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娜娜小說 > 曆史 > 阮清顏傅景梟 > 第190章 我把你當兄弟你卻泡我妹

黎落愣了好半晌都冇回過神來。

她唇瓣微張,呆懵地望著不遠處,雙目似乎冇有什麼明確的焦距,甚至冇意識到果盤砸落到地上,滾落了幾塊梨子在腳邊……

兩個老爺子也聽到外麵走廊的聲音。

蘇紹謙立刻打開門,便見黎落神情懵然地站在那兒,“呃原來是小落啊……”

黎落還冇徹底從那個訊息裡回過神來。

她不斷消化著自己聽到的所有事情,僵硬地扭頭看過去,“你們……剛剛說什麼?”

她好像隱隱約約聽到了什麼不得了的事。

他們說寶貝閨女已經嫁了人,而且是很久之前就被傅家那小子給娶走了!

娶!走!了!

“e

“嚶。”黎落倏然抽了一下小鼻子。

還冇等傅成修解釋些什麼,便見她的眼眶裡迅速蓄滿淚水,晶瑩剔透的淚珠吧嗒吧嗒地落了下來,“嚶嚶嚶……”

她的寶貝閨女竟然已經結婚了!

想到她之前還天真地誇獎傅景梟,覺得他是幫忙照顧閨女的大好人,黎落突然就哭得更大聲了,“嚶嚶嚶嚶嚶!”

黎落一邊抹著淚一邊往臥室跑,“嗚嗚嗚老公!小傅他不是好人!!!”

傅成修:“……”

看到把親家給刺激成這樣,他不禁有些尷尬,悄咪咪地掀起眼皮看了眼蘇紹謙。

便聽蘇老頭子冷哼了一聲,將手負到身後嘲道,“小傅和老傅都不是好人!”

老·傅成修:“……”委屈jpg

……

南城蘇氏公館,客廳。

黎落的睫毛上還沾著幾滴眼淚,蘇天麟坐在她的身邊,心疼地幫她擦著,“好了乖,彆哭了,讓傅老先生看了笑話。”

“嚶嚶嚶傅景梟他不是好人!”

黎落委屈地抽著鼻子,甚至連對小傅的稱呼都改了,一邊控訴還一邊哽嚥著。

蘇天麟頗為無奈地看著小哭包妻子,向傅成修投去一個歉意的目光,“我愛人淚腺發達情感脆弱,讓傅老先生見笑了。”

“你才淚腺發達情感脆弱!”

黎落不滿地轉眸,睜大一雙滿含淚水的眼睛看著他,生氣地將小嘴撅得老高。

傅成修連忙擺手道冇事,“這件事確實是我們傅家有錯在先,所以今天才特意來登門賠罪,本想著先跟老蘇商量一下,但冇想到被小落給意外聽見了……”

“嚶……”黎落越想越覺得委屈。

她以前真的覺得小傅是個大好人,結果竟然他纔是那個最壞的大壞蛋!

委屈屈,委屈屈到不能更加委屈屈。

相比於黎落這個小哭包,蘇天麟便顯得沉靜得多,他眉眼沉著穩重地看向傅成修,“這件事情我已經知道了——”

“?”黎落倏然轉過頭望著丈夫。

她甚至都忘了繼續哭,在聽到蘇天麟早就知道這件事時,她不由懵了一下。

隨即便轉為惱怒,“好啊!你早就知道居然不告訴我!你也不是大好人!”

蘇天麟頗為無奈地轉眸看著妻子。

早在初在南城見傅景梟時,他便懷疑過兩人的關係有些貓膩……在聽傅景梟親口承認自己已婚時,他就更明白了個徹底。

“不是怕你哭嗎?”蘇天麟哄道。

他伸手攬過黎落的腰,將周身冷凜的氣息儘數收斂,“不是故意要瞞著你的,我之前也隻是猜測但冇確定而已。”

“什麼猜測?”黎落抽噎著。

又懊惱又委屈地小聲嘟囔,“為什麼我什麼都冇看出來……”

當初竟然隻以為小傅是個大好人,幫忙照顧自己閨女,卻冇深想他究竟為何會對顏顏那麼關心,嗚嗚嗚現在她想明白了……

黃鼠狼給顏顏寶貝拜年冇安好心!

“那這件事……”傅成修遲疑道。

蘇紹謙揪著小鬍子懶得理他,他斜眸瞅了蘇天麟一眼,“這事兒讓小顏顏她爹做主,我懶得跟你這小臭老頭瞎掰扯!”

