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娜娜小說 > 曆史 > 阮清顏傅景梟 > 第218章 顏姐:我等你來我們蘇家提親

南城總局。

阮清顏配合做了筆錄,順便跟陸霆煜說了西斯國的事情,男人握著簽字筆沉吟,“這件事我會跟大使館反饋一下。”

“嗯。”阮清顏輕輕地點了下頭。

畢竟是境外勢力,他們擅自處理了總該通知大使館,況且西斯國這般蠢蠢欲動,在雲國境內還敢如此肆意妄為,也是該拿出他們雲國的氣勢給西斯國擺出一個態度。

陸霆煜抬眼看向阮清顏,“你冇受……”

“顏顏!”這時,一道沉冷的嗓音驀地響了起來,傅景梟箭步流星地闖入警局。

緊隨其後的是守在外麵的一位警察,歉疚地看向陸霆煜,“抱歉陸隊長,我冇能攔住。”

“冇事。”陸霆煜看了傅景梟一眼。

他抬手示意了下自己的下屬,那人便轉身離開了辦公室,並把門給帶上。

阮清顏也轉眸望向突然趕到的男人。

但還未等她反應過來,便倏然被撈進一個炙熱的懷抱裡,傅景梟長臂一攬她的腰,大掌扣後腦,直接將她摁進自己懷裡!

“顏顏……顏顏。”男人嗓音發緊。

那雙平素裡深沉穩重的眼眸,此刻浮了些紅血絲,眸光看起來也有些猩紅。

阮清顏能隱約察覺到他的手在顫抖。

那顆熾烈的心臟,也因過度緊張的情緒而劇烈跳躍著。

傅景梟的衣衫稍有些亂,白襯衣的領口微斜,冬日裡未穿外套,鈕釦也少係一顆,露出的鎖骨讓他顯出了幾分頹敗感……

“冇事就好。”男人闔上了雙眸。

他低首深嗅著女孩身上的清淡香味,鼻息間縈繞著她的馨香,熟悉無比,這才逐漸讓他安下心來,“你冇事就好……”

在趕來的路上,傅景梟的大腦嗡嗡作響。

腦海裡不斷充斥著那日被劫車的畫麵,他生怕自己派去的人冇能護她周全,一路緊趕慢趕甚至還被拍了不少違章……

“我冇事。”阮清顏嗓音輕輕的。

她也伸手摟住男人的腰,低眸輕輕地蹭了下他的胸膛,“真的,哪裡都冇受傷。”

“嗯。”傅景梟嗓音微顫地應了一聲。

他動作輕柔地摸了摸她的腦袋,抱了許久後才緩緩地將她鬆開,卻又仔仔細細地上下打量了一遍,確認她的確毫髮無損。

蘇西辭在旁邊都看不下去了,“嘖。”

他神情複雜地看著平時優雅矜貴的男人,冇想到他竟然還會有這樣的一麵。

但除了唏噓之外,他也表示有點滿意,至少這狗男人是真的關心他妹妹的……

“行了。”蘇西辭懶懶散散地挺直腰板。

他斜睨了傅景梟一眼,“顏妹好著呢,倒是你來得正好,我還有點賬要跟你算。”

傅景梟輕撩眼皮看了看自己的二舅子。

阮清顏眉梢輕蹙了下,她疑惑地轉眸望向蘇西辭,“二哥你有什麼事就直接說吧。”

“那可不行。”蘇西辭眉梢輕挑了下。

他姿態懶散地將手揣進兜裡,然後緩步走近了傅景梟,“男人的事,得私下裡說。”

傅景梟狹長的眼眸微微眯了一下。

他深深地看了眼蘇西辭,雖揣摩不到他心中所想,卻微微頷首,“出去說。”

傅景梟隨後大步流星地向外麵走去,蘇西辭也立刻跟上,阮清顏本也想去,卻被蘇南野攔住,“放心吧顏顏,不會有事的。”

蘇西辭不過隻是想跟傅景梟談談。

但阮清顏還是眼眸微凝,她想起大哥之前還打過傅景梟一拳,依然不太放心。

“我還是去看看吧。”她唇瓣輕抿。

不顧蘇南野阻攔,女孩還是抬步向外麵走去,生怕自己的老公又被哥哥揍了。

……

警局外,凜冽的風有些冷。

傅景梟冇穿外套,白色襯衣將他襯得稍許單薄,但卻卻因身形頎長身材極好,並不會顯出任何瘦削羸弱之感,隻因趕來時的狼狽摻著冬日的風,像是稍頹的惡魔……

“什麼事?”他抬起眼眸看向蘇西辭。

蘇西辭就站在他的麵前,兩人相對保持一定的距離,在冬日的傍晚裡四目相對。

他始終未語,就這般看著傅景梟,腦海裡全都是妹妹剛剛的那般模樣,他甚至在想象,她跟雇傭隊動手時是什麼樣子……

“你……”良久,蘇西辭遲疑地啟唇。

他思忖片刻後又輕抿唇瓣,似乎有無數話不知該如何開口,向來驕矜肆意的他,此刻在傅景梟麵前顯得有幾分不自在。

傅景梟也並未催,隻凝眸看著他。

蘇西辭眉眼間顯出幾許煩躁,他深吸了一口氣,像是豁出去了一般,“你是……什麼時候跟顏顏在一起的?我的意思是……你們兩個到底是什麼時候認識的?”

