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娜娜小說 > 曆史 >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 > 第278章 我們不是一路人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 第278章 我們不是一路人

作者:鳳傾九慕承淵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4-13 04:02:12

-

慕承淵的手指蜷縮在詞本上麵,越往下麵讀他的臉色越奇怪。

“上麵的都需要說出來?”

鳳傾九用力點頭,“冇錯,一個字也不要少,該生氣的地方一定要生氣。”

她上前去身子靠近慕承淵,手臂輕掃過慕承淵的手指,纖細的食指落在詞本上的一句話上,“譬如這句你就應該語氣重帶著憤怒的語氣了。”

慕承淵的鼻尖傳來屬於女子的香氣,他的身子有些僵硬,強迫自己的目光落在詞本上麵。

“嗯,我知道了。”

鳳傾九冇有注意到慕承淵的異常反應,反而抬頭望向他,“那你試試看。”

慕承淵雖然有些懵,但還是照做了,將自己的眼神落在第一個字上麵。

“本王那日因為胡人軍隊還留有殘兵,便獨自一人追趕他去到了蒼琊雪山,不小心墜落到湖中被周圍村莊人家救起,養好傷之後這纔回來,但是也未曾想到京城已經為本王辦了喪禮。”

最後一句慕承淵帶著怒氣,那語氣和神情簡直就像是之前的那般,完全看不出他已經失憶。

鳳傾九不禁愣了神,忍不住驚訝的試探道:“你該不會是假裝失憶吧?”

“我是真的不記得之前的事情了。”慕承淵不懂鳳傾九這番話的意思,搖了搖頭。

原來他之前說話都是這般樣子的……

“好吧,到了朝堂之上你如此說話便好,其餘的我來處理。”鳳傾九伸出手托著衣服的腰部遞了過去,“衣服換上吧,時辰差不多了。”

鳳傾九展開手中朝服的下襬,暗藍色上麵是用金絲銀線勾勒而成的蟒圖,周圍各繡著幾朵花。

慕承淵伸手接過來準備更衣,見鳳傾九站在原地看著自己,他眨了一下眼,“你就在這裡?”

“嗯,怎麼了嗎?”

此刻的鳳傾九還冇有反應過來,她疑惑的看嚮慕承淵。

他的耳朵瞬間紅潤了起來,眼神飄忽著,“我……你……這不太好吧。”

“有什麼不好的?”鳳傾九怔了怔,疑惑道,隨即又意識到了什麼,臉瞬間紅透了,尷尬的說道:“你在裡麵換,我出去等你。”

待鳳傾九匆匆離開房間,慕承淵這纔將衣服放在一旁,伸手解開了自己的腰帶,快速脫下外麵的衣袍,露出白色的裡衣,他解開蟒袍的鈕釦,揚起衣袍披在肩膀上麵,兩隻手穿過衣袖口。

蟒袍柔軟的觸感讓他覺得有些熟悉,但又說不上來是哪裡熟悉。

慕承淵從屋中走出去,見鳳傾九正坐在院子裡麵的涼亭裡,單手撐在下巴上麵,隨手撥弄著擺在桌子上麵的花草。

“失憶就看不得了,還把我趕出來,這裡可是我的顧桂苑。”

鳳傾九撇了撇嘴,要不是看在慕承淵失憶的份兒,她纔不會這般受這個氣。

慕承淵一步一步靠近鳳傾九,聽著她口中在唸叨著什麼,走得近了些才聽見鳳傾九在吐槽自己。

他站在鳳傾九的身後,有點窘迫,又怕耽誤了上早朝的時辰,隻好右手作拳在嘴邊輕咳了一聲。

“我好了。”

正一本心思自言自語的鳳傾九被突然的聲音嚇了一跳,她轉過身站起來,帶著尷尬又不失禮貌的微笑。

他什麼時候站在自己身後的?剛剛那些話不會都聽到了吧?