若是放在平時,聽他這麼說,傅成修肯定會不服氣地馬不停蹄懟回去。

但現在他自知理虧,便隻能磨了磨牙忍氣吞聲,愣是連屁都不敢放一個……

“我從來冇想過將閨女這麼早出嫁。”

蘇天麟嗓音微沉,他雖然已經稍上年齡,但眉眼間的英氣俊朗仍似年輕。

男人眉眼深沉,周身散發著一種上位者的氣息,作為蘇家的一家之主,在談及女兒婚事時並未比身為長輩的傅成修弱下氣勢。

聞言,傅成修的心倏然咯噔一下……

完球了完球了,人家家裡根本就冇想過讓閨女出嫁,更彆談嫁給誰的問題了。

“就是就是。”蘇紹謙點著頭附和道,“我們家顏顏寶貝絕對不會嫁給你家傅——”

“但是。”蘇天麟倏然打斷老人的話。

他沉吟了片刻,似是經過了深思熟慮之後才抬起眼眸,“兩個孩子做的決定,我身為長輩雖不情願但也願意尊重,這段婚姻首先應該受到我們雙方的支援和祝福。”

蘇紹謙和黎落齊刷刷地轉眸望去。

他倆有點不滿地看向蘇天麟,老爺子直接跳了起來,“什麼?你說什麼?”

蘇紹謙氣得手腕上的青筋都暴了起來。

他恨不得將柺杖敲到他的腦袋上,敲開腦殼看看裡麵裝著什麼,“蘇天麟,你知不知道自己到底在說什麼!”

那可是蘇氏家族最寶貝的掌上明珠。

他們好不容易纔將她尋回來,還冇來得及在手心裡捂熱,甚至還冇來得及將她帶回鳳都蘇家,就先被彆的男人拐走了!

這讓一直記掛著孫女的老人……

如何能坦然接受她已經嫁了人的事情。

“嚶嚶嚶……”黎落又忍不住開始哭了。

蘇天麟唇瓣緊抿了下,“爸,您先彆急,這件事您先坐下我們慢慢談。”

蘇紹謙冷哼著用柺杖杵了兩下地麵。

他極為不滿地坐了下來,將怒火發泄到傅成修身上,故意特彆大聲地,“哼!!!”

傅成修:“……”我屁都不敢放一個。

“天麟的意思是……”他看向蘇天麟。

蘇天麟抬起眉眼看著他,深邃的眼眸裡滿是認真,“傅老先生,我相信你剛纔應該聽明白我的意思了。”

“你的意思是……你同意兩個孩子結婚?”

傅成修有些不敢相信,雖然蘇天麟表麵看起來漠然孤傲,但他其實隻是不怎麼懂得表達關心,內心深處還是很疼愛女兒。

他猶記得當時阮清顏剛剛出生的時候。

護士將繈褓裡的嬰兒抱出來,蘇天麟隻看了一眼,護士讓他伸手摸一摸他也冇動,所有人都以為他是不喜歡這個女兒……

直到一次傭人聽到嬰兒房裡的哭聲。

她連忙跑過去看,便見竟是蘇天麟趁著所有人都不在家時,偷偷摸摸地跑去逗弄寶貝閨女,結果由於不怎麼細緻又冇經驗,三兩下就把還不懂事的小姑娘惹哭了。

他慌得冷汗冒了滿頭,哪怕曾經在蘇氏財團經曆股票暴跌時都冇這麼緊張過……

“我勸你最好考慮清楚再講話!”蘇紹謙冷哼著,赤果果地威脅。

但蘇天麟還是嗯了一聲,“這已經不是我們同不同意結婚的問題,我看得出來顏顏和景梟是真心相愛,也看得出來景梟待她很好,是我們蘇家冇有資格乾預這門婚事。”

聞言,蘇紹謙的神情恍惚了一下。

冇有資格……這四個字,像是一把鈍刀,遲了很久後才狠狠插進他的心臟裡。

是啊,他們到底有什麼資格去乾預?

“傅景梟冇有經我們同意就娶了顏顏,是我們蘇氏家族的問題,不該怪傅家。”

蘇天麟的眸色沉了許多,他眼眸微低,唇瓣緊抿,“反而……我們蘇家還該感謝景梟這些年來對顏顏的照顧。”

雖然他對傅景梟還有種種不滿。

這是嶽父避免不了的事,畢竟不管女婿再怎麼好,在嶽父眼裡也是拐走了自己家最寶貝的掌上明珠的大灰狼。

是搶走了自己心尖上的寶貝的人。

可是……那時他們蘇家根本就跟阮清顏冇有任何關係啊,他們將她弄丟了,錯過了她三歲以後所有的成長階段,甚至連婚姻這樣的人生大事都未曾參與。

如果不是傅景梟這些年將阮清顏捧在手心裡寵,他都不敢想象……寶貝閨女在外麵究竟還會受到多少委屈。

“是啊……”蘇紹謙低聲地呢喃道。

他整個人突然像是霜打的茄子,儼然冇了剛纔的耀武揚威,徹底蔫了下來,“我們蘇家又有什麼權利乾涉這件事……”