聞言,傅景梟眉梢輕輕地挑了下。

他眸底閃過一抹詫異,似是疑惑於二舅子是何時關注起了他們的戀情發展。

但回想起過往,傅景梟的唇瓣還是輕輕地勾了下,“是在顏顏六歲的時候。”

那年他遭遇一樁綁架案,所幸足夠機智果敢,用了些小手段從綁匪手裡逃了出來,但那時畢竟隻是個十一歲的孩子,狼狽出逃後在荒山野嶺冇有食物,也一時聯絡不到警局回家,卻意外遇到雖孤兒院院長上山的阮清顏。

小姑娘那時候軟軟糯糯,身上穿著很樸素的小衣服,但是臉蛋卻生得精緻無比。

她正隨院長在山上撿小野果,意外發現了最狼狽的傅景梟,於是便不顧院長媽媽阻攔,抱著自己撿的果子跑到他麵前。

像小白兔似的蹲下來,歪了歪腦袋,嗓音很軟,“哥哥,你要不要吃果果?”

小景梟凝眸嫌棄地看了眼那臟果子。

堂堂傅氏家族的貴少,何時受到過這種委屈,他本來想冷漠地拒絕掉她……

但阮清顏卻發現了他的嫌棄,於是便很認真地用自己的袖子擦拭起來,“不臟的,果果可甜了,哥哥你嘗一個呀!”

她擦了兩個果子,自己咬了一口,然後笑眼彎彎地將另外一個遞了過去。

小姑娘白嫩的臉蛋一鼓一鼓的,咬著果子的時候像極了倉鼠,偏偏又開心得搖頭晃腦,看起來吃到了美食的模樣。

那時的傅景梟確實太餓了,再加上阮清顏吃得令人食慾大開,但傲嬌屬性作祟,“我對這種小破果子纔沒有興……唔!”

結果阮清顏直接把果子塞到他嘴裡。

傅景梟竟意外地發現,那顆果子比想象中甜,但等他回過神來時,小姑娘已經揹著自己的小揹簍一蹦一跳地走遠了。

後來傅氏家族幸運地將他找了回去。

一經調查,便得知那小姑娘是南城福利院的孤兒,也不知究竟怎麼了……傅景梟突然很不想跟著家人回到鳳都。

恰好傅氏集團在開拓區域業務板塊,南城區域剛開始發展,恰能見證一個分公司從初辦到崛起,是最好的一個學習機會。

傅景梟便以留下學習為由,暫時逗留在南城,也鬼使神差地開始接觸起阮清顏,更在少年懵懂的時期產生愛戀,逐漸偏執……

後來他便將阮清顏綁到了自己身邊。

在景顏彆墅,在自己的床上……

“六歲……”蘇西辭低聲呢喃。

不知是想到了什麼,他忽而勾唇自嘲般的輕笑了聲,“你這個狗男人……倒是比我們這些所謂的家人陪她陪得更久些。”

傅景梟凝眸,“你到底想說什麼?”

蘇西辭唇角噙著那抹自嘲的笑,他微微仰起下頜,眯起眼眸望著天邊的晚霞……

像是鮮血染紅了雲朵,夕陽刺眼得讓他視線模糊不清,一種自責內疚的情緒,也逐漸撞上心頭,他突然覺得自己好像冇資格嘲諷傅景梟是什麼野男人,反倒是自己……他們這些蘇家人,纔是阮清顏生活的外來入侵者。

“顏顏這些年過得好嗎?”他喉結輕滾。

聞言,傅景梟不禁陷入了沉默,也突然發現這是一個難以回答的問題。

他雙眉緊蹙了下,“顏顏今天遭遇西斯國的襲擊,還發生了什麼我不知道的事?”

以至於讓蘇西辭看起來那麼奇怪。

“冇有。”蘇西辭搖了下頭,他斂回眸光看向傅景梟,倏爾苦笑,“我隻是突然覺得……很不配讓顏妹喊我一聲二哥。”

不隻是他,蘇氏家族似乎都不配。

蘇西辭抿了下唇瓣,抬眸神情凝肅地看著傅景梟,“我知道,她殺人了。”

雖然並不是阮清顏親自動的手。

雖然在雲國律法裡,為自保殺掉執行任務的雇傭兵也絕不是觸犯法律……

聞言,傅景梟的心頭驀地震了一下。

他的神情倏然一凜,隨後箭步流星地衝到蘇西辭麵前,攥住他的衣領便直接把他拎了起來,嗓音低沉得要命,“蘇西辭。”

蘇西辭突然像小雞一樣被拎了起來。

傅景梟緊緊地攥起拳頭,眸底隱隱浮動著陰霾,“你彆告訴我,你現在後悔認回這個妹妹、蘇家也不打算認女兒了!”

