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娜娜小說 > 曆史 >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 > 第90章 出生便是這樣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 第90章 出生便是這樣

作者:鳳傾九慕承淵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4-01 10:59:12

-

從故桂苑離開,慕承淵回了書房。

大概過了一炷香的時辰,迎春再次過來哀求,跪在外麵不起身。

“王爺,您去看看側妃吧。側妃病的很重,寒症複發連太醫都冇有辦法。”迎春垂淚道。

慕承淵薄唇微抿,不說話。

守在外麵的侍衛不見他說話,自是明白了他的意思,上前勸迎春。

“迎春姑娘,你先回去吧,王爺正在忙,等王爺忙完會去看側妃的。”

“側妃……側妃真的寒症複發了,王爺,求您去看看吧。”迎春再次哀求,不顧侍衛如何勸說。

見她這般倔強,侍衛也束手無策,隻能守在一邊。

“王爺……”

話音未落,書房門被人從裡麵推開。

慕承淵一襲墨黑軟雲袍,長身玉立,矜貴如青雲之端的朗月般,卻又清冷似那山間清泉。

“王爺,側妃一直在喊您,您去看看吧。”迎春麵上一喜,緊忙道。

“嗯。”慕承淵點頭,抬腳向秋梧閣的方向走去。

迎春擦了擦臉上的淚珠,趕快跟過去。

來到秋梧閣,王太醫正在為月心眉開藥,麵帶愁容,眉頭緊緊蹙起。

側妃身子本就不好,再加上泡涼水澡受風寒,連帶引起了寒症。

高燒不退,內冷外熱,不能用平常的藥方來治療。

可若是換個方子,側妃的身子可能會受不住。

王太醫猶豫不決,不敢輕易開藥。

“側妃的身子究竟如何?”慕承淵低沉的訊息從外麵傳來。

“王爺。”王太醫拱手行禮,答道,“側妃本就患有寒症,以致體弱。現今受寒引起高燒,下官需要斟酌開方。”

“嗯。”慕承淵點點頭,“儘管開,不用顧及藥材,王府庫房都有。”

“是。”聽到慕承淵這句話,王太醫心裡更加糾結了。

早就聽說側妃是王爺心尖上的人,上次宋太醫誤診,因側妃求情,王爺也僅僅隻是將他驅逐王府,並未做任何懲處。

他這若是不小心,側妃出了什麼事,指不定要拿他算賬。

這藥方還是保守為好。

想及此,王太醫很快開好了方子,給了迎春,又交代了兩句。

內室,月心眉躺在床上,臉色泛起不自然的紅色,嘴唇泛白。

慕承淵靜靜的看著她,眸色複雜。

因著師父托孤,在月心眉年幼之時便接到了王府,好生照顧。

隻要她想要的東西,他費儘心思都要拿到。

所以在月心眉提出要做他的側妃時,他想著能夠讓她不受旁人議論,便也同意了。日後她若是有意中人,他再寫一封和離書,準備一份豐厚的嫁妝給她。

可他如何也想不到這麼個女子,怎麼會變?

少頃,他緩緩歎了口氣。

起身欲離開。

而月心眉迷迷糊糊的翻了個身,下意識拽住了他的衣襬,小聲嘟囔了一句,“小哥哥,彆走,心兒怕。”

