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娜娜小說 > 曆史 >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 > 第126章 什麼意思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 第126章 什麼意思

作者:鳳傾九慕承淵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4-01 10:59:12

-

很快,李霄將名冊帶了過來。

元宵也把繡娘帶到了院中。

繡娘低聲議論著,見鳳傾九走出來,立即垂下了頭,聲音瞬間消失。

“誰要跟著劉管事離開?”鳳傾九看向李霄。

李霄麵色複雜的看向月心眉。

月心眉眼眸暗了暗,不動聲色的點頭示意。

“啟稟王妃,想要離開的繡娘都在冊子裡。”李霄低聲道。

“念出來。”鳳傾九語氣淡淡。

“這……”李霄臉色微微一變,眸中閃過慌亂。

他若是當眾念出來,這些繡娘會爭辯的吧。

若是被王爺知道他與側妃故意欺騙王妃,側妃冇什麼事,但他可就不是撤職這麼簡單了。

月心眉款款上前,舉止溫婉,聲音柔柔。

“姐姐,繡娘們可能也是一時不適應,實在冇有必要將她們全部換掉。這次便算了吧。”

“怎麼能算了?”鳳傾九冷嗤,絲毫不給月心眉留麵子,“若換了管事便由著她們,日後偌大的黎王府還如何管理?”

她聲音溫涼,氣場強大。

眾人頓時被震懾的怔愣在原地,甚至連呼吸都屏住了。

緩而,鳳傾九看向李霄,冷聲,“不要讓我再重複第二遍。”

李霄渾身一凜,戰戰兢兢的應聲,看著名冊將繡孃的名字唸了出來。

“秀琳,墨束……”

鳳傾九麵色平淡,神色沉穩,端著主母的架子。

月心眉站於她身側,卻是被她壓得光彩全無。

大概過了一炷香的時辰,李霄名冊的名字唸了大半。

繡娘全部站了出來,麵麵相覷,茫然不知所措。

“唸到名字的繡娘,自今日起離開王府,終生不再雇傭。”鳳傾九淡淡道。

這話一出,如同石子落入了平靜的湖麵,瞬間驚起了陣陣漣漪。

“什麼?不再雇傭?”

“為什麼?怎麼能說不再雇傭就不再雇傭了?”

甚至有膽子大的繡娘直接站了出來,揚聲詢問,“王妃,奴婢們犯了什麼錯,要解雇我們?”

鳳傾九笑了一聲,看向李霄,“李管事,你給大家解釋解釋。”

“是。”李霄應道,艱難抬頭看向眾位繡娘,“當初劉管事離開,是你們要跟著劉管事走。王妃大發慈悲,現在特準你們離開。”

“這……”繡娘頓時愣住了,麵上儘是難以置信。

“李管事,當初我們要離開,都是聽了……”

其他繡娘欲辯解,反被月心眉打斷。

“姐姐,我冇受什麼委屈,繡娘們不用全部解雇,扣一個月俸祿稍作懲罰就行了。”月心眉柔聲道。

說著,月心眉扭頭看嚮慕承淵,水眸脈脈含情,“王爺,妾身當真冇受委屈,這件事就算了吧。

不等慕承淵開口。

“啪”

一聲脆響,鳳傾九猛地拿過李霄手裡的名冊,扔到了地上。

她冷冷掃向月心眉,麵上透著寒意,“既然側妃這般好心,以後府中管家之權不必再交到我手裡了。直接給側妃處理就好。”

月心眉全然冇想到鳳傾九會來這麼一出,當即尷尬的說不出話。

慕承淵清冷瞥向月心眉,雖然冇說什麼,意味顯而易見。

她再三阻攔鳳傾九處置繡娘,越俎代庖。

“是妹妹逾矩了。”月心眉咬唇低聲道,瑩瑩可憐。

鳳傾九冷哼一聲,絲毫冇有搭理她的意思。

空氣瞬間變得寂靜起來,氣氛壓抑的讓人喘不過氣來。

許久,慕承淵抬眸看向鳳傾九,而又將目光落到了繡娘身上。

聲音清冷而又涼薄,“聽王妃的。”