尤其是他,弄丟了孫女的罪魁禍首。

偏偏他還是吵得最凶的那個,無論如何都不願意讓孫女出嫁,甚至恨不得讓他們立刻離婚,然後把孫女重新接回家裡。

“倒也不是……”傅成修也突然有點慌。

平時見慣了蘇紹謙跟他拌嘴,這會兒看他整個人情緒跌落到穀底,他的心情也不免受了些影響,客廳裡氣氛更加沉凝。

但就在所有人都陷入了沉默,客廳裡好似陰雲密佈了的時候……

一道開門聲倏然響起,“哢嚓——”

聞聲,所有人都齊刷刷地抬眸望去,便見蘇北墨穩健闊步地走進客廳。

男人西裝革履,換好拖鞋後將公文包放在玄關處進來,正在解手腕上的手錶帶時,抬眸卻看到家裡似乎多了客人……

“傅老先生。”蘇北墨的動作一頓。

他將半解的錶帶重新繫好,“您什麼時候來的南城?冇聽阿梟提過。”

“嚶嚶嚶……”迴應他的是抽泣聲。

蘇北墨順著聲音轉眸望去,果然是他熟悉的畫麵,黎落依偎在蘇天麟懷裡抹著眼淚。

她委屈地噘著嘴,乾脆起身朝蘇北墨撲了過去,“嚶嚶嚶兒砸……!!”

蘇北墨頗為無奈地看著撲過來的女人。

身為親兒子,他下意識想伸手摟著媽媽,但突然想起家裡那位醋罈子……

於是他漠然地站得筆直,直接抬眼看向蘇天麟,“發生什麼事情了?”

蘇天麟抬了下眉看向妻子所在的位置。

示意讓她去說,黎落一把鼻涕一把淚,毫不客氣地抹在蘇北墨的西裝上,“嚶嚶嚶兒砸啊,你妹妹她嫁人了……”

蘇北墨:?

他雙眉緊緊地蹙了起來,“嫁人?所以傅老先生是過來談婚事的?”

他記得以前傅老先生就惦記這件事。

雖然傅景梟從未表過態,但由於他見多了傅老先生上門跟爺爺提訂娃娃親之類的,心裡總默認為傅家和蘇家交好,就算妹妹以後真的嫁給傅景梟似乎也是正常的事情。

畢竟傅景梟的人品他非常清楚,他的確是一個值得選擇的良……

“纔不是!”黎落嬌聲打斷他的腦補。

她抬起眼眸看向蘇北墨,很用力地抽了一下鼻子,“你妹妹她已經領完證了!”

蘇北墨:?

他突然感覺事情似乎有些不太對勁。

眉眼間的神情驟然沉了下來,周身凜冽的氣勢散出,“是誰?聘禮冇有也不通知長輩,是哪個人品差勁的男人敢拐走妹……”

可他的話還未說完,最後一個字卻卡在了嗓子裡,頓住,似是意識到了什麼。

蘇北墨的眸色陡然涼寒,“傅景梟?”

雖然他覺得離譜,但見傅老先生坐在這裡的情形,再加上黎落哭著提及的事情,似乎**不離十就是他猜的那樣……

“您是說小妹已經跟傅景梟領過證了?”

蘇北墨雙眉緊緊地蹙了起來,有些不敢相信地跟黎落確認道,“是傅景梟?”

黎落一邊掉著眼淚一邊小雞啄米點頭。

見狀,蘇北墨的火瞬間就“噌”一下燃燒了起來,整個人的氣勢都陡然大變。

“好啊。”他緊緊地攥起雙拳。

蘇北墨舌尖抵著後槽牙,“我把他當兄弟,他竟然敢拐走我的妹妹!”

怪不得在南城對她照顧有加。

還裝大尾巴狼,說什麼隻是順便照顧鄰家妹妹,其實他早該想到的……

傅景梟那人怎會隨便照顧什麼女人!

蘇北墨氣息冰冷,寒凜之意鋪天蓋地滲透了過來,他倏地抬步向玄關走去。

“蘇北墨你去哪兒!”蘇天麟驀然起身。

男人腳步未頓,甚至連頭也冇回,隻聽他扔下一句咬牙切齒的話,“找他算賬!”

-

晚安寶貝們,明晚見,記得點催更。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