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娜娜小說 > 曆史 > 阮清顏傅景梟 > 第176章 必戳!超爽暴風連環打臉掉馬

燈光聚焦之處,目光所及是佳人。

一襲緋紅色的霓裳羽衣,煙羅軟紗逶迤於地,但卻隻見一道魂牽夢縈的朦朧身影,讓人控製不住地投去探究的目光……

樂曲緩緩奏起,遏雲繞梁。

便見那道遮擋的白紗忽而被撩開,紅衣身影旋身而轉,身影流動,舞者微抬俏顏的那個瞬間,全場都徹底寂靜了!

阮清顏淡掃峨眉,一雙本就精緻的桃花眸添了芳菲妝,眼角以精巧的花朵點綴,將那顆天生的淚痣襯得更加嬌媚。

“叮——”是樂曲裡的水滴聲。

清脆的流水聲隨即緩緩淌了出來,整個舞台都被領入了一種國風的氛圍。

有評委眼睛一亮,“居然是原創曲!”

所有觀眾的視線都被吸引過去,便見阮清顏隨樂而舞,伴隨著原創動聽的古典樂聲,衣袂翻飛,身姿**柔軟如流水。

緋色的大紅羅裙縹緲於舞台中央!

一曲鎖紅顏,訴君相思苦,紅衣女孩折腰不從,細碎的舞步伴著繁響的鈞天之樂,陡然掀起裙襬似花般旋轉於舞台……

是少女的央求。

美人既醉,卻絕世而獨立。

朱顏酡些,卻仍傲骨錚錚。

激昂的樂曲逐漸落下,由繁響轉為初時的嫋嫋流水,醉意中懷著絕望之情飲下毒酒的女孩,向觀眾席投去悲慼的目光……

將所有人的心都緊緊地揪了起來!

燈光陡暗,樂聲驟停。

可就在所有人以為這支舞蹈結束時,一道更加明亮的光束,卻重新映照在了阮清顏的身上,她倏爾從地上站了起來!

少女微抬俏顏,眼眸裡神色陡變。

冇有樂聲,卻見她紅色水袖陡然甩開,漫天花瓣瞬間隨之動作淩空而下,在那個瞬間將所有觀眾的視線重新抓回!

“錚——”是鬆沉而曠遠的古琴聲。

阮清顏綻開水袖,袖尖直接打落在古琴的弦上,伴隨著她驚豔的舞姿……

古琴發出一道又一道縹緲的散音。

觀眾們這才發現,在剛剛暗場的短暫幾秒裡,舞台上竟然多了一把古琴!

“這是……”有鳳離時的鐵粉眼尖。

她認出後差點尖叫出聲,“這……這是鳳離時的那把絕世名琴!鳳離古琴!”

聞言,觀眾席不由得隱隱躁動起來。

鳳離時的人氣雖不及蘇西辭,但在雲國娛樂圈卻也堪稱頂流,觀眾席內有不少是他的粉絲,都知道他有這樣一把古琴……

寶貝到他寧願珍藏在家裡,都絕對不肯拿出來給彆人看一眼的絕世名琴!

可如今,卻竟出現在這個舞台上。

“什麼……”安璿雅也緊緊地攥起了拳,她的指尖都差點嵌進掌心的肉裡。

她本以為弄壞了秋晚晚的琴萬無一失。

就算琴還能再找,她的手也廢掉了,至少今天絕不可能上舞台去彈琴……

可冇想到鳳離時竟取來了鳳離古琴!

而阮清顏,她怎麼……她竟然能一邊跳著舞,一邊用自己的水袖去彈琴!

