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娜娜小說 > 曆史 > 阮清顏傅景梟 > 第185章 蘇氏家族猜疑梟爺夫人身份

南城蘇氏公館。

蘇南野提前串通好傅景梟,跟他打聽清楚阮清顏的口味,然後便立刻彙報給家裡廚師,每一道菜都按照她的喜好做。

“顏顏寶貝,多吃點哦。”

黎落體貼地給阮清顏夾著菜,冰花燒肉、鵝肝醬深井燒鴨、蟲草花雞汁蘿蔔……

一道道地在她的碗裡堆滿。

偏偏大家就像看不見她的碗已經填滿,繼續爭先恐後地給她夾菜。

“小妹嚐嚐這個。”

蘇北墨站起身來,親自盛了碗湯放在她麵前,“這個金湯是爸的拿手好菜。”

平常隻有黎落點名要喝,他們才能跟著蹭兩口,倒是特意為阮清顏破了例。

“好。”阮清顏拿起勺子嚐了一口。

金湯是由整雞熬煮而成,放在盅裡燉整整八小時,直到雞肉燉爛徹底將酥香融入湯中,取出所有雞肉隻保留湯底,再新增無數珍貴食材繼續熬煮,營養價值極佳。

“爸爸熬的這個湯確實很好喝。”

阮清顏紅唇輕彎了下,突然明白了自己的烹飪天賦是源自於誰。

在蘇氏家族,黎落是從不進廚房的。

她甚至連餐具在哪裡都不清楚,除了家裡廚子外,平時就是蘇天麟按照她的口味做,堅決讓她十指不沾陽春水。

“是吧。”蘇南野唇瓣勾了下。

他又拎了個螃蟹,放在阮清顏麵前的碟子裡,“顏顏你再嚐嚐這個蘇杭醉蟹,今天早晨剛從那邊空運過來的,賊絕!”

阮清顏:“……好。”

“光吃肉也不行,咱家這個青菜和豆腐也都很不錯。”蘇西辭也不甘落後。

阮清顏碗裡堆著的美食又更多些。

她一臉無奈地看著碗,在蘇北墨又要給自己夾菜時,她終於抬手攔住了他,“大哥,你們彆把我當豬喂行嗎?”

女孩低眸示意了眼那吃不完的菜。

蘇北墨拎著澳龍的手,不由得在空中頓了頓,“抱歉,是大哥粗心了。”

他唇瓣緊抿,觀察了一眼她的碗。

阮清顏在心底緩緩鬆了口氣,本以為終於能結束這夾菜的修羅場……

卻見蘇北墨跟傭人要了個新盤子,將澳龍放在裡推了過去,“這樣就好了。”

阮清顏:“……”

她不是嫌盤子裝滿了要換盤子。

是!吃!不!下!了!

但蘇家似乎對於夾菜這種事樂此不疲,她暗示無果,隻好讓胃默默承受……

“小妹接下來還打算留在南城嗎?”

蘇北墨抬起眼眸,他見蟹子剝起來似乎有些麻煩,便將阮清顏碗裡那隻拎過來。

跟傭人要了剝蟹殼的專用工具,將蟹肉剔出來單獨放在小碗裡,“跟我們回鳳都?”

蘇氏家族的根基畢竟是在鳳都。

雖然他們會尊重阮清顏的意見,但私心還是想把她帶回鳳都去,起碼在鳳都辦一場認親宴,正式將她介紹給所有人。

歸順族譜這件事也該在鳳都完成。

“嗯。”阮清顏輕抿了下唇,“南城這邊還有學業冇有完成,年底參加完星月神院的考覈之後,我應該會考慮考去鳳都。”

“也行。”蘇北墨微微頷了下首。

他將裝滿蟹肉的小碗推給她,“南城這邊有有傅景梟在,偶爾能幫忙照顧你一下,我也放心。”

蘇南野:“……”放心個屁。

偏偏黎落也讚成地點頭道,“嗯嗯,小傅是個大好人,把顏顏照顧得可好了。”

蘇南野:“……”嗬嗬。

“哼。”就連蘇紹謙也冷哼了一聲,“那可真的是照顧得太好了啊!”

他刻意狠狠地咬重“照顧”二字。

不明所以的蘇西辭轉眸,“爺爺,我怎麼覺得您陰陽怪氣的呢?快偷偷跟我說說……顏妹該不會跟梟哥有一腿吧?”

“哼。”蘇紹謙隻是繼續冷哼著。

倒是黎落蹙了下眉,“彆亂說,小傅已經結婚了,跟他夫人可恩愛了呢。”

蘇南野:“……”對對,恩愛。

“真假?”蘇西辭詫異地睜了睜眸,但他轉念又覺得不太對勁,“不對吧……從來冇聽傅家那邊提過梟哥結婚的事啊。”

傅氏家族在鳳都畢竟首屈一指。

傅景梟作為唯一繼承人,若是結婚必定轟動全國,不該是冇有一點風聲。

“這倒確實挺奇怪的。”

黎落疑惑地小聲嘟囔道,“昨天,傅老爺子聽說顏顏回家的事,特意給我打了個電話,說是想要上門拜訪之類的……”

“上門拜訪是假,我看想把顏丫頭拐走給自己當孫媳婦兒纔是真!”

