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薛淩程天源 作品大全
重生八零:佳妻致富忙 作者:薛淩程天源 分類: 都市 22951 人在讀
拜了堂,已經是正正經經的夫妻了。今晚是我們的新婚夜,你睡在外頭,傳出去得多難聽啊!”程天源垂下冷硬眼眸,鼻尖冷哼:“你還怕丟臉嗎?早些時候你大吵大鬨,就算有什麼臉,也早就被你自己丟儘了!”薛淩自知之前太過分,要想他立刻原諒是不可能的。她壓低嗓音:“丟了就不能努力撿回來嗎?我的臉已經丟了,難道你也想丟?今晚你睡在外頭,真正丟大臉的隻會是你。”程天源微愣,嘴上不說,心裡卻不得不承認她說得有道理。整個程家村的人都知道他今天娶媳婦,而且娶的是帝都那邊來的城裡姑娘。按照這邊的新婚規矩,新人拜堂後就進屋洞房
我想和你好好過程天源 作者:薛淩程天源 分類: 都市 28 人在讀
拜了堂,已經是正正經經的夫妻了。今晚是我們的新婚夜,你睡在外頭,傳出去得多難聽啊!”程天源垂下冷硬眼眸,鼻尖冷哼:“你還怕丟臉嗎?早些時候你大吵大鬨,就算有什麼臉,也早就被你自己丟儘了!”薛淩自知之前太過分,要想他立刻原諒是不可能的。她壓低嗓音:“丟了就不能努力撿回來嗎?我的臉已經丟了,難道你也想丟?今晚你睡在外頭,真正丟大臉的隻會是你。”程天源微愣,嘴上不說,心裡卻不得不承認她說得有道理。整個程家村的人都知道他今天娶媳婦,而且娶的是帝都那邊來的城裡姑娘。按照這邊的新婚規矩,新人拜堂後就進屋洞房
致富嬌妻續前緣 作者:薛淩程天源 分類: 都市 27 人在讀
拜了堂,已經是正正經經的夫妻了。今晚是我們的新婚夜,你睡在外頭,傳出去得多難聽啊!”程天源垂下冷硬眼眸,鼻尖冷哼:“你還怕丟臉嗎?早些時候你大吵大鬨,就算有什麼臉,也早就被你自己丟儘了!”薛淩自知之前太過分,要想他立刻原諒是不可能的。她壓低嗓音:“丟了就不能努力撿回來嗎?我的臉已經丟了,難道你也想丟?今晚你睡在外頭,真正丟大臉的隻會是你。”程天源微愣,嘴上不說,心裡卻不得不承認她說得有道理。整個程家村的人都知道他今天娶媳婦,而且娶的是帝都那邊來的城裡姑娘。按照這邊的新婚規矩,新人拜堂後就進屋洞房
上一世,她新婚不久就逃離程家,最終落得淒涼悲劇下場。得上天眷顧,她重生回到新婚之夜,坐在床頭的還是那個冷峻英挺的男子。自那以後,薛淩最大的目標便是好好追這個外冷內熱的老公,好好跟他過日子,還要讓他跟自己生一大群猴子!!
愛若繁花似錦 作者:薛淩程天源 分類: 都市 26 人在讀
拜了堂,已經是正正經經的夫妻了。今晚是我們的新婚夜,你睡在外頭,傳出去得多難聽啊!”程天源垂下冷硬眼眸,鼻尖冷哼:“你還怕丟臉嗎?早些時候你大吵大鬨,就算有什麼臉,也早就被你自己丟儘了!”薛淩自知之前太過分,要想他立刻原諒是不可能的。她壓低嗓音:“丟了就不能努力撿回來嗎?我的臉已經丟了,難道你也想丟?今晚你睡在外頭,真正丟大臉的隻會是你。”程天源微愣,嘴上不說,心裡卻不得不承認她說得有道理。整個程家村的人都知道他今天娶媳婦,而且娶的是帝都那邊來的城裡姑娘。按照這邊的新婚規矩,新人拜堂後就進屋洞房
重生之佳妻來襲 作者:薛淩程天源 分類: 靈異 26 人在讀
上一世,她新婚不久就逃離程家,最終落得淒涼悲劇下場。得上天眷顧,她重生回到新婚之夜,坐在床頭的還是那個冷峻英挺的男子。自那以後,薛淩最大的目標便是好好追這個外冷內熱的老公,好好跟他過日子,還要讓他跟自己生一大群猴子!!
致富佳妻:重生續前緣 作者:薛淩程天源 分類: 都市 23 人在讀
拜了堂,已經是正正經經的夫妻了。今晚是我們的新婚夜,你睡在外頭,傳出去得多難聽啊!”程天源垂下冷硬眼眸,鼻尖冷哼:“你還怕丟臉嗎?早些時候你大吵大鬨,就算有什麼臉,也早就被你自己丟儘了!”薛淩自知之前太過分,要想他立刻原諒是不可能的。她壓低嗓音:“丟了就不能努力撿回來嗎?我的臉已經丟了,難道你也想丟?今晚你睡在外頭,真正丟大臉的隻會是你。”程天源微愣,嘴上不說,心裡卻不得不承認她說得有道理。整個程家村的人都知道他今天娶媳婦,而且娶的是帝都那邊來的城裡姑娘。按照這邊的新婚規矩,新人拜堂後就進屋洞房
上一世,她新婚不久就逃離程家,最終落得淒涼悲劇下場。得上天眷顧,她重生回到新婚之夜,坐在床頭的還是那個冷峻英挺的男子。自那以後,薛淩最大的目標便是好好追這個外冷內熱的老公,好好跟他過日子,還要讓他跟自己生一大群猴子!!
上一世,她新婚不久就逃離程家,最終落得淒涼悲劇下場。 得上天眷顧,她重生回到新婚之夜,坐在床頭的還是那個冷峻英挺的男子。 自那以後,薛淩最大的目標便是好好追這個外冷內熱的老公,好好跟他過日子,還要讓他跟自己生一大群猴子!!
佳妻甜度爆表 作者:薛淩程天源 分類: 都市 2 人在讀
口糾纏,男人身材挺拔,白色襯衣開了幾顆鈕釦,隨意散漫地靠在彆墅大門上,挑逗著極其熱情的女人。“穆少,你送給宋雨珊的turelover項鍊好好看啊,人家也想要一條嘛!”女人嬌聲,紅唇主動,雙手攀附在男人脖頸上,恨不得將整個人都揉進他的身體。穆沉野卻是漫不經心地瞥向彆墅前院的角落,狹長的眸子半眯著,似是歡愉,又似是醞釀禍水。“玨玨,女人一較勁,就不可愛了。”穆沉野聲音不大,如雪如霜,凍結張玨的慾望,她美眸黯然,卻還是賣力地討好眼前的男人……但他失去興致,修長手指勾起她的下巴,將她推開,拿起一旁的西服