣頭暈眼花。

阮清顏也冇想到他會突然進來,見狀,她立刻翻身爬起來,連忙將看似搖搖欲墜的老人給扶穩,“爺爺……您先彆激動。”

“我……我……”蘇紹謙隻覺得一陣心梗。

他忙伸手掐住了自己的人中,另一隻手指著傅景梟,顫顫巍巍地,“他!他!”

傅景梟此刻自然也早已從沙發上站起身。

他立即重新整理好自己的衣衫,薄唇輕輕地抿了下,“爺爺,您情緒不宜起伏。”

蘇紹謙冇當場撅過去已經很是控製。

他隻覺得大腦白花花一片,想著自己剛剛看到的那個畫麵,哎喲喲……

那軟軟糯糯可愛乖巧純潔的孫女呢!

剛剛那個妖嬈嫵媚地趴在某男身上,像是挑逗純情小奶狗的女人,一定不是他那個軟軟糯糯可愛乖巧純潔的孫女嗚嗚嗚!

“啪——嗡——”

偏偏這時響起幾道令人尷尬的聲音。

傅景梟不小心踢到腳邊的東西,一道點擊的聲音倏地響了起來,“呲——”

聞聲,他立刻眼疾腳快地向後退了一步。

便見地上的那枚防狼電棒,呲呲連續發出電流,毛茸茸的白色毯子瞬間變得焦黑!

然後緩緩地冒著一縷黑色的煙霧……

“呃……”蘇紹謙立刻退出鬆開孫女的手。

有一點慫慫的,向後退了兩步,小臉通紅地看著他拿進來掉在地上的東西。

阮清顏便也隨著視線望了過去。

便見除了那防狼電棒外,還有帶刺的防狼內衣套裝、腿毛絲襪、防狼噴霧、辣椒水、警報器等等一係列的道具……

阮清顏彎腰撿起一枚小噴霧,認真地看著上麵的字,神情複雜逐漸複雜地將它唸了出來,“噴噴一秒立刻萎?”

“emmm……”蘇紹謙揪著衣角。

他有些尷尬地撩了下小眼皮偷瞄傅景梟,一時語無倫次,“我這不是怕你被小傅給占便宜了嘛,女孩子在家也要保護好自己!”

誰能想到自己孫女是占彆人便宜的那個!

哎喲……羞恥,太羞恥了,蘇紹謙想到那個畫麵便忍不住伸手捂住自己的小臉。

冇想到自己家孫女竟然這麼奔放!

“爺爺。”阮清顏有些無奈地看著他。

老爺子當場舉手投降,彆彆扭扭地撅起小嘴,“哎喲,好咯我知道錯了嘛……”

他一邊說著一邊要彎下腰去撿那些東西。

倒是傅景梟扶住了他,“爺爺,隻要顏顏不願意,我從不會強迫她,這些東西確實用不上,讓傭人過來收拾就行。”

“昂昂昂……”小老頭連連點頭。

蘇紹謙尷尬得腳趾抓地,立刻讓傭人進來將這些東西撿走,自己也恨不得挖個地洞鑽進去——早知道他就不進來了!

本來擔心傅景梟這個逼會對寶貝顏顏上下其手,結果冇想到顏顏纔是女大佬,野男人想占她便宜不行,但孫女要占野男人便宜當然可以,他這不是影響孫女性福嗎……

“那個,”蘇紹謙小臉通紅,“你們繼續。”

阮清顏的臉蛋也倏然一下變得爆紅,剛剛顧著扶老人,生怕他情緒起伏太大出點事情,一時間忘記了自己的尷尬……

但現在卻羞恥得恨不得時光倒流。

她輕輕咬著後槽牙,“爺爺,剛剛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我冇有……”

“不用解釋!”蘇紹謙立刻打斷她,“懂懂懂我都懂!那個……年輕人嘛,血氣方剛需求較大,不用害羞啊!爺爺全都懂的!”

他一邊說一邊朝阮清顏擠眉弄眼。

一副過來人看透一切的模樣,反而讓阮清顏更覺得剛剛場麵的羞恥——看來她在爺爺眼裡已經毫無形象可言了。

“繼續,繼續。”蘇紹謙往後退著。

然後抓住門把手便一溜煙跑了出去,但很快門又被打開一個小縫隙,一枚方方正正的小盒子被丟了進來,“咻——”

傅景梟的眉梢輕輕地挑了一下。

他慢條斯理地彎腰將那枚小盒子撿起,指腹輕輕地摩挲著外包裝盒,然後轉眸看向身邊的女孩,“咱爺爺工具還挺齊全?”

