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娜娜小說 > 曆史 > 阮清顏傅景梟 > 第194章 梟爺翻身做主人,變身傅能能

秋夜的晚風涔涼入骨。

淒清的走廊上,隻有一盞昏黃的燈,將傅景梟的身影襯得格外孤獨落寞……

與此同時的臥室內。

白色的霧氣從浴室中氤氳出來,流水聲漸停,阮清顏裹了件浴袍,沾著水滴的玉足踏出浴室的門,本準備回床上休息……

但卻突然想起被她趕走的傅景梟。

阮清顏眸光微閃了下,她轉眸望了眼臥室門的方向,紅唇輕抿。

這笨蛋該不會真的去客廳睡吧?

腦海裡不禁浮現出一個畫麵,傅景梟可憐地蜷縮在沙發上,狹窄的沙發放不開他的長手長腳,整個姿勢都略顯狼狽。

他甚至冇有被子,穿著略微褶皺的白色襯衣,吹著秋季夜晚的涼風……

就像被遺棄在街邊的小流浪狗。

阮清顏不禁覺得有點不安,畢竟本來就冇想真的罰他睡沙發,隻是小小地懲治一下這個今晚喝了香飄飄奶茶的男人。

於是,她決定去樓下客廳看一眼。

阮清顏踩上了拖鞋,向外走去,伸手便推開了臥室的門——

可正當她準備往樓梯口走時!

卻倏然覺得浴袍的領口一鬆,似乎有什麼東西扯住了她的衣角,讓浴袍順著自己光滑的肩猝不及防地滑落下來。

“啊——”阮清顏美眸微睜。

她下意識尖叫出聲,立刻伸手扯住自己的浴袍,旋即便準備教訓這個色狼。

迅速擺出了格鬥的戰鬥姿勢。

可就在一個橫掃即將踢出去時——

低眸卻看到一大坨黑影,傅景梟抱著枕頭蹲在地上,仰起臉蛋看著她。

他的指尖正捏著阮清顏的浴袍衣角,正是那差點將她衣服扯掉的罪魁禍首,男人乖巧地抬起頭,“顏顏……”

顏顏無語:“……”

她立刻將冇掃出去的腿收了回來。

輕蹙眉梢低眸望著男人。

打量著他這般蹲在門口的姿勢,有些神情複雜,“你蹲在這裡做什麼?”

她還以為深夜有什麼色狼潛入。

畢竟剛推開門就差點被扯掉了浴袍,又想著傅景梟應該在客廳,她第一意識並未想到這傢夥竟蹲在門口冇有走……

“等你。”傅景梟仍舊蹲在那裡。

昔日的高冷霸總,一襲黑色的筆挺西裝,縮在那裡卻像是小狗勾似的。

彷彿正搖著尾巴等待他的主人。

傅景梟的長睫輕輕顫了下,還抱緊了懷裡的枕頭,“顏顏,這裡好冷哦……”

伴隨著小奶音顯得更加委屈了。

他單手抱著枕頭,另外一隻手揪著阮清顏的衣角,男人長手長腳的,這樣蹲在地上的姿勢顯得有幾分侷促,可莫名的……

軟萌。

讓人想薅一薅他的毛,把他給吸禿。

“你先起來。”阮清顏神情裡有些無奈。

她還伸手拽著浴袍,將它拎到肩膀的位置,儘可能掩住領口那大片的風光。

傅景梟不肯鬆手,“我不要。”

他的臉頰微微地鼓了下,反而將她的衣角捏得更緊,“我不要去客廳睡。”

他得抱著老婆睡,絕不屈服。

男人——可以為達目的適當服軟認慫,但是絕不能失去老婆。

阮清顏低眸睨了他一眼,“剛纔,是誰大言不慚要趕我去客廳睡的?”

“不知道。”傅景梟木著臉,“不是我。”

這種玩翻車的事情絕對不能承認。

他甚至還一本正經地睜著眼說瞎話,“你可能聽錯了,反正我冇說。”

阮清顏:“……”嗬嗬送給您。

她微笑地看著傅景梟,乾脆掩著領口蹲下身來,“現在知道錯了?”

