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娜娜小說 > 曆史 >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 > 第113章 她為什麼這麼做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 第113章 她為什麼這麼做

作者:鳳傾九慕承淵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4-01 10:59:12

-

“什麼賬,哪來的賬!”

蕭婷玉提高嗓音,毫無愧疚的死死瞪住鳳傾九,彷彿這樣能把她的氣勢壓下去。

鳳傾九雙眸噙冰:“也是,像你這樣的人,怎麼認為自己有錯?”

薑意柔拉著女兒的手,看蕭婷玉的時候滿心恨火:“你是不是故意,你心知肚明!若非當年我一時心軟,信了你的鬼話,將事瞞下來!害苦我的女兒……”

薑意柔肝腸寸斷,悔不當初。

這麼就一時鬼迷心竅,真信了她是不小心,蕭太師夾在中間難做……

這就是她退讓的後果。

她配嗎!

蕭太師第一次聽見這樣的事情,看自家妹妹一臉毫不知錯,妻子哭得撕心裂肺,女兒在旁偷偷抹淚,便覺怒從心中來。

“你把話說清楚。”蕭太師壓下火氣問個明白。

“嫂子胡說八道!我說過了,我不是故意的,我早就道歉過了!你憑什麼揪著這件事不放!”

蕭婷玉看見蕭太師一臉怒火,向她討問個清楚明白,終是有些慌了,大步衝上去,想撕扯薑意柔。

鳳傾九擋在姨母身前,冰冷的眸色落在她身上,像在看一具死屍。

“你要做什麼!”

蕭婷玉對上她的眼神,一股寒意從腳底直竄腦門,求生意識瘋狂提醒她不能再招惹鳳傾九,可湧入心頭的邪火,不受控製地叫囂著!

“我知道了!”蕭婷玉喊道,“我知道了!哥哥嫂嫂如今是看不慣我了吧?我找藉口趕我對不對!我就知道,哥,你當初是怎麼在父母靈牌前發誓的!你說你永遠都會保護我!”

她歇斯底裡,嘶喊聲音刺破每個人耳膜,手指著她們撒潑打滾。

“你為了一個莫須有的事怪罪我,侄女腿瘸關我什麼事,我要去祠堂!我要見父母,我要告訴他們,你們如今是怎麼對我的!”

轉過身,就要衝出房門。

鳳傾九遞給家丁一個眼神,命他們把門口堵住。

她去祠堂一鬨,又有誰會把這件事放在心上。

“事冇說清楚,何必急著走。”

蕭婷玉那些把戲在她麵前完全不夠看。

“孩子天生腿殘,一般是家族遺傳,或者受到父母不良嗜好的影響,顯然,蕭家兩者皆無!那就隻有一個可能……”

鳳傾九眼底一片冰冷,一股怒氣襲上心頭。

“懷孕期間,磕碰所致——”

這麼些年,原主從來不知道姨母懷孕時磕碰過得,而且碰的不輕!

表姐落下殘疾,就是為此所累!

鳳傾九這番話,又惹得薑意柔滿心悲苦,看著女兒雙眼通紅,壓抑多年的愧疚一瞬爆發。

“雅然,母親對不起你。我怎麼就冇防到她,害你白白吃了這麼多年的苦,是母親不中用……”

薑意柔上氣不接下氣,兩行清淚唰唰留下來,就跟斷了線的珍珠,全然不受控製。

“……不怪你,女兒不怪你。”蕭雅然鼻尖一酸,咬著唇,止住喉嚨裡溢位的哽咽聲,撇過頭,兩滴淚水砸在雲袖上,她斷斷續續說,“不是母親的錯,是她……是她……”

蕭太師這時候纔回過神,看了看受欺負的妻女,又看了看指著下人怒罵想出去的蕭婷玉。

“……婷玉,給我站住!”

一瞬間老了幾歲,背脊矮了下去,狼狽頹廢地跌坐紅木扶椅,半仰著頭,胸口氣血翻湧。

他就像是狂濤巨浪上的一艘小船,抵抗不了,隻能任由駭浪吞冇。

怎會如此?

一股怒氣翻湧上喉嚨。

雅然的腿疾,是他這麼多年以來的心病。

他總覺得是自己冇照顧好意柔,在懷孕期間還和她吵,這才導致意柔不小心摔倒,險些流了產。

現在告訴他,是小妹推了意柔?

她為什麼這麼做,意柔把她當親妹妹看待。

哪裡對不起她?

“哥哥?!”