鳳傾九心虛地咧了咧嘴,說道:“走吧。”

馬車停在黎王府門口,慕承淵負手站在馬車前打量著,果然是王爺用的東西,跟他從西域坐的馬車外觀都天差地彆。

鳳傾九下意識的抬起了手腕,隻見慕承淵率先踩上小板凳,自己獨自一人進入在馬車上麵,冇有理睬她。

她的手腕停在空中,耳邊的碎髮被微風吹起,她一時之間不知道自己應該直接上去還是等著人來扶她。

清明見狀,走上前來,抬起手攙扶。

鳳傾九將手放在清明的手臂上,踩上板凳走了上去,剛坐上馬車,慕承淵就皺眉看著她。

似乎他在疑惑,為什麼鳳傾九這麼久才進來。

清明坐在馬車前,揚起馬繩落在馬背上麵。

馬車緩緩啟動,慕承淵習慣性的背脊挺直,穩穩的坐在椅子上麵,眼神中隱隱有些緊張。

身旁的鳳傾九忍不住偷偷瞥了一眼他,隨後又逃也似的移開了目光。

此刻,慕承淵看起來並不像是失憶了,應該可以瞞過朝堂上的那些人。

馬車慢慢的停在了宮道上,慕承淵在鳳傾九的示意之下拿出了令牌,侍衛立刻放行。

朝堂之上,皇上和眾朝臣早已經在場,看著鳳傾九冇有來,太子黨的人見機諷刺道:“皇上,黎王妃每日處理政務,今日遲遲不來上朝不知是身體勞累過度還是臨時有事給耽擱了,但國事更為重要,不可為了一個黎王妃而耽擱啊!”

此人話中有話,眼中閃過一絲得意。

依他看來,鳳傾九定是因為覺得自己辦砸了事情才遲到。

皇帝麵色不悅,他正準備開口說些什麼,大殿之外便傳來一身通稟。

“黎王、黎王妃到——”

“父皇,傾九的確是有事情耽擱了,冇有提前告知父皇,是傾九的錯。”鳳傾九伴在慕承淵身邊,大步邁進朝堂之上,向皇帝行禮請罪。

眾人一臉驚詫的盯著二人,連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紛紛低聲竊竊私語。

“這……這不是……”

“他不是已經……”

鳳傾九嚮慕承淵示意了一下,慕承淵趕忙向皇帝行禮。

皇帝的臉色變了變,方纔不悅的神色一掃而空,取而代之的滿是對慕承淵平安回來的欣喜之色。

慕臨辰看見慕承淵的身影,暗暗咬緊牙關,心中雖是不滿,但礙於皇帝在,也不好發作,他走出來,破天荒的為鳳傾九解釋道:“各位,黎王妃這次並不是有意,而是知道黎王冇有真正的去世,想要和黎王一同前來這才耽誤了一些時間。”

此話一出,又掀起了眾位朝臣的議論。

這黎王的喪禮都辦了,怎麼這會兒人又活生生的突然出現了?究竟唱的是哪出?

慕臨辰掃視了一圈眾人,繼續說道:“纔不久本太子得知黎王的身影出現在江北一帶,正想派人前去尋找,冇想到黎王竟這麼快回來了。”

鳳傾九聽罷,眼神複雜地看向他,這人是如何能做到臉不紅心不跳的胡謅呢?

站在鳳傾九旁邊的許大人冷笑一聲,瞥了一眼剛剛站出來說話的太子黨羽,道:“不知方纔是誰如此著急朝議?”

太子黨的人自知理虧,臉色煞白,氣得無法反駁。

“黎王如今回來,也有事情跟父皇說。”鳳傾九不再理會太子一黨,主動向皇帝提道。

“哦?黎王所為何事?”皇帝抬了抬眉,問道。

慕承淵與鳳傾九相視一眼,按照鳳傾九所給詞本上的話,將這幾日的“經過”告訴給了皇帝。

“各位不用替本王操勞,今日到朝堂之上,就是想要安撫各位的心,過幾日本王的身體恢複便會上朝重新替父皇分憂。”

……

朝臣們三三兩兩的聚集在一起,許多人都開始議論起慕臨辰之前的決定,“太子還冇有確定黎王去冇去世就給黎王辦了喪禮,太過於武斷了。”

“是啊,人的屍首都冇有發現,就這樣辦了喪禮,是大忌呀!”

在他們身後不遠的慕臨辰聽見議論自己的話,氣得牙癢癢,忍不住的攥緊了自己的拳頭。

他慕臨辰無論付出什麼樣的代價,一定要讓慕承淵。

慕臨辰收回了自己的視線,轉身向著靈堂走去準備罰跪,兌現之前自己說的諾言。-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