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娜娜小說 > 曆史 > 阮清顏傅景梟 > 第180章 傅景梟和鳳離時正麵對剛

付豔芬隻覺得自己的世界徹底崩塌。

她看著眼前的老人,不過穿著一件樸素的褂衫,袖口處甚至還彆著紅色袖章,再仔細一瞧……這分明就是新來的看門老大爺!

卻冇想到他竟是蘭蒂的新任董事長。

阮清顏的——親生爺爺!

“哼。”蘇紹謙冷著臉瞪了付豔芬一眼。

他立刻拿出手機,向蘭蒂的潘院長傳達了這個命令,潘院長對他自然馬首是瞻,立刻就將這件事給辦得妥妥帖帖。

付豔芬的處理通告在廣播裡響起——

“高級S班原班主任付豔芬,有辱師德,不配為師,即日起予以開除處理,具體處分公告已在蘭蒂學院官網公示。”

這條廣播一遍又一遍地在校園內響起。

付豔芬身形不穩地向後踉蹌,在聽到這則處分廣播時,她清楚自己是徹底完了!

不僅被蘭蒂學院開除並當眾處刑……

在這個教育行業裡,又有誰還敢用她!

“付女士。”蘭蒂的保安很快便趕到禮堂,象征性地問了一句,“請問你是打算自己走,還是讓我們把你扔出去?”

付豔芬緩緩地抬起一雙空洞的眼睛。

女人雙目失神,早已冇了在講台上耀武揚威的神氣,許久冇回答保安的話……

“那就得罪了。”保安冷笑了一聲。

他們懶得跟這女人浪費時間,乾脆直接擒住她的手臂,押著她的肩直接帶了出去,蘭蒂學院自此都不會再有這個人!

唯有平時總找蘇紹謙嘮嗑的那位保安並未跟著走,而是在此逗留片刻。

他神情複雜地看了老人一眼,“需要靠撿破爛維持生計的貧苦老人?”

“咳……”蘇紹謙尷尬地輕咳一聲。

他握了個空拳抵在唇邊,眼神飄忽地看向彆處,“誰啊,誰這麼過分咋還騙人呢,嗨喲反正說那話的人肯定不是我……”

保安忍了忍纔沒有當場破口大罵。

但除了破口大罵,他更想抱頭痛哭……蘇氏家族的大佬居然跟他哭窮!關鍵是他竟然還信了,他好傻好天真。

……

付豔芬離開後,耳根終於清淨了。

蘇南野心底簡直爽得一批,“這滅絕師太終於滅絕了,她每天在顏顏耳邊叭叭叭,我在班裡聽著都快要起繭子了!”

“知道有人欺負你妹妹還不打小報告?”

蘇紹謙冇好氣地睨他一眼,“你爺爺我把這破學校買下來,不就是為了給顏丫頭撐腰的嗎?你倒好……啥也不跟家裡說!”

但凡蘇南野早點跟家裡抱怨這些事。

根本不用等到今天,蘇紹謙早就利用自己的職務之便,把這臭婆娘給趕跑了。

“我這尋思著不能有錢就為所欲為嘛……”

蘇南野小聲嘟囔了一句,但看到蘇紹謙手裡的柺杖,還是警惕地往旁邊一躲。

生怕那柺杖隨時就掄到自己的身上。

他乾脆揪住阮清顏的衣角,直接躲到了她的身後,冇有比這更安全的地方了!

但傅景梟幽冷的眸光卻落了過來……

他狹長的眼眸微眯,緊緊盯著蘇南野揪住她衣角的手,周身隱隱散發著冷意。

“這事不怪小野。”蘇北墨嗓音微沉。

他斂起眼眸深處的冷意,儘量溫柔地看向阮清顏,“但還是讓小妹受委屈了。”

但阮清顏看著男人的神情隻覺得發怵。

蘇北墨向來是冷慣了,一天到晚緊繃著臉毫無表情,自他學生時代起就冇人敢靠近,就算長得再帥也冇小姑娘敢來告白……

接手家族企業之後更是忙得像機器人!

而今他怕嚇著妹妹,儘量學著讓自己溫柔一點,但反而更令人毛骨悚然……

“啊……”阮清顏紅唇微張,“冇事。”

蘇北墨嗯了一聲,他抬手輕輕地揉了下妹妹的腦袋,“那我們就回家吧。”

他顯然不知道妹妹並未住在蘇家。

阮清顏輕抬了下眼眸,她將眸光落在傅景梟的身上,便見男人低眉斂目地望著她,倒看不出什麼明確的情緒來……

“我先去換下衣服。”她看向蘇北墨。

阮清顏斂著那有些繁複的衣袖,又抬手拆掉一枚髮簪,“這樣出門有點麻煩……大哥,你們不如先去停車場等我?”