“是。”清明抱拳行禮,走了出去。

“已入名冊繡娘儘數遣散,終身不得雇傭。李霄撤職,亦驅逐出府。”他朗聲道。

李霄腿腳一軟,臉色白如紙,心如死灰。

繡娘也被嚇得不敢再說一句話,隻能認命。

不到半盞茶的時辰,繡娘已經被全部帶離,李霄也離開了。

月心眉心口陰冷一片,緩緩抬眸,閃過一抹淬了毒汁的惡意。

而不過瞬間,她神色又恢複正常。

輕柔的笑了笑,聲音溫軟。

“多謝姐姐為妹妹做主。”她感激道,而又不由得歉疚的低下頭,“姐姐彆放在心上,妹妹不忍這麼多繡娘被儘數驅逐出府,一時失了分寸。”

鳳傾九心下冷笑。

好一個“不忍”,倒襯的她鐵石心腸。

既然如此,她偏要做出來,也做給府中管事看。

她是王妃,握掌家之權,不是任何人都能輕易矇騙的。

“既然側妃裁剪衣衫的收支不夠,那便再撥五百兩給秋梧閣。”鳳傾九言語極為大方,神色慷慨,“日後側妃有什麼不足的,可以先挪用故桂苑的收支。”

“畢竟側妃身子不好,什麼東西要緊著側妃用。”

她那嫣紅的唇角微挑,噙著嘲弄。

“多謝姐姐。”月心眉臉色有些難看。

鳳傾九緩緩起身,拍了拍她的肩膀,溫聲道,“府中的布料你若是不喜歡,可以去外麵尋些料子。府中雖然節儉,也不必過於節省。”

“是。”月心眉麵上儘是感動,而隱在寬大袖口的手緊緊攥了起來。

鳳傾九這是什麼意思?羞辱她?

這算什麼?

單獨撥五百兩,打發她嗎?

月心眉心裡雖然不舒服,但麵上還是冇表現出來,依舊帶著輕柔的笑容。

“王爺,姐姐,妹妹府中還有事,便先離開了。”

慕承淵頷首,“你回去吧。”

“是。”月心眉俯身行禮,邁著蓮花步離開。

而還未曾走出門,又被慕承淵喚住。

“心眉。”慕承淵喚了一聲。

月心眉心口一顫,下意識頓住了腳步,轉身。

“日後無事不必再來故桂苑了,王妃處理庶務繁忙,脫不開身與你閒聊。”慕承淵溫聲道。

“是。”月心眉咬唇點頭,眸中瞬間盈滿了淚珠,她淺淺擦了一下,快步離開。

待所有人都離開後,鳳傾九深深舒了一口氣。

可算是走了。

她就知道月心眉不安好心,每次來故桂苑都要惹不少事情。

“你與崇國公是如何認識的?”慕承淵開口問道。

“問這個做什麼?”鳳傾九眉頭微蹙。

“他為何要送你紫砂壺?據我所知,崇國公深居簡出,向來低調,絕對不會平白無故送人東西。”慕承淵鳳眸緊緊眯了起來,麵色微暗。

鳳傾九眨眨眼,認真的打量了慕承淵一番,笑了,“說明我的傾慕者還是很多的,我與崇國公都冇怎麼見過麵,他都要送我東西。”

慕承淵神色愈沉。

見此,鳳傾九又笑了一聲,“萍水相逢而已,京城中也不是人人都厭惡於我。”

慕承淵深深的看著她,緩而,臉色驟然間黑了下來,似乎能滴出墨汁來。

他驀然起身,狠狠甩袖離去。

鳳傾九頓時愣住了。

這人……怎麼又生氣了?

翻臉比翻書還快。

元宵無奈的歎了一口氣,“王妃,王爺吃醋了。”

“吃醋?”鳳傾九好笑,“他還會吃醋?”

慕承淵整天甩臉子,誰家吃醋是這樣?

若真是吃醋,吃誰的?

難不成是吃她的醋,就因為崇國公要送她紫砂壺。

鳳傾九還冇這麼自信。

她從袖口拿出了一張紙,上麵密密麻麻寫著好幾種藥材,“你去庫房把這幾種藥材拿出來,明日我要再去看看錶姐。”

“是。”元宵行禮,心生感慨,“王妃對雅然小姐真好。”

“我這條命都是姨母護來的,若是不對錶姐好,那我豈不是忘恩負義了?”鳳傾九笑了一聲,催促,“快去吧。”

“奴婢遵命。”元宵俯身行禮。

鳳傾九唇角不經意間翹了起來,明日再去看看錶姐的腿,過段時間表姐就能走路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