“妙!絕妙!”評委忍不住拍手稱讚。

可阮清顏的舞尚未結束,用水袖彈琴是有限度的,她忽而再綻出水袖向舞台上方一打,一道半透明白紗隨即降下——

古琴的桌子被那道白紗遮住。

可緊接著,猶如天籟般的古琴音卻響了起來,吟揉琴絃且聽餘韻,細微悠長的琴聲時如人語、時如心緒,縹緲多變……

卻不知神秘白紗之後的彈琴人是誰。

阮清顏的古典舞還在繼續。

少女不再似此前那般悲慼,一雙精緻的眼眸裡添了柔情,似想通了此前的那枚鎖,雙手捧起邁開舞步去尋起她的郎君。

這時,幽悠的簫聲倏然間響了起來。

阮清顏素手婉轉,眸含春波,可在聽到這意料之外的簫聲時也倏然愣住了……

她美眸輕睨,偏頭循聲望了過去。

便見蘇西辭不知何時,換上了青紫色的儒雅國風長袍,吹著簫緩緩從幕後走出!

“蘇西辭!”全場觀眾再次沸騰了起來。

他們無論如何都冇想到,在這場演出裡,不僅見到了絕世名琴,而且竟然還能見到雲國娛樂圈的頂流……

並且是最最最頂流的蘇西辭!

阮清顏眼眸裡波光瀲灩,她轉眸向男人望了過去,卻見蘇西辭並不是來胡鬨的,他的簫吹得極好……銷人**!

與那古琴搭配起來可謂是絕妙!

蘇西辭眼尾輕挑,給了阮清顏一個堅定的神情,女孩便也不再管他上台攪和什麼,繼續完成古典舞的最後一個部分。

幽幽古琴,簫聲嗚咽。

芙蓉不及美人舞,燈光纏綿柳腰身。

樂聲漸落,水袖再次翻飛,阮清顏倏折纖腰,以最高難度卻又嫵媚的折腰動作,結束了這一支震撼全場的《鎖紅顏》!

舞檯安靜了,觀眾席也安靜了。

似乎所有人都還沉浸在舞蹈的劇情裡,回味著這震撼人心的場麵難以回神……

許久,甚至數不清究竟過了多久。

觀眾席才陡然響起轟鳴般的掌聲,震耳欲聾地似乎要將房頂掀掉,“啪啪啪!”

蘇西辭旋即將阮清顏扶了起來。

紅衣少女微抬俏顏,抬起漂亮的眼眸,燈光映照在她精緻的臉蛋上愈發動人。

傅景梟和蘇北墨也望著舞台上的女孩。

蘇北墨從未見過妹妹跳舞,眼底的震撼難以遮掩,卻又有種強烈的自豪感……

傅景梟輕輕摩挲著指腹,他緋唇勾起一抹弧度,眸光始終落在自家姑孃的身上,彷彿周圍一切都變得模糊,隻是陪襯。

她是他的……而且是那樣的優秀。

“謝謝。”阮清顏自信地翹起紅唇,斂起裙襬向台下的觀眾評委鞠了一躬。

而在她話音落下時,白紗也被掀起!

那神秘的彈琴之人隨即顯現出來,秋晚晚單手拎著國風裙襬走到她的身邊。

安璿雅眼瞳驟然一縮,“這不可能!”

她本來還想借蘇西辭不是蘭蒂學生的理由指控阮清顏並冇有按照規定參賽,可是……為她舞蹈伴奏的人怎麼會是秋晚晚!

她的手……手指上明明還纏著紗布!

這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啪啪啪——”觀眾席仍是掌聲雷動。

無論安璿雅再怎麼想不通其中緣由,觀眾和評委都給了阮清顏極高的評價!

“竟然是原創曲,這是作曲天才啊……”

“古典舞的水平非常之高,彆說拿去跟安璿雅對比,若說安璿雅算是專業級彆,阮清顏的舞技恐怕都快接近於宗師了!”

“真是年少有為啊,讓她去舞蹈學院做教授都不為過了,簡直太棒了!”

評委們對阮清顏的誇讚毫不吝嗇。

終於從舞蹈情境中脫離出來的觀眾們,也開始激動於,他們看到了蘇西辭,看到了鳳離時從不肯拿出的鳳離古琴——

這兩件事迅速攀登微博熱搜榜首!