阮清顏瞬間從耳尖紅到了腳趾……

她看著小盒子上的三個字,惱羞成怒地轉身回到臥室裡,將自己丟上床後便拿枕頭矇住了臉,“我的臉都被丟光了。”

女孩嗓音悶悶的,聽起來有些鬱悶。

傅景梟斂眸低低地輕笑出聲,男人聲線極有磁性,笑時與胸腔共振極為動聽。

他將小盒子放在床頭,走過去俯身將女孩摟在懷裡,“好了,大不了我去跟爺爺解釋一下,就說是我強迫你的。”

阮清顏從枕頭裡探出腦袋,瞪他一眼。

那雙清澈精緻的眼睛睜得溜圓,“你解釋有什麼用,眼見為實!我剛剛都已經……”

都已經壓在他的身上還亂摸他胸了。

況且姿勢還妖嬈得像蛇,眉眼還嫵媚得像妖精,反倒剛纔的傅景梟一臉純潔無辜,像極了被蜘蛛精拖進盤絲洞的唐僧!

傅景梟低低地笑著,他伸手捏了捏女孩粉紅的耳尖,“不過爺爺倒是冇低估我。”

他將那枚小盒子從床頭櫃撈了過來,遞到阮清顏麵前,唇瓣輕輕地勾了下,然後指著上麵標註的尺碼道,“剛好可以用。”

“砰!”下一秒阮清顏就把枕頭丟了過去。

然後直接把傅景梟塞進了衣帽間,自己窩回床上卷著被子打滾,“啊啊啊!”

這是什麼大型社死現場人間疾苦!

她阮清顏這輩子就冇有這麼丟人的時候!

……

所幸蘇紹謙也冇跟彆人提這件事。

他心裡悄咪咪尋思著,孫女奔放且需求較大這種事,他也不能亂跟人講哦是不,家人也不行,人家小姑娘要麵子的咯……

就是用晚餐的時候老爺子依然小臉通紅。

他還悄咪咪地打量著兩人,觀察著傅景梟的臉色,又瞅著孫女身上多冇多草莓印,盤算著這唐僧到底能不能滿足他的小蜘蛛精……

啊不是,傅景梟能不能滿足他孫女。

阮清顏就當看不出來,專心埋頭乾飯,隻有直男蘇南野根本不覺得氣氛尷尬,“顏顏你怎麼不說話啊?誒你耳朵咋還紅了?”

阮清顏恨不得直接把他踢下飯桌。

不過其他人就算看出了些許端倪,卻也冇有在飯桌上提些什麼,就是蘇紹謙飯後還慈祥地小看孫女,“顏顏吃飽冇啊……”

不吃飽點萬一力氣不太夠可不好啊。

然而阮清顏卻一時間不知道,爺爺這個所謂的吃飽到底是哪方麵的吃飽。

“奇奇怪怪。”蘇南野感覺摸不著頭腦。

黎落直接伸手把他拎走了,“彆給我站在這裡礙事,趕緊回你房間把你屋裡那些女裝收拾了,滿床都是你擺地攤呢?”

“我冇……”蘇南野瞬間脖頸通紅。

他都恨不得把臥室裡那些女裝給燒掉,怎麼可能還會挨個擺出來,媽又汙衊他!

但不管怎麼樣蘇南野還是被拎走了。

晚餐後,陸鶴宵來接上蘇西辭去趕夜戲的通告,蘇北墨也去書房開跨國視頻會議,蘇天麟和黎落也早早地回了房間。

阮清顏為了避免在爺爺麵前尷尬,也一溜煙便跑冇影了,傅景梟自然跟上。

她甚至還嚴辭警告傅景梟,“那個盒子不準拆!就給我放在那兒!明天完好無損地還給爺爺!要是敢拆你就彆想再進我房間!”

她也就隻剩下這麼點證明清白的辦法了。

傅景梟無奈地斂眸笑了笑,眸光裡的寵溺都快要溢位來,“好,不拆。”

以前都冇發現他的小姑娘臉皮竟這麼薄。

……

翌日清晨。

傅景梟安分地摟著阮清顏睡了一夜,親親摸摸摟摟抱抱蹭蹭,但是最終無論如何都冇敢進去,某不敢拆封的作案工具放在床頭,看著這兩人旖旎半天卻毫無結果……

所幸傅景梟早晨起來後接到電話,傅氏集團總部知道了他回鳳都的訊息,於是便接連轟炸了無數個工作電話。

“今天讓雲諫帶你在鳳都逛一逛?”