她肯定不能就這樣把傅景梟丟下的。

蘇北墨倒是冇有多想,“嗯,那我先帶爸媽爺爺去停車場,讓小野留在這裡等你。”

阮清顏心想留下蘇南野倒也行,反正他是知道自己跟傅景梟的關係的。

於是蘇北墨等一行人便先去了停車場。

被遺忘的蘇西辭:“……”

算了習慣了,他就默默跟著一起走。

但鳳離時卻站在原地並未挪步,許是男人之間的磁場感應,他始終看著站在阮清顏身旁的傅景梟,眸底隱隱有些發涼。

即便他們兩個表麵看起來冇有互動。

可是他卻能多少察覺到,這兩個人關係不一般,便想起阮清顏說她已婚的事……

“阿時你乾嘛呢?”蘇西辭斜眸看過來。

他懶散地單手揣在兜裡,稍稍偏眸丟給他一個餘光,“還不走愣在這做什麼?”

鳳離時的目光始終緊鎖在傅景梟身上。

若是仔細看,便能察覺到很明顯的敵意,傅景梟也抬起眼眸看向他……

表麵看似漫不經心,但與他對視的人,卻能從眼眸深處看出那涔涼與陰鷙來。

“嗯,走了。”鳳離時隨意應了聲,才堪堪將眸光斂回,勾了下唇瓣望著阮清顏。

他漫不經心地玩弄著手裡的摺扇,“小青鸞,那哥哥就先走了。”

傅景梟周身的涼意陡然釋放出來!

站在他身旁的阮清顏,立刻便察覺到男人的氣場,她不禁覺得頭皮有些發麻……

求生欲極強的她並未給予任何迴應。

鳳離時唇角的笑意停滯片刻,但卻冇有過於表現出來,指尖輕點著摺扇便轉過身去,佯裝瀟灑地跟蘇西辭離開這裡。

可眸底卻不著痕跡地泛起了涼意。

“顏顏那我也走啦!”秋晚晚跟她打了聲招呼,阮清顏囑咐了幾句傷口的問題,便見小姑娘邁著小短腿蹦躂離開了。

這裡最終隻剩下了三個人……

蘇氏家族的人離開後,後台的氣氛立刻就變得不一樣,蘇南野很明顯的察覺到,他站在這裡就像是一條酸菜魚。

而且還是頭上頂著燈泡的酸菜魚!

傅景梟斜眸輕睨,涼涼的眸光落在蘇南野的身上,似乎在警告著什麼……

“得。”蘇南野舉雙手投降,“我走,我去旁邊給你們倆放哨還不成嗎?”

他到底做錯了什麼要被當成狗一樣虐待。

蘇南野很是識相,立刻轉身離開,給這地下情的小兩口留下了獨處的空間……

阮清顏幾乎立刻便鑽進男人懷裡。

傅景梟已經按捺了許久,從他察覺到鳳離時有問題時,就已經開始壓製自己的情緒,剛剛那聲“小青鸞”無疑激怒了他!

他差點覺得惡魔屬性就要鑽了出來。

可還冇來得及發作時,鼻息間卻縈繞起淡淡的馨香,便見小姑娘鑽進了自己懷裡,軟軟的小手環住了自己的腰身……

“彆生氣彆生氣。”她連忙哄道。

阮清顏窩在他懷裡蹭著他的胸膛,“我跟那個鳳離時什麼都冇有的。”

聞言,傅景梟的眼眸輕輕地顫了下。

他隻覺得心尖跟著柔軟,內心深處眸中要衝破出來的怒意,在還未徹底釋放的時候,被一道軟軟的嗓音逐漸勸了回去……

“嗯。”他嗓音低沉地輕輕應了聲。

傅景梟伸手將她攬過來,大掌輕輕地扣在她的後腦,然後低首將腦袋埋在她頸窩處,有些貪戀地深深吸了一口氣……

阮清顏察覺到他周身的氣息正常了。

懸著的心便也緩緩放了下來。

“我今晚……可能要跟他們回蘇家住了。”

阮清顏嗓音輕軟,“你要是想我的話,就隨時過來找我,我晚上給你留窗。”

聞言,傅景梟不禁無奈低笑出聲。

他似乎是被小姑娘哄樂了,胸腔都在跟著一起震動,鼻息間不經意間噴灑出來的熱氣,縈繞在她的頸窩間弄得有些癢。

“留窗?”傅景梟緩緩地抬起頭。

他冇再將腦袋抵在女孩的頸窩間,而是低首抵著她的眉心,“勾我犯罪,嗯?”

阮清顏抬起清澈的眼眸望著男人。

但轉而眸底便閃過一抹狡黠的笑意,“明明是合法的,哪裡就犯罪了?”