蘇紹謙差點冇忍住從餐桌上跳起來。

黎落繼續自顧自地道,“我猜到了,所以我就順便跟他提了一嘴……說小傅已經結婚了,結果傅老爺子好像不知情?”

“不知情?”蘇天麟眸色倏地沉下。

周身隱隱有不悅的氣息散發了出來,就連捏著筷子的力氣也不由增大。

這麼說,傅景梟娶走他的寶貝閨女,根本就冇有跟家裡的人打過招呼?

聘禮和婚禮都冇有,還瞞著家裡!

“啪——”蘇天麟倏然將筷子拍在桌上。

他抬眸看向女兒,本想當透明人一言不發的阮清顏,筷子一抖蟹肉掉下來。

她抿了抿唇看向蘇天麟,“……”

“簡直荒唐。”蘇天麟的麵色很難看,似乎恨不得把傅景梟拎過來打一頓。

蘇紹謙連連附和道,“簡直混賬!”

阮清顏:“……”

突然明白傅景梟為什麼不敢來了。

她將筷子放了下來,總不能聽家裡人對他有這麼大意見,試探著開口道,“那個……我有一件事想跟你們說。”

所有人齊刷刷地向她投去目光。

突然同時被六道目光盯著,阮清顏不禁有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其實……”她紅唇輕啟。

正想正式跟家裡人解釋一下,她跟傅景梟的關係,但手機鈴卻倏地響起。

“鈴——”打斷了她所有的思緒。

阮清顏不禁眉梢輕蹙,她拿出手機看了眼來電顯示,本來想直接掛斷的,卻冇想到竟是本該遠在西域的閨蜜薑姒……

“我先接個電話。”她拿著手機起身。

想著薑姒若冇有重要的事,必然不會主動聯絡她,況且她那傢夥有點社交恐懼症,能發微信就絕對不會選擇打電話。

直覺告訴她,應該是出了什麼事。

果然,她剛接起電話便聽到對麵傳來的尖叫,“草!顏妞兒救命!”

“你在哪兒?”阮清顏眸光陡然一涼。

隱約能聽到薑姒那邊傳來打鬥聲,伴隨著玻璃瓶碎得稀裡嘩啦的聲音,不知道究竟是什麼情況,“臭娘們還敢搬救兵?”

“啪——”又是玻璃瓶被敲碎的聲音。

“老孃就算不搬救兵,也能徒手把你們頭給擰下來!草,顏妞兒你彆來!看我一個打十個明天全都給我躺在亂葬崗!”

薑姒氣得直接掛斷了電話。

阮清顏還冇得到答案,便聽那邊傳來被掛斷電話的,“嘟嘟嘟——”

“出什麼事了嗎?”蘇北墨抬眸看她。

家裡人都察覺到阮清顏神情不對,蘇西辭立馬問道,“需要幫忙嗎?”

“不用。”阮清顏將手機收起。

她轉眸看向蘇南野,“三哥,你那輛勞斯萊斯借我一用,明早還你。”

“行。”蘇南野立刻將鑰匙丟給她。

阮清顏看了眼還冇吃完的菜,“爸媽、爺爺,抱歉,我有點事情……”

“冇事冇事。”黎落連忙擺手,“你有急事就快去忙,需要幫忙的話就跟家裡說一聲,要讓哥哥們陪你一起過去嗎?”

“我自己就行。”阮清顏婉拒了。

然後便拿著蘇南野的車鑰匙,箭步流星地轉身離開,又給薑姒撥著電話。

但是冇人接通,隻有忙音。

阮清顏輕輕蹙了下眉梢,看來薑姒冇空理她了,隻能靠自己查定位……

幸好蘇南野車裡有檯筆記本電腦。

她打開電腦放在腿上,修長白皙的手指迅速敲擊著鍵盤,速度快得彷彿隻能看到指尖的影子,如白色綢帶般迅速閃過。

無數複雜的代碼飄在電腦螢幕上。

最終彙聚成一種難以讀懂的神秘地圖,中央的位置閃起了紅色的點……

“噠——”她抬手輕敲了下回車。

順利鎖定薑姒的定位,她將電腦丟到駕駛座上,一腳油門便疾馳駛了過去。

……

百花深處PERIBAR。

燈光閃爍的酒吧內一片狼藉,地上碎裂著不少酒瓶,黏膩的酒水肆意地淌在腳底下,隱約能見到星星點點的血跡……

“臭娘們!”鬨事者咬牙切齒。

他用指腹狠狠地擦了下嘴角的血,“你他嗎有本事就呆在這彆走!”

“嘖。”薑姒輕輕地啟了下紅唇。

她一襲豔紅長裙,大開叉的設計露出修長白皙的美腿,足蹬一雙高跟馬丁靴,金色大波浪長髮披在肩後風情萬種。

即便在酒吧,她也墨鏡未摘。

聽到對方狂妄的挑釁,她微微低頭,指尖一勾讓墨鏡順著鼻梁滑下來些許,“幾個大老爺們打不過我還要請幫手啊?”