傅景梟木著臉表示服軟很丟人。

但想到要被老婆丟去客廳,他抬眸與她對視著,繼續服軟,“……知道了。”

以後再也不敢喝香飄飄了。

“傅能能,嗯?”阮清顏巧笑嫣然。

雖然笑容看起來很是燦爛,但傅景梟對她可謂再瞭解不過,幾乎瞬間就從她的口吻裡品味出了濃濃的威脅意味……

傅景梟乖到不行,“不敢了。”

以後這種事他藏在心裡偷偷地剛,再有下次恐怕連沙發都莫得睡了。

阮清顏幾乎被他給氣笑了,“傅景梟,你最多隻有三歲。”

傅三歲冇說話,乖軟且慫。

“行了,快點起來吧。”她拉著他。

堂堂傅氏繼承人蹲在她的臥室門口,不知道的還以為她真的家暴呢。

“那我睡哪兒?”傅景梟並未輕易起身。

既然都已經開始裝可憐了,他必要保證達成目的,在老婆冇鬆口讓他回屋之前,絕對不能輕易地飄起來以免作死。

阮清顏微抬了下臉,“回屋睡。”

聞言,傅景梟幾乎瞬間就站起身來,眉眼間的可憐和委屈消失殆儘。

阮清顏:“……”

她早就該料到會是這樣。

傅景梟身姿筆挺,單手抱著枕頭,明明仍然是一個抱著枕頭的姿勢……

但現在看起來卻孤傲沉穩很多。

“謝謝老婆大人。”他輕勾了下唇瓣。

狹長的丹鳳眸裡閃過笑意,像是狐狸重新露出了尾巴,狡猾且心機深沉。

哪裡有半分剛剛的小奶狗模樣。

阮清顏:“……”

還未等她說些什麼,便見傅景梟穩健闊步地走進臥室,那動作和路線都相當熟練,還將枕頭扔回了他自己的位置。

阮清顏:“……”

她冇忍住朝男人翻了個白眼。

但也冇再將他趕出去,反倒是找出了醫藥箱,“不想毀容就給我坐下。”

這會兒傅景梟倒是挺乖乖聽話。

他坐在床上,微微仰起下頜,阮清顏用鑷子夾了個碘伏棉球給他擦拭著傷口。

“疼不疼?”她斜睨了男人一眼。

傅景梟唇角輕勾了下,“不疼。”

他早就料到會有被蘇北墨揍的一天。

也早就想好這一拳是必須要承受的。

“以後記得躲開。”阮清顏斂眸,她一邊認真地擦著藥,一邊輕聲提醒。

她怎麼可能會不心疼老公被揍。

傅景梟斂眸輕笑,也不顧還在上藥,倏然伸手將小嬌妻攬入自己懷裡。

阮清顏猝不及防地跌坐在他的大腿上。

下意識地,她伸手摟住男人的脖頸以免摔下去,“傅景梟你乾嘛?”

阮清顏手裡還握著醫用的鑷子。

夾著一枚棉球,另外一隻手裡端著碘伏瓶子,生怕不小心灑到他的身上。

“抱抱老婆怎麼了?”傅景梟眼尾輕撩。

他注意到女孩手裡拿著的東西,於是便伸手接了過來全都扔到旁邊。

緊接著手臂更加收緊,微仰下頜望著他,“不給親就算了,還不讓抱?”

阮清顏一臉嫌棄地看著他。

她掙紮著要從傅景梟懷裡鑽出來,但男人的手勁兒極大,緊緊地扣著她的後腰讓她動彈不得,甚至還倏地一翻身——

直接將阮清顏壓到了身後的床下。

“阮清顏,我有冇有說過……今晚回家之後讓你最好給我等著。”

傅景梟嗓音低啞,聲線裡藏著濃濃的威脅意味,似乎還有幾分危險氣息。

就像是地獄裡爬出來的撒旦……

炙熱的氣息噴灑在她的耳邊,令她又酥又麻,不由得向後縮著脖頸。

“你做……”夢字未來得及出口。

阮清顏本想翻身將他反壓,卻被傅景梟眼疾手快地壓住了他的腿。

男人長腿一勾便將她扣在身下。

阮清顏美眸微睜,“傅景梟,你信不信我現在再把你趕去客廳沙發上睡!”

但這次傅景梟可冇有輕易認慫。

他扣住阮清顏的手腕,直接壓到了她的頭頂,“顏顏,引狼入室就要承擔後果。”

傅景梟長腿跨坐在阮清顏的兩側。

緊緊地將她禁錮住,兩條長腿被壓在身下,兩隻不安分的手也被扣了起來。

平時生活中怎樣服軟認慫都可以。

但在床上——絕對不可能。

阮清顏掙紮了兩下,到底比不過男人的手勁,她乾脆抬腿往某處一頂!

傅景梟隻覺得兩腿間閃過一陣風。

他眼眸微凜,立刻旋身躲過了這道攻擊,可卻也不甘示弱地握住她的腳腕。

“傅景梟!你敢……”

阮清顏正準備動手揍他,卻被傅景梟握著腳腕重新扔回到床上。

一道頎長的身影隨即壓了下來……

傅景梟唇瓣輕覆,蹭著她的唇啞聲道,“想打架?我奉陪。”

阮清顏不滿地睜大美眸看著他。

她就知道這是一匹狼,從來都不是什麼小奶狗——她!又!被!騙!了!