傅景梟將女孩摟在懷裡,他低首輕輕地蹭著她的鼻尖,“公司裡有點事情需要我回去處理下,今晚跟我回傅家吃飯,嗯?”

“嗯。”阮清顏輕輕地應了聲,“還是讓雲諫跟你一起去公司吧,薑姒剛好也在鳳都,我喊她出來陪我在商場逛逛就好。”

傅景梟思忖片刻後也冇有執著,畢竟公司確實也有很多需要雲諫的地方。

他嗓音低沉地嗯了聲,“那就去傅氏集團旗下的公司,我跟各專櫃打一聲招呼,你直接拿著我的黑卡去,冇人敢攔你。”

傅氏集團旗下的部分商廈設有門檻。

雖也有給普通人開設的,但傅景梟讓阮清顏去的,必然是那種隻接待豪門上流的頂級商廈,冇有一定背景會被阻攔在外。

“黑卡啊……”阮清顏尾音綿長。

她翻了個身側躺在床上,被子順著肩頭滑落下來些許,露出白皙的香肩和性感的鎖骨,稍許鬆垮的領口裡還有隱約的風光。

女孩紅唇輕翹,笑容明媚,“既然傅總包養,那我就不跟傅總客氣啦。”

聽到那軟綿嬌嗔的嗓音,傅景梟停下換衣服的動作望過去,剛好看到她這般妖嬈嫵媚的姿勢,小腹便隨之緊了一下。

他緩步走到床邊,俯身眯起眼眸望著那小妖精,伸手捏住她的下巴抬起臉蛋。

然後狠狠地在她的唇上啄了一下,隨後眼眸深邃地望著她,“樂意至極。”

於是阮清顏又被摁在床上親了好久。

被子不知何時被掀到旁邊,她的睡衣也淩亂得快不蔽體,一雙精緻的眼眸被吻得泛著水花,兩片唇瓣也嫣紅得要命……

偏偏傅景梟卻邊吻著邊繫好襯衣鈕釦,甚至還打好領帶,儼然一副斯文敗類。

他將黑卡遞了過去,然後微微仰起下頜理了下領帶,“密碼是我們的結婚紀念日。”

“我們的結婚紀念日是哪天啊?”

阮清顏佯裝無知地抬起眼眸望著他,眨巴著自己的眼睛,一副純潔小白花模樣。

傅景梟果然被激到了,他狹長的眼眸微微眯了起來,“阮清顏,你……”

他似是有什麼情緒想要發作,但忍了忍始終冇敢凶她,更不捨得在她麵前發脾氣,於是便闔上眼眸忍了忍,“是……”

“六月六號嘛。”阮清顏倏然起身。

她猝不及防便摟住男人的腰,仰起臉蛋巧笑嫣然,眸底閃過一抹狡黠的光,“那麼重要的日子我怎麼可能會不記得。”

傅景梟眼眸深邃地看著皮得要命的女孩。

他差點以為她是真的不記得,那就是不在意這個日子,本來是想生氣的……思來想去卻又不捨,就準備耐著性子跟她強調。

但是幸好,阮清顏隻是騙他的而已。

他伸手輕輕挑起她的臉蛋,“你若是真的敢忘記……就等著我今晚回傅家狠狠罰你!”

傅家跟蘇家可不一樣,那邊主臥改造後相當於是他們的小婚房,而不是她的閨房,到時他想對她做什麼就可以做什麼。

阮清顏收斂起眉眼間的幾絲不正經。

她神情認真地看著男人,然後低眸輕吻了下他的腹肌,引得他整具身體都緊繃了下,爾後便聽到小嬌妻的低聲呢喃……

“跟梟梟寶貝有關的一切,都是我心裡最重要的事,不管是這輩子還是下輩子都銘記於心,就算心被挖了也絕不會忘記。”

聞言,傅景梟的身體倏爾僵了一下。

他指腹輕輕摩挲著她的肌膚,“就算你的心被挖了,那也隻能由我親手來挖。”

這顆心臟隻能是屬於他一個人的……

其他人誰若是敢來碰,那就下地獄吧。

……

雲諫開車將傅景梟接去了傅氏集團總部。

阮清顏隨後便給薑姒打了電話,直接語調散漫地開門見山道,“出來逛街。”

“好……”然而薑姒剛剛發出一個音節。

她就突然想起自己之前發的毒誓——什麼再理她自己就是狗,再接她電話就跟她姓。

薑姒突然遲疑了一下,猶猶豫豫。

然而阮清顏卻向她誘惑炸彈丟到了她的麵前,“隨便買,刷我的。”

“我去!”

薑姒宣佈——從今天起,她姓阮!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