#蘇西辭吹簫#

#鳳離古琴現世#

另外熱搜上還出現了一個,娛樂圈從來冇有接觸過的名字——#阮清顏#

國風盛世的比賽結果幾乎毫無疑問。

後麵的所有表演者,跟阮清顏這支舞蹈相差甚遠,不管觀眾還是評委都興致不高,參賽者也由於阮清顏過於強力的壓製,並冇能拿出自己的最高水準來……

安璿雅甚至慶幸自己是先表演的。

可她又能好到哪裡去呢?

“我宣佈——”主持人拿著獲獎名單,“蘭蒂學院國風盛典,本年度冠軍是……”

“高級S班!”

“阮清顏!”

“秋晚晚!”

“恭喜!”

觀眾席再次響起極為熱烈地掌聲。

安璿雅自然隻能屈居第二,主持人笑吟吟地道,“接下來,有請本次大賽的兩位投資人傅景梟、蘇北墨先生為獲獎者頒獎!”

聞言,舞台上的阮清顏微微一愣。

她抬起眼眸,便見兩位西裝革履的男人,穩健闊步地向舞台上走了過來。

蘇北墨那張萬年冷凜的冰山臉,竟也能察覺出一絲淡笑,他走到女孩麵前站定,“抱歉小妹……是大哥來晚了。”

阮清顏抿了抿唇瓣望著男人。

她轉而彎了下唇瓣,精緻的眼眸裡流轉著璀璨的笑意,“也不算是特彆晚。”

上一世她等了一輩子都冇能等到……

這一世已經足夠順利了,三個哥哥都回到了她身邊,一個在舞台下欣賞她的表演,一個剛為她撐腰回到後台,一個在麵前。

“讓我們看看本屆冠軍的獎品是——”

主持人繼續往後順著流程,便見禮儀小姐捧著禮盒走上了舞台。

傅景梟伸手接過那個盒子,轉身望向阮清顏,正準備直接將獎品遞給她……

“梟爺不要跟大家介紹一下獎品嗎?”

主持人投去八卦的眸光,“蘭蒂的同學都非常好奇,兩位大佬會送什麼禮呢!”

聞言,傅景梟不由得斂眸低笑了聲。

他乾脆伸手打開盒子,將裡麵的房產證取了出來,轉身望向觀眾席的所有人——

“是鳳都市中心的一幢彆墅。”

名為,棲顏閣。

觀眾席隨即掀起一片嘩然,阮清顏的眸光也滯了滯,冇想到傅景梟竟會送她一套彆墅,就連蘇北墨眉梢輕挑了下。

傅景梟轉眸望向身側的女孩,他低首將眸光落在她身上,“送給冠軍。”

然後便將那枚房產證遞到了她手裡。

阮清顏巧笑嫣然地望著男人,接過來時便看到那幢彆墅的名字——棲顏閣。

“謝謝梟爺。”她抬起眼眸望著男人。

然後便輪到了亞軍頒獎,“接下來,請梟爺給我們的亞軍頒獎吧!”

安璿雅看到那幢彆墅時都要酸透了。

但她很快就安慰好了自己,畢竟傅景梟和蘇北墨本來就是衝著她來的……

可能以為冠軍會是她,所以才準備了這樣厚的大禮,隻可惜東西被阮清顏搶走了去,但亞軍的獎品總也不會太差吧!

於是安璿雅揚起了一抹自信的笑容。

主持人一如既往地八卦,“既然冠軍的獎品那麼豐厚,想必亞軍的獎品肯定也……”

可她冇說完的話卡在了嗓子眼裡。

禮儀小姐呈上禮盒,主持人將她打開的那個瞬間,冇看到什麼牛逼的豪華大禮,隻看到了一枚普普通通的國風紀念章。

甚至冇有任何的裝飾和設計……

這是一個銅麵園,上麵印製著“國風盛典紀念章”七個字,背麵是蘭蒂校徽。

主持人臉上的笑容僵了僵,就連安璿雅的表情也龜裂了,不敢置信地睜了睜眸。

“一枚很普通的紀念章。”

偏偏傅景梟還要向所有人介紹,生怕大家不知道亞軍的獎品有多寒顫似的。

他微微仰起下頜,“送這份禮物也是希望安小姐知道,冇有人會記住第二名。”

他們隻需要記住他的顏顏就好了。

在這個舞台上,除了他的顏顏之外,其他人不過都隻是透明的陪襯罷了……

哪怕是你娛樂圈一線明星安璿雅!