她的聲音嬌軟,如小貓叫般輕柔。

卻又如同千斤重的鐵錘砸進慕承淵心口。

他腦海裡頓時浮現起月家夫妻含笑的模樣。

師父也就是月家主,月心眉的父親。不僅對他有教誨之恩,更是救命之恩。

他的武略文采都是月家主教的,月家主於他,舉足輕重,在他心裡的地位甚至比皇上還要更重一些。

那年疆場之上,月家主替他擋了一劍,而月夫人隨著月家主的離世,鬱鬱寡歡,不久也離開了。

月夫人是位多麼溫柔的人,對他和善可親。而他幼年喪母,卻在月夫人這裡受到了母愛。

月心眉那時候還小,總是追著他喊“小哥哥”。

慕承淵不由得晃了神。

“小哥哥,彆走,父親,母親……”月心眉嘴裡嘟囔著,淚珠無聲無息的從眼角落了下來。

慕承淵眼眸微動,最終還是再次坐了下來,將月心眉的手塞進了被子裡,為她掖了掖被子,守在一旁。

自慕承淵離開故桂苑,鳳傾九便讓丫鬟將庫房裡的雲錦儘數拿了出來,帶著元宵去了薑姨母府中。

薑姨母的夫婿是當朝蕭太師,地位雖然不及鳳著林,在朝堂之上卻也是舉足輕重。

這也是鳳著林畏懼薑姨母的一部分原因。

鳳傾九早就給薑姨母遞了口信,還未來到蕭府,便有下人在外麵等著。

剛下馬車,下人便迎上來,帶著她進去。

言語舉止儘是恭敬。

蕭府上下丫鬟侍衛看到她,麵上儘是敬意,熱情而又不乏規矩。

鳳傾九想著姨母應該提前叮囑過,她心裡不由得一暖。

姨母對她是極好的,向來將她放在心裡。

穿過曲曲折折的小路連廊,終於來到了靜安閣,薑意柔早早的在院子外等著,一旁還有位麵容姣好的女子,坐在輪椅上,麵上熱切。

“終於過來了。”薑意柔笑著上前,握住了她的手,“我聽到你傳來的信,便一直等著。雅然也跟我一同等著。”

蕭雅然被丫鬟推上前,她眉眼儘是溫柔的笑意,“我可算是看到表妹了,一直聽母親說,我們好久都不曾見麵了。”

鳳傾九淺淺笑道,“日後見的機會還多著呢。”

“是啊,機會還多著呢。”蕭雅然笑著點頭,端莊典雅。

鳳傾九餘光打量了一下蕭雅然的腿,眸光微凝。

表姐的腿看起來應該十多年了,為何原主的記憶裡不曾有?

難道表姐與原主從不曾見過麵嗎?

可根據蕭雅然話裡的意思,她們之前應該是見過的。

正在鳳傾九晃神之際,已經被薑意柔拉進了院中。

“姨母,這是我從王府帶來的雲錦。”鳳傾九笑著道。

元宵將雲錦呈上來。

整整三匹雲錦,月白色,素藍色,還有絳紫色。

雲錦珍貴,每年隻有上貢的時候,宮裡纔會得十匹,隻有極為受寵的嬪妃才能得一匹。

近幾年來京中開了一間布料鋪子,每年會有三匹雲錦,可次次都會被福安郡主買下,旁人根本冇有機會。

而鳳傾九一下子就拿來了三匹,薑意柔驚了一瞬,“你怎麼會有這麼多雲錦?”

“王府什麼東西冇有,姨母若是喜歡,我改日再給您送來些。”鳳傾九淺笑道。

看著這流光溢彩的雲錦,蕭雅然連聲讚歎。

“真好看,我還是第一次見這麼好看的布料。”她伸手摸了摸,眼眸微涼,而不過瞬間,又黯淡了下去,微微歎氣,“可惜了,我的腿不好,就算做了衣裳,也是白白浪費了布料。”

聽到這話,鳳傾九再次抬眸細細打量蕭雅然的腿,不經意間問道,“表姐的腿怎麼回事?多長時間了?”

“十多年了。”蕭雅然道,不免有些感慨,“若非是這腿的緣故,我早就去找你了,何故讓你跑來一趟。”

鳳傾九有些心疼,而又佩服蕭雅然。

溫婉端莊而又大方知禮,性情通透,這樣優秀的人兒,腿上卻有疾。她的腿若是恢複,這京城女子與她相比,又算得什麼?

“表妹不必為我惋惜。”蕭雅然淺淡的笑了笑,麵上燦麗光豔,亮眼的如同太陽般,“我雖然腿腳不好,可上天對我卻是極好的,不曾讓我受什麼苦。”

她是蕭府嫡女,父母感情甚篤,府中也不曾有其他庶妹,自幼受儘寵愛。這是多少人都羨慕不來的生活。

薑意柔緊緊握住蕭雅然的手,“我的雅然向來是堅強的。”

“表姐的腿是從小就這樣嗎?還是受傷後成了這樣?”鳳傾九再次問道,心裡愈發想要治好蕭雅然的腿。

姨母對她這般好,若是有辦法能治好表姐的腿,她拚儘全力也要試一試。

“自出生便是這樣。”-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