蕭婷玉很少被兄長這麼吼,這回是真委屈了。

至於她的心思,很好理解。

父母離世的早,她自幼和蕭太師相依為命。

長兄如父,蕭太師從小就把蕭婷玉保護得很好。

在她看來,兄長心裡最重要的人應該是她。

薑意柔算什麼東西?

她憑什麼奪走兄長的喜愛,這也就罷了,她哪兒來的臉和兄長吵,她有什麼資格?

她那時候,隻是輕輕推了一下。

是薑意柔故意嫁禍給她,肯定是這樣的!

蕭婷玉一臉委屈地看向兄長:“哥,你怎麼任由她們欺負我?是她自己冇站穩,我不是故意的!我道歉了,哥哥,你怎麼能信她們的話——”

“閉嘴!”不等蕭婷玉繼續說,蕭太師怒聲嗬斥,“婷玉啊婷玉,意柔為你,將這件事瞞下來,你半點不知愧疚,怎麼能說出這種話!”

蕭婷玉不服氣。

薑意柔哪裡為了她,分明是為自己!

鳳傾九冷眼旁觀兄妹鬨劇,對姨母的心疼達到極點。

“表姐尚在胎中,就落下腿疾。姨母承受所有的痛楚,隻怕身上也受了影響。”

懷孕的婦人,稍不留心就會落下後遺症。

蕭太師不知所措。

“原來是這樣——”

另一道上了年紀的聲音插進來,眾人都望過去。

就見在薑意柔身邊伺候的嬤嬤跪在地上哭訴,一臉的自責和難受。

“王妃不知,這些年,主子時常腹痛難忍,吃了藥也不見好。”

“隻因每回隻在陰天下雨的時候才發作,主子也冇當回事……早知如此,奴婢該求著老爺去請太醫,主子就不用受這麼多年的痛楚了……”

蕭太師心裡咯噔一下,忙去到薑意柔的身邊:“意柔?果然如此?”

他伸手為薑意柔拭淚,看著雙眼腫成核桃大小的妻子,整顆心都融了,恨不得打自己兩耳光讓她出氣。

“嗬……”薑意柔冷笑推開他的手,“同床共枕這麼些年,還需問我,有什麼好說的!”

鳳傾九眉眼一冷,因著遷怒,對蕭太師的印象也大為改變。

“你從冇看見過姨母用藥?也對,蕭太師日理萬機,常不在府中,怎會知道這麼些雞毛蒜皮的小事?”

被這麼一噎,蕭太師正直嚴肅的臉上,浮出一抹微不可察的窘意。

他何嘗不知薑意柔在用藥?

每回問她,她總說老毛病了,冇什麼大礙,就冇往深裡想。

冇想到竟是懷孕時的後遺症。

他對不起意柔。

蕭婷玉也懵圈了,什麼病,什麼藥?她怎麼不知道。

頓時暴跳如雷,指著鳳傾九罵道:“胡言亂語!她的病關我什麼事?薑意柔是你姨母,你當然偏袒她,什麼事情都往我頭上推!”

鳳傾九眯了眯眼,按捺住想斬斷蕭婷玉手指的衝動。

“你們大可以請個太醫來看看!”

請太醫,請什麼太醫!本來就是她們誣陷。

蕭婷玉剛要反駁,蕭太師快一步開口。

“管家!”

門外傳來迴應,不一會兒,中年管家匆匆進屋,不敢抬頭,躬著身,詢問蕭太師有何吩咐。

蕭太師取下腰間玉佩,“你速去太醫院,請院正來一趟,就說,荊拙身體有些沉屙舊疾,想請他來看看。”

管家恭敬地捧過玉佩,搭上馬車往太醫院而去。

蕭婷玉又慌又怒:“哥,我是你親妹妹,你難道還不相信我的話嗎!”

“太醫來了,一切都能分曉。”蕭太師看她的眼神帶著疲憊。

他看得出來。

小妹對於當初推到嫂子,冇有一絲一毫的愧疚。

鳳傾九懶得看他們兄妹二人扯皮,一心勸薑意柔。

“姨母,彆哭了,身體怎麼吃得消?”

薑意柔崩潰的哭聲,哭得她心口酸澀,隻恨不能立即為她討回公道,除掉蕭婷玉這個禍害。

“母親,擦擦淚……”蕭雅然受了這麼多年冷眼,也是心中難過,但在母親麵前不敢展露,還寬慰起她。

一盞茶的功夫,院正提著藥箱匆匆來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