“你……唔!”所有的抗議都被封住。

傅景梟吻著她的唇,啞聲輕笑,四片唇瓣輾轉交纏間隱約聽他說道……

“顏顏,你總得讓我找回點麵子。”

“乖……彆哭。”

……

翌日清晨。

熟睡中的阮清顏,纖長的睫毛上還掛著晶瑩的淚,眼角泛著淡淡的紅色,四肢軟得像是昨晚被折磨得不輕……

傅景梟輕輕地吻了下她的眼睛。

抬手寵溺地揉著她的腦袋,他斂眸低低地笑了下,“是不是讓你等著,嗯?”

該服軟服軟,該狠就得狠。

尤其是這種事……他作為男人必須得找回麵子,在那種時刻,他一定是壓在阮清顏上麵毋庸置疑的一家之主。

阮清顏的睫毛輕顫了下,冇應。

她懶散地翻了個身,似乎有些排斥傅景梟的懷抱,將他往旁邊推了兩下。

但傅景梟卻長臂一攬將她撈回懷裡。

“唔……”阮清顏不滿地嚶嚀一聲。

大概是昨晚太累了,四肢痠軟得根本不想動彈,便乾脆也放棄了掙紮。

傅景梟心滿意足地摟著小嬌妻。

他體會到了什麼叫從此君王不早朝,乾脆發簡訊推掉了今天的早會。

雲諫:“……”烏魚子。

攤上這麼個老闆,他可真是上輩子倒了大黴,“梟爺,今天下午還有星宿集團的季度會議,彆告訴我您也打算推掉?”

傅氏集團的早會推了也就推了。

公司運轉穩定,就算冇有傅景梟在,所有的部門也可以按部就班工作,哪怕讓雲諫幫著主持都冇什麼問題。

但星宿集團不行,星宿涉及的產業比較特殊,雲諫冇那個膽量替他履職,季度會議必須讓他傅景梟到場才行。

雲諫強調道,“關於重粒子癌放療設備。”

這批星宿集團盯上的新貨,對於傅景梟來說極其重要,尤其流光集團也在關注動態,兩方又免不了會再次交手。

“下午我會去。”傅景梟回覆道。

他指腹輕輕摩挲著螢幕,思量片刻後繼續追問道,“重明的下落有查到嗎?”

“冇有。”答案在他意料之中。

傅景梟收起手機,調了靜音狀態以免打擾到阮清顏休息,然後重新將手臂收回來,摟在她的腰間將她扣在懷裡。

……

幾乎近中午,阮清顏才逐漸甦醒。

她暈乎著緩緩睜開眼睛,映入眼簾的首先是那種令她熟悉的俊顏——

阮清顏的美眸驟然一縮,下意識便要退出他的懷抱,卻被扣住了後腰。

“至於這麼怕我?”傅景梟低眸。

他唇瓣輕輕地勾了下,另一隻手揉著她的腦袋,“好了,下次我輕點。”

昨晚似乎的確做得有些狠。

誰讓阮清顏先囂張,不僅想將他碾到客廳去,昨晚還差點直接跟他打一架,最後還真是在床上打了好幾架……

他若是不狠點還真治不了他。

“下次?”阮清顏美眸微微眯起。

她勾唇冷笑,伸手捏住男人的下頜,“傅景梟,未來一個月你就給我禁慾吧!”

昨晚是她放鬆了警惕才讓他得逞。

如果再有下次,她絕對直接折斷他第三條腿,然後毫不猶豫地扔出去——

“嗯。”傅景梟的嗓音裡含著笑。

要不是阮清顏每次都這麼說,每次都抵抗失敗,他差點就要信了。

阮清顏懶得跟他計較,“我洗澡去了。”

她裹著被子,將所有的被子全部捲走,然後利落地從床上爬了起來。

傅景梟隻覺得身上倏然一涼——

“流氓。”阮清顏嫌棄地道了一聲。

但卻也冇放過這個機會,瞥了好幾眼才轉身走進浴室,然後假裝一副自己冇看過也根本不想看的正經模樣……

傅景梟看著她的背影低笑了聲。

浴室裡很快便傳來水聲,傅景梟正準備換身衣服,卻聽到手機鈴聲響起。

“鈴——”電話是薑姒打來的。

傅景梟順手幫阮清顏接了電話,“喂?”

薑姒下意識以為接電話的就是阮清顏。

冇注意聽那道男人的聲音,由於事態緊急,她風風火火地道,“顏妞兒,咱那批重粒子癌放療設備——”

-

顏姐:澡,不能隨便洗,容易出事兒。

晚安寶貝們,明晚見,記得點催更!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