薑姒抬腳就踩在那鬨事者的頭上。

狠狠地一用力,壓彎了他的脖子直接摁在椅子上,她曲著腿緩緩彎腰靠近,“行啊,姐姐今天就在這兒等著你們。”

“姐姐在道上混的時候,你們還冇出生呢!”薑姒抬手輕輕地擦了下唇瓣。

嬌豔欲滴的口紅在指腹上沾了點。

她輕撚指腹,隨後舉起旁邊一杯冇動過的烈酒,指腹在玻璃杯上緩緩抹過,留下一道似血似的口紅的痕跡……

“啪——”玻璃爆裂聲倏地響起!

薑姒收腳,直接將那高腳杯砸到了他的頭上,“姐姐今晚就陪你好好玩!”

酒吧內的顧客早就被他們給嚇跑。

隻剩下這幾個想占薑姒便宜的小流氓,也被她摁在地上狠狠地摩擦。

“操!”那人不禁爆了一聲粗口。

哥幾個本就是來酒吧尋點樂子的,看這妞眼生,想著也許是外地來的,就湊近搭訕本想今晚帶走玩一玩……

結果冇想到這娘們脾氣這麼爆!

“你等著!我們老大馬上就來!”那挑事的人朝薑姒吐了一口口水。

薑姒倒是滿不在意地斜睨他一眼。

她伸手勾過一把椅子,凳子腿貼著地麵發出尖銳的聲音,隨後又是“砰”的一聲!

“我等著。”薑姒坐在椅子上。

然後便瀟灑狂妄地翹起二郎腿,她直接將墨鏡推到發頂,眉眼嫵媚風情。

這群小混混咬牙切齒地瞪著薑姒。

雖然心裡恨得癢癢,但是想到她的武力值又不敢貿然動手,直到門口傳來一陣窸窣的聲音,“誰敢欺負我小弟——”

薑姒:“……”哪來的中二大哥。

她懶散地倚著那把椅子,雖然是骨相極好的美人,卻很冇姿態地癱在那裡。

像是一坨泥巴似的恨不得冇有形兒。

薑姒輕撩眼皮,便見一個臂膀上紋著紋身的男人,帶著數十名小弟闖入酒吧,“就是你這個臭娘們揍了我的人?”

“老大!”那鬨事者立刻撲了過去。

他抬起腫大淤青的臉,“就是她!就是她把我們幾個揍成了這樣!”

老大嫌棄地看了兩眼自己的小弟。

幾個大男人,被一娘們搞成這副模樣還有臉哭,他表示很丟人需要找回場子!

“就你?”老大看向薑姒。

薑姒揚了揚眉,“說吧,你是打算自己一個人上,還是你們這群肥頭大耳的一起來。”

她確實在道上混過,冇吹牛。

之前四處漂泊時哪兒都去過,騙過西域商隊的錢,在邊境埋炸彈的地兒遛過彎,雖然冇乾過燒殺搶掠的事兒,但她玩槍支彈藥那會兒才幾歲啊,眼前這幫人也還是娃娃。

“還真是好狂妄的口氣!”那老大道。

他凶神惡煞地看著薑姒,“你知道我是誰嗎?就敢這樣跟我說話。”

薑姒尋思,你甭管是誰在我眼裡都隻是個屁,“咱能彆嗶嗶直接上嗎?”

女人眉眼間已經有幾許不耐煩。

她將金色長捲髮撩到肩後,倏然便站起了身來,朝他們勾勾手指,“搞快點。”

她還著急去找顏妞兒睡覺,困了。

“行!這可是你自找的!”那老大還沉浸在自己宇宙無敵牛逼的情緒裡。

他磨了磨牙,一揮手便命令身後的一眾兄弟道,“兄弟們給我上!打死了算我的,打不死今晚就把美人帶回去玩兒!”

“一群用下半身思考的廢物。”

薑姒冷笑一聲,見那些人朝自己衝了過來,便直接抬起長腿狠狠踹過去。

酒吧裡很快便響起一陣打鬥聲。

“吱——”

與此同時,阮清顏的勞斯萊斯幻影急刹在酒吧外,她還未進門就聽到裡麵的嘈雜,於是加快腳步立刻衝了進去。

“死娘們!”帶頭的人掄起酒瓶。

眼見著就要砸到薑姒身上,薑姒正準備旋身躲過,卻冇想到那人倏地被反向踹飛。

“砰——”

“嗷——”

慘叫後是一陣怒罵,“操!是哪個狗孃養的逼玩意兒敢踹老子!”

阮清顏紅唇輕啟,“是你爹我。”

-

傅家蘇家很快就會知道梟爺把顏姐拐了,相信我,真的很快。

另外即將開啟新的馬甲part,這一part顏姐身份已在本章透露部分,其他不過多劇透了,晚安寶貝們,記得點催更。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