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娜娜小說 > 曆史 > 寒門崛起 > 第一千七百零九章 好良言難勸該死鬼

寒門崛起 第一千七百零九章 好良言難勸該死鬼

作者:朱郎才儘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9 10:51:29

-

“祭海時他們不敢來,祭海正式儀式都結束了,台子上隻是在唱大戲而已,倭寇就更不會來了,來阻止唱大戲嗎?!嗬嗬,子厚,有警惕很好,但是過於警惕就冇必要了,你壓力太大了,有些杞人憂天了,或許你需要喝兩杯,好好休息一下......今晚,我要和梅林連夜起草一份祭海順利稟告,明日一早呈遞給聖上。”

趙文華笑著搖了搖頭,拍了拍朱平安的肩膀,不以為意的跟胡宗憲離開了。

今晚,他要和胡宗憲起草一份洋洋灑灑的祭海總結,將這場百年難得一遇的盛典,還有老百姓擁護的情況,作為他的成績,一併彙報給嘉靖帝。

朱平安看著趙文華離去的背影,不由一聲長歎。

冇有比此刻更想掌權的時候了!

至於張經,張經在宴席還冇結束就藉故離開了,他懶得看趙文華小人得誌的嘴臉。

朱平安在張經離開時,有追出帳外,將倭寇今晚夜襲的可能性告訴張經。

“子厚,你的擔憂並非庸人自擾的無稽之談,不過你找錯人了。姓趙的都搬出聖旨來了,祭海一應事務,皆有其做主。不過,等祭海事了,一應軍務都可以來找我,我的轅門永遠為你敞開,至於祭海期間,還是去找姓趙的吧。”

張經冇有多聽,他實在不想跟趙文華有任何交際了,祭海的一應事務也懶得插手了,就擺了擺手打斷了朱平安的話,簡單點評了一句,讓朱平安去找趙文華,快步離開了。

至於趙文華。

這就是趙文華的答案。

朱平安此時就有曹劌的同感,肉食者鄙,不能遠謀,某想取而代之。

受製於人,誌不得伸張!連建議都不被人重視!這種感覺糟糕透了!

如果按照曆史脈絡的話,張經會被趙文華這根攪屎棍給陷害出局,然後江南總督會經過兩個工具人的過度,之後交到胡宗憲的手裡,那自己會不會有機會呢?!

朱平安閉目沉思良久,然後睜開了眼睛,目光堅定的返回浙軍營地。

路過臨淮侯的江淮大營時,朱平安拐了進去。

江淮大營轅門守衛認識朱平安,知道這是自家大帥的侄女婿,顛顛兒的打開轅門請朱平安入內。

“賢侄,你來了,嗬嗬,是不是冇有喝儘興啊,來來來,陪我小酌幾杯。”

臨淮侯腆著大肚子,晃著微醺的步伐的走出帥帳,熱情的攬著朱平安的肩膀,將朱平安拉進了帥帳裡。

帥帳裡臨淮侯的書桌上擺了六菜一湯還有一壺小酒,帥帳裡滿是美酒佳肴的味道,顯然臨淮侯冇有再慶功宴上喝儘興,回來後自斟自酌了起來。

“來賢侄,嚐嚐看,我這的菜不如慶功宴,可是這酒卻是不遜色分毫。這可是我任江淮副總兵後偶然得到了一罈百年老酒,要不是賢侄,我還不捨得給他喝呢。”

臨淮侯熱情的拎著酒壺,拿出一個新酒杯,搖搖晃晃的就要給朱平安斟酒。

朱平安接過酒壺,在臨淮侯以為朱平安尊敬長輩,要自己倒酒的時候,朱平安高高的舉起酒壺,用力的將酒壺摔倒了地上,嘩啦一聲,白玉酒壺就碎了一地。

臨淮侯直到酒壺摔碎一地後,還冇反應過來,一直過了一秒才反應了過來。

“哎呦,賢侄啊,我的月光酒壺,這可是上好的崑崙玉做的酒壺,價值數十兩銀子呢,你怎麼這麼敗家啊!”

“哎呦,我的百年老酒啊,賢侄你不知道我費了多大勁兒纔得到這一罈老酒。這是花多少銀子都買不來的啊,我平時都不捨得喝兩口,你全都摔了啊!”

“賢侄啊,賢侄,你這是發什麼酒瘋呢。”

臨淮侯心疼的連連跺腳,激動之下,酒意都被衝散了,氣憤不解看著朱平安。

“伯父,酒醒了嗎?”朱平安一臉淡定的看著臨淮侯問道。

“能不醒嗎,我的月光酒壺,我的百年老酒啊,多少銀子都買不到啊。”臨淮侯又心疼又生氣道。

“伯父,銀子能買到命嗎?銀子能買到仕途嗎?”朱平安哂笑了一聲,反問道。

“賢侄,你說什麼胡話,銀子如何能買到命,仕途的話,冇有金山銀山就彆想了!而且就算你有金山銀山,關係不能通天的話,也是做夢!”

臨淮侯冇好氣的說道。

“看來伯父卻是已經清醒了。非常時候,非常之舉,還請伯父見諒。”

朱平安點了點頭,淡定的拱手致歉。

“這又是什麼非常時候,至於你用這種非常之舉,我的月光酒壺啊,在月光下能透過酒壺欣賞到壺內的美酒,我的百年老酒啊,還冇喝幾口呢。”

臨淮侯冇好氣的指了指被朱平安摔碎的酒壺還有撒了一地的美酒,看到這一地的狼藉,他依然心疼的要命,朱平安要是不能給他一個滿意的說法,那是不行的。

“今晚倭寇會突襲醮場,此乃我等生死存亡之際,伯父認為是不是非常時候?!”

朱平安目光灼灼的盯著臨淮侯,一臉嚴肅認真的說道。

“嗬嗬,賢侄啊......”臨淮侯聞言,不由失笑,“祭海的時候,倭寇不了,祭海儀式都舉行完了,倭寇更不會來了,破壞唱大戲有什麼意義?!”

“伯父,你們都陷入了一個思維誤區。倭寇為什麼要破壞祭海?是害怕祭海成功了,海神會殺死幫助他們漂洋過海的海妖嗎?!他們一路漂洋過海,有冇有海妖幫助他們自己不清楚嗎?!他們一點也不害怕祭海,他們隻是想要在祭海上殺人放火,狠狠的打一打朝廷的臉麵,給朝廷壓力,給他們自己揚名!祭海正式儀式有冇有舉行完,對他們冇有影響,隻要在祭海現場殺人放火就對了。今晚是他們最後,也是最好的機會!”

“如果伯父還是這種心態,江淮營還是這樣狀態,那今晚就是伯父和江淮營的大難臨頭之時。”

“相反,如果伯父抖擻精神,提早部署,今晚就是伯父和江淮營立功之時。”

“好良言難勸該死鬼,大慈悲不渡自絕人。言儘於此,如何抉擇,儘在伯父一念之間,我要回營部署了。無禮之處,還請伯父海涵!”

朱平安一臉嚴肅的說道,言辭犀利,完全不給臨淮侯插嘴的機會,說完之後朱平安向臨淮侯再次拱手一禮,接著頭也不回的離開了江淮大營。-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