安璿雅笑容僵硬,可她還是硬著頭皮接過那枚紀念章,“謝謝梟爺……”

她總覺得一定是哪裡出了什麼問題。

這不應該啊,傅景梟和蘇北墨明明為她而來,可表現出來的態度為何如此冷漠,難道有錢的大佬都喜歡欲擒故縱嗎?

“安璿雅簡直好丟人啊哈哈哈……”

“我冇想到會是這樣,其實我之前蠻喜歡她的,可看到她領獎時莫名自信,結果隻拿到了個紀念章時就是覺得很好笑。”

“U1S1阮清顏的古典舞的確很牛逼!”

觀眾席響起稀稀拉拉的笑聲,安璿雅隻覺得舞台上的燈光變得格外刺眼。

她從來冇有這樣被人嘲諷過……

曾經是舞台上最閃耀的那顆明星,可如今在阮清顏麵前卻被壓下所有光芒!

大概是覺得尊嚴掃地受了刺激,又堅定地認為傅景梟和蘇北墨為她而來。

安璿雅倏然拿過主持人的話筒,“梟爺,墨總,我對本次比賽的結果存疑。”

台下打分的評委也抬起頭來看著她。

安璿雅驕傲地仰起臉蛋,“我認為,我的舞蹈不比阮清顏的差,而且有按照蘭蒂學院的規定,邀請同校同班同學作為搭檔。”

“但阮清顏卻破壞了這項規則,不僅請了明星作為外援,而且……我認為秋晚晚彈琴做了弊!琴根本就不是她彈的。”

“因為她的手受傷了,大家若是不信,可是看秋晚晚手指上纏著的紗布!”

安璿雅話一出,觀眾席一片嘩然。

果真有人伸長脖子看過去,還真的看到秋晚晚的手指上纏著一層紗布……

左手,手指上纏著,手背上貼著。

“我的天原來還有這種隱情?這手上纏著紗布,看起來確實是不能彈琴的樣子。”

“雖然阮清顏舞蹈牛逼,但我還真的挺好奇的,蘇西辭為什麼會來幫這個小素人,她又是從哪裡搞到的鳳離時的琴?”

“哇突然感覺細思極恐!求個真相!”

“雖然不明真相,但我覺得安璿雅不至於亂說吧,她是大明星也不在意這些小活動,可能隻是為了一個公平而已。”

聽到台下有觀眾應和了自己的話。

安璿雅挺直腰板,“我認為我的舞蹈可以拿到冠軍,我希望台下的評委明確告訴我,究竟是我輸了舞技還是輸了人脈?”

“阮清顏能拿到冠軍,又究竟是因為她跳得好,還是你們不敢得罪蘇西辭和鳳離時?我隻是想要一個公平而已。”

聞言,台下的評委們不禁麵麵相覷。

他們一頭霧水地聽著這番話,不知道安璿雅究竟是從哪裡得出來的結論……

她到底為什麼會有臉覺得自己更好。

“是不敢回答了嗎?”安璿雅咄咄逼問。

評委無奈,他們對視片刻之後,終於有人拿起話筒,可正準備回覆她時……

兩道聲音卻一前一後地響了起來。

“讓我瞧瞧是哪個垃圾桶裡爬出來的花孔雀這麼自信。”鳳離時扇著摺扇。

他慢條斯理地同蘇西辭一同上了台。

緊隨其後的,是蘇北墨冷沉的嗓音,“這位不知名的女星是覺得阮清顏走後門?”

“那麼真的抱歉了,她就算要走後門,也不需要借兩個男明星的麵子!”

“憑她身為我們蘇氏家族掌上明珠的身份,不管想在哪裡橫行霸道,都是家裡寵著縱著的,不需要彆人,我們蘇家夠用了!”

-

就問你們!爽!不!爽!記得狠狠點催更,求一波小禮物~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