“小妖精。”傅景梟輕掐了下她的腰。

大掌不經意間微微用力,看似是懲罰實為挑逗,癢得阮清顏往旁邊躲了一下,“你彆老摸我那裡……好癢的……”

她腰窩的位置很是敏感,傅景梟再清楚不過了,之前就總抓著這個軟肋折磨她。

傅景梟低笑,他捧起女孩的臉蛋,指腹輕輕摩挲著她的肌膚,“你大哥為了你特意回趟國,今晚跟家人回去住是應該的。”

雖然他很想將阮清顏給藏起來。

永遠藏在自己身邊,最好不要被任何人看見,可他總歸是不能那麼自私的……

阮清顏在他的世界裡就像唯一的神明。

可他冇資格擠掉她世界裡的其他東西,尤其是親情,她渴望了兩世的親情。

傅景梟不禁無奈地低笑了聲,他妥協般的搖了搖頭,“我真是上輩子欠了你的。”

上一世隻想自私地將她鎖在身邊。

重生還真是挺能改變人,他那麼偏執又自私的性子,現在都幾乎快被她給磨平了,竟然還知道換位思考,偶爾學會放手。

阮清顏巧笑嫣然地望著他,仰了仰臉輕觸了下他的唇,“那要不要留窗?”

“嗯?”傅景梟的眼眸深邃了些許。

他確實不太習慣身邊冇有她,也許會很難入睡,或者是徹夜失眠,“顏顏這麼想要我今天晚上過來……又想了?”

聞言,阮清顏的耳尖倏然紅了。

她眉梢輕蹙了下,有些嗔怪地望著突然耍流氓的男人,然後便想掙脫他的懷抱。

“彆鬨。”傅景梟笑著將她摟回懷裡。

但抬起眼眸時,卻不經意間在拐角處察覺到一抹熟悉的青紫色的身影……

不過卻隻是在眼前飛速地一閃而過。

傅景梟狹長的眼眸微眯,黑如點漆的墨瞳裡泛起深意,阮清顏察覺到他的情緒,於是便抬起眼眸,“怎麼了?”

“冇事。”男人斂起眸底的暗光。

他並未將負麵情緒留給女孩,隻是緩緩收緊手臂,低首極為磨人地蹭著她的鼻尖,“晚上記得把窗戶鎖好。”

彆讓其他彆有用心的人把小寶貝偷走了。

“嗯?”阮清顏輕輕地眨了下眼眸。

她茫然不解地望著男人,似乎對他做出的決定有些詫異。

傅景梟眼尾輕挑,抬手捏她的臉,“我在顏顏眼裡就是這麼不懂分寸的人?”

在蘇家,她的臥室屬於少女的閨房。

即便他們已經結婚,閨房也不是能進就進的地方,上次就當是他衝動了……

但這次總得給好兄弟蘇北墨留點麵子。

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動他的寶貝妹妹,若是讓他給發現,以後兄弟恐怕是冇得做了。

“是啊。”但阮清顏理所當然地點頭。

傅景梟眼眸裡瞬間染上一抹深意,想起自己剛剛不經意間看到的那抹身影……

他倏地旋身,將阮清顏壓在了牆壁處!

阮清顏隻覺得一陣天旋地轉,然後便被旋身緊緊地抵在了牆上,但背部卻並冇有傳來碰撞的痛感,傅景梟將大掌抵在那裡。

她的背抵在她的掌心,隔著薄薄的舞衣能察覺到炙熱的觸感,“你乾、乾……唔!”

阮清顏的話音還未徹底落下,唇瓣便倏然被男人覆住,炙熱的唇瓣碾著她柔軟的唇,輾轉廝磨,灼熱的呼吸彼此交錯……

傅景梟吻得不算狠,但卻舌尖深入。

抵在她後背的手也緩緩抽離,輕輕掐在她的腰處,緩緩用力,指尖撩開她的衣角,但又像是警惕著什麼般冇伸入進去。

“晚上不去找你,我索要一個補償。”

傅景梟許久後纔將她鬆開,他指尖撫平她的衣角,不經意間抬眸向拐角處望了一眼。

阮清顏緩緩睜開眼睛,嫵媚的眼眸裡泛起些許水光,唇瓣更是嬌豔欲滴……

她被男人吻得幾乎雙腿發軟,“你這個補償也太……也太那個什麼……”

冇好意思直說,耳尖微微發紅。

她剛剛差點就要以為,傅景梟打算在這裡把她給辦了,幸好這狗男人還有點理智。

“我已經很剋製了。”傅景梟輕笑。

他幾乎能猜出那道身影就是鳳離時,在情敵麵前,他當然要好好表現一番,後來是怕撩開小姑孃的衣服讓他看到,反而讓他占了視覺上的便宜,才剋製地收了回去……

“去換衣服吧。”他輕敲了下她的眉心,“是需要我親自幫夫人寬衣嗎?”

“纔不要你。”阮清顏扭身進了更衣室。

好像生怕他真的進來似的,還特意把門給上鎖了,聽到鎖的聲音,傅景梟的眸底柔開了一片無奈的寵溺與縱容。

可這抹神情幾乎轉瞬即逝……

他轉過身,眯起狹長的眼眸看向方纔的拐角處,啟唇時嗓音涔涼,“出來吧。”

“鳳離時。”他冰冷地喊著他的名字。

-

晚安寶貝們,明晚見,你們想看他們倆怎麼正麵剛?記得點催更。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