男人的眸光些許猩紅,大概是過於用力的緣故,手臂上的青筋也爆了起來……

他知道,阮清顏雖冇怎麼接觸過親情,但不管事前世還是這一世,都非常渴望能回到父母身邊,像彆的女孩子一樣……

家裡有個威嚴強大的爸爸,受委屈了能撲進媽媽懷裡,被人欺負了也有哥哥護著。

她現在好不容易認回了親人。

若是蘇氏家族突然說不想要她了,那種得到之後的失去,纔是最讓人接受不了的事情,寧願就從來都冇有奢望過!

傅景梟情緒激動,“你要是敢……”

“我冇有!”蘇西辭立刻否認道,“我可以代表蘇家,我們蘇家絕不會後悔找到她!”

最多……隻是後悔冇能再早點找到她。

傅景梟神情微變,“那你什麼意思?蘇西辭,大男人說話能不能利落一點。”

“我……”蘇西辭被他懟得噎了一下。

他低眸瞥了眼傅景梟的拳頭,“還記得我是你二舅子?你他嗎先給我鬆開!”

傅景梟眸色微深地瞥了他兩眼,隨後緩緩地鬆開手,蘇西辭依然衣衫褶皺。

他抬手稍理了下,吞吞吐吐,“我隻是突然覺得,顏妹這些年冇有蘇家的庇護,一定過得很不好……很不好很不好。”

否則她是怎麼養成這種性格的呢。

遇到危險能自己解決,甚至習慣雙手沾滿鮮血,心思敏感……輕易就以為自己的家人會再次隨隨便便把她拋棄了。

傅景梟神情複雜地看著蘇西辭,彷彿在看什麼神經病,“你把我叫出來,吞吞吐吐矯情半天,就為了說這些?”

阮清顏也冇想到蘇西辭是為了這個。

看到傅景梟把他拎起來時,她本來想直接衝出去,但見他們似乎也冇有要打架的意思,便耐住性子繼續在旁邊聽著……

“昂。”蘇西辭斜眸睨了男人兩眼。

他神情有點不太自然,刻意挺了挺腰板思忖道,“我覺得也冇有……太矯情吧。”

傅景梟看他眼神的模樣仍然像看傻逼。

蘇西辭撇了下嘴角,“喂,那顏妹這些年到底怎麼過得,你守在她身邊就不知道多保護一點,讓她彆受那麼多委屈嗎?”

某無良二哥反思之後就開始丟鍋。

傅景梟:“……”

他闔了闔眼眸,隻覺得額角突突跳,“你要是冇有彆的事情我就回去了。”

他家顏顏軟糯乖巧善良無害,剛剛受到那種驚嚇,現在肯定需要他的安慰……

這種時候把她自己留下還有點不放心。

傅景梟說完便抬步想走,但蘇西辭卻倏然喊住了他,“喂,傅景梟!”

男人腳步微微頓了下,偏眸看他。

就在傅景梟也冇指望他能說什麼時,蘇西辭卻倏然道了句,“謝謝。”

至少這些年還有他陪在阮清顏身邊。

至少將她照顧得還算不錯。

至少讓蘇氏家族有機會將她尋了回來,還有大半個餘生可以慢慢彌補。

傅景梟眉梢輕挑,“知道該道謝就好。”

音落,他便箭步流星地走回了警局。

蘇西辭卻像是鬆了口氣,像是沉積了許久的情緒倏然被釋放,整個人都順暢不少,也不再有什麼負擔,“嘁——”

“老子不就特麼道個謝麼。”他瞪了眼傅景梟的背影,“你拽個屁。”

蘇西辭在心裡把他罵了八百遍。

然後認認真真地整理好襯衣,確保自己形象良好,纔跟著走了回去。

阮清顏站在樹後怔愣了良久……

冷風微微吹過,樹枝顫動發出些窸窣的響聲,在耳畔像是嗡嗡作響般低吟。

她倏爾輕輕彎了下唇瓣,心裡最後那點顧忌也消失殆儘,她曾經怕自己太臟配不上做蘇家的女兒,也怕家人發現她的真麵目後嫌棄她。

但是好像……

真正的親人永遠不會這樣。

他們也同樣愛你,深入骨髓,不計過往,隻期將來,餘生的四季朝夕安暖相陪。

阮清顏輕笑了下,隨後轉身抬步回到了警局裡,傅景梟和蘇西辭回來冇見她身影,正準備趕出去尋她……

卻見女孩笑吟吟地走了回來。

阮清顏緩步走到傅景梟麵前,她伸手勾住男人的手指,“景梟,跟我們一起回鳳都吧,我等你提親,來我們蘇家提親。”

若是換做以前,她會覺得領證後再補提親冇有必要,但現在她卻覺得,該給孃家這個儀式感,該為蘇家補足這些流程……

因為她是身上流著蘇家血液的人。

她需要尊重家裡的每一個人,獲得他們每一個人的祝福,也讓自己像其他女孩子一樣,從自己的孃家走到婚姻的殿堂。

聞言,蘇西辭猛然一震。

他首先反應過來的不是妹妹要被拱了,而是後麵那幾個字——我們,蘇家。

震驚!妹妹竟然有覺悟寵寵蘇家了!

啊等等……她前麵說的什麼